【專訪】王信賢:習近平藉第三份歷史決議,成為凌駕毛鄧、使中國「強起來」的領導人

【專訪】王信賢:習近平藉第三份歷史決議,成為凌駕毛鄧、使中國「強起來」的領導人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共六中全會內容密不透風,台灣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王信賢分析該會最大看點,以及習近平在會後的地位變化。熟悉中共歷史的王信賢也就過去的經驗,深入分析接下來的中共領導人接班安排以及人事佈局。

文:鄒宗翰
採訪對象:王信賢(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

  • 德國之聲:中共這次六中全會的最大看點是什麼?

王信賢:當然最大看點就是它要通過第三個決議案,這個決議案非常非常重要。另外一個當然就是,中共每次的中全會差不多都要開始討論高層的人事,因為七中太接近了,所以六中大概就開始啟動。應該說六中之前就開始醞釀,接著就開始布局,六中的時候會交換意見。

  • 德國之聲:這第三份的歷史決議用意何在?

王信賢:第一個決議案是在毛澤東時期訂的,是1945年的時候,這個決議案叫做《關於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是關於1921年建黨到1945年這個中間,以毛澤東為核心的歷史觀,針對當時的一些黨內的,特別是蘇聯派過來,跟蘇聯有關的國際派還有本土派的鬥爭。最終毛澤東勝利,以他作為核心,拿到權力是第一步,真正關鍵是詮釋歷史。

這個是非常中國的,你就看每一代的中國歷史,元史是明朝修的,明史是清朝修的,後代去修前代 ,他就會以自己為中心去定義歷史,所以當然重要性在於歷史詮釋權。

第二份決議案同樣。鄧小平的這個決議案是1981年的時候通過,這個決議案叫做《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它是從1949年建政之後一直到改革開放。鄧小平跟華國鋒的這一派在1978年獲勝之後,接下來召開第十一屆三中全會,從1979年開始起草到1981年成立了這個決議,是以鄧小平為核心的歷史詮釋權,關鍵在於評價毛澤東。

決議案非常重要,都是在發生黨內的歷史重大轉折跟重大關鍵時期。換言之,第三個決議案叫做《關於黨的百年奮鬥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這個決議同樣的也會以習近平的角度來詮釋中共的歷史,而且非常重要的是,它不是說改革開放以來的歷史,也不是說什麼什麼之後的歷史,而是要詮釋百年,因此有它的重要性。

  • 德國之聲:會著墨有爭議的歷史嗎?像是六四?

王信賢:我想習在這個部分他已經很清楚了,習非常重視「黨史」跟「意識形態」,所以最近幾年我們也看到他一直在提「樹立正確黨史觀」,從去(2020)年整個宣傳系統基本上都在看黨史,因為今(2021)年是建黨百年,我們看七一的講話裡頭就非常清楚,一直在提「以史為鑑,開創未來。」

對於黨內歷史上重大的爭議,我想習的定性就非常清楚,就是兩個「互不否定」,「不能以改革開放之後的歷史去否定改革開放前的歷史」,也「不能以改革開放前的歷史去否定改革開放後的歷史。」

我們可以看到,關於第二次的歷史決議案裡頭評價毛澤東「三七開」的這個部份,特別是關於「大躍進」、「文革」這些事情,毛澤東其實是有錯誤的。但在新版的中共很多課綱裡頭,「那個時代錯誤的……」都修掉,變成「艱辛奮鬥」。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我認為是不會去碰它(六四)的,因為這個在黨內事實上它沒有太大的爭議,事實上我覺得大部分的爭議都是來自於海外跟民間,民間也不見得是多數,我覺得大部分是來自海外。

我認為,六四天安門之後,包括江澤民的第三代、胡錦濤第四代,以及習的第五代,六四這件事情讓他們有機會可以接班,他們其實是不會去談這個,甚至中共內部常在講的「八九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風波」,我認為都不會提。他在百年講話,還有紀念辛亥革命110週年講話中基本上這個連提都不提,反而回過頭來談中國共產黨在這個過程當中,如何從1949年之前的半殖民半封建,到現在變成世界第二個經濟強國、國防現代化這些政績。

  • 德國之聲:習近平會藉由這份歷史決議如何置放自己的地位?

王信賢:這份決議案一定會去講「站起來、富起來、強起來」,毛澤東讓中國站起來,鄧小平讓中國富起來,習近平讓中國強起來,直接跳過江跟胡,三個並肩,甚至是凌駕,形塑讓外界有這種感覺。從他關於「習思想」的提出還有他的冠名,習近平早就超越了鄧,對於毛,我覺得他所要的應該是超越。

6月底中共出來一個〈中共百年大事記〉裡頭,習近平出現的次數是184次,毛澤東才138次,習近平光一個人就超越了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三個人加起來還不如習近平多。

  • 德國之聲:所以習近平通過六中全會,然後到接下來二十大的布局應該是非常順利?

王信賢:我覺得是非常肯定的。這份決議案把百年談完之後,他會去談自己的政績,包括反腐、扶貧,或者是國防現代化、甚至抗擊疫情,基本上一定會講「親自指揮、親自部署。」

另外一部分就是關於中共所處的這個時刻,就是「百年未有之變局」,當然指的是美中之間的戰略競爭,不是短期,是長期的,一定要有一個堅強的領導人、走一條正確的道路,當然就是非習近平莫屬,為習本身鋪路。

AP_19129137984443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 德國之聲:習近平已經68歲,他有在為人事布局,或是接班人做安排嗎?

王信賢:當然我們現在是看不出來有接班人的跡象。中共最近這20年,只要輪到奇數年的黨大會的時後,新的接班人都要進去。92、97年的時候,胡就在政治局常委,2007年的時候,十七大習近平、李克強都在裡頭。那我們在十九大其實是看不到的,所以他的續任我認為是毫無懸念。

習以他的性格來講,我覺得他會在這一次裡頭,討論的是接班制度,因為他非常強調「依法治國」,不管是真還是假,但是我覺得他會用制度去形塑自己的權力。過去這幾年來都是如此,我們講它叫做「個人權力的制度化」。

過去中共權力過於集中大部分都是因為個人本身的條件,包括毛跟鄧。但是習他的集權是透過制度化,就是透過好多的包括修法,包括修黨章等等去把它做起來。所以我覺得接班人這件事情,從我的角度來看,我覺得很多時候應該會涉及到的是接班制度,不過目前真的看不出來,但是我認為早就在啟動。

  • 德國之聲:沒有什麼規則可循嗎?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