訓誡領導幹部勇於鬥爭,習近平已經鬥出一套「政治替換」的樂趣

訓誡領導幹部勇於鬥爭,習近平已經鬥出一套「政治替換」的樂趣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孫立軍的政變企圖,張高麗的桃色新聞:六中全會前,共產黨高層內似乎顯得很不平靜,不少人將之歸結為派系鬥爭。而政治學者張俊華認為,捕風捉影的分析沒有太大價值,重要的是找出中共自習近平以來黨內政治的普遍特徵。

文:張俊華(德籍華人政治學者,在德國生活三十餘年。他曾就讀於德國法蘭克福大學,並獲得哲學博士學位。此後曾執教於柏林自由大學等高校。現為法國Ecole Universitaire de Management客座教授)

鄧小平之後,中共度過兩屆的「安穩」時期(江胡時代)。現在,黨內出現一個了新的改變遊戲規則的人。而任何想改變中共黨內政治遊戲規則的人,首先必須是有勇氣和膽量,同時必須有雄心(本人避免用「野心」一詞,而更喜歡用英文中的ambition,因為它是中性的)。那麼自2012年執政以來,一系列事例證明了習近平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眾所周知,現有的黨內遊戲規則是鄧小平制定的。其中一個重要規則的修改就是廢除領導職務終身制。這已經載入1982年《憲法》,而伴隨著取消終身制,黨內便出現了所謂「七上八下」的不言而喻的規定。鄧小平制定的遊戲規則,客觀上也就是對毛澤東制定規則的修改。

而現在,習近平則對鄧的傳統又作了修改,而且已經是顯示出其輪廓來了。顯然,從習的視角來看,就是鄧制定的遊戲規則有不「科學」之處。如果一個黨的領導人智力、體力健康,為何不能連任?於是便出現了2018年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修正案,即取消國家主席和國家副主席任期限制。

而在習近平執政下的黨政,是「一個單位兩塊牌子」的前提下,當然也就是取消了對黨內第一領導人任期的限制。

而習近平在具體用人的實踐上,確實也早已打破了「七上八下」的原則:以2017年軍內的調動和提拔為例。習近平對軍方高層將領進行了密集調整,包括海軍司令、武警政委、南部軍區及軍委等多個部門。而這一波換將的最大特點,就是破格提拔,並把那些本來按年齡還可以繼續任職的將領,換成習更相中的年輕人。再看今(2021)年七個省委書記的調整。有的確實是快到了年齡了,但有的年齡遠沒到「八下」之線,也被換了。

要指出的是,這裡不能不肯定習近平對鄧小平的修改不是一點意義都沒有。但問題還是在第一把手,特別是中共的第一把手去和留的問題,是通過什麼方式決定的。鄧小平之所以定出10年任期的規則,是因為中共無法找到一個比西方選舉更好的制度。這也算是沒有辦法的辦法。而習近平確實也沒有找出一個比西方選舉更好的辦法。

「鬥爭的樂趣」

這裡要強調的是,即便西方的選舉也並非十全十美,但至少是多少解決了一個權力交替的公正性問題。但是在公開選舉、政治透明缺位的情況下,中共的權力替換,明爭暗鬥則是唯一的途經。

毛澤東曾說:「與天鬥,其樂無窮;與地鬥,其樂無窮;與人鬥,其樂無窮。」鬥爭貫穿了毛澤東的一生,而他的鬥爭不僅沒給他自己帶來幸福,也給中國帶來了無盡的災難和痛苦。而在2019年9月3日,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中共中青年幹部開訓班上的講話中則稱:「領導幹部,要做敢於鬥爭,善於鬥爭的戰士。」

黨內鬥爭的原因之一是官位有限。比如目前政治局25人,政治局常委則是7人。而對那些要進入這個層次的人來說,在資源有限、又缺乏公平民主的方法的情況下,明爭暗鬥就成了必然。這裡有派系間的鬥爭,也有一個派系內的鬥爭,當然在鬥爭之後妥協也是可能的。

而鬥爭的核心,就是要力爭掌握更多的「筆桿子、刀把子和錢袋子。」而這種不透明的爭鬥,又給外界觀察中共的人提供了想像的空間。所以,有時想想,研究中共政治的人確實很累,老要發揮自己的想像力,去猜測某人代表著哪個派系。

應該說這次六中全會前,習近平至少是暫時在鬥爭中戰勝了所有一切派系,確立了他的絕對領導地位。所謂的中共百年「三段論」已經毫無障礙。換言之,習近平成了毛澤東和鄧小平之後同一等級的領導人,這也就為習近平二十大之後繼續掌舵中國掃清了障礙。而胡錦濤和江澤民不得不接受這樣的排列。

這已具體表現在新華社在題為〈習近平帶領百年大黨奮進新徵程〉的特稿中。該稿為習近平戴上了六頂桂冠:「像愛父母那樣愛老百姓的黨的總書記、眾望所歸的領導核心、讓國家強起來的戰略家實幹家、開闢新境界的時代變革者、胸懷天下的大國領袖、繼往開來的領航人。」

中國政治的「一國兩制」?

六中全會前的一個場景非常引人注目,就是習近平和其他很多領導人參加了北京市各區人大代表換屆選舉投票。這使人們想起習近平的最近說的話,即「評價一個國家政治制度是不是民主的、有效的,主要看國家領導層能否依法有序更替…」這種「公開的」差額選舉看來就是習所說的有序民主,儘管大家都明白,即便這些名額,也是又共產黨事先安排好的,而不是由競爭產生的。

這裡關鍵就是要把握習近平時代今後政治替換的特點。那就是,在黨的層面,領導人的替換由派系的鬥爭產生和決定。這裡遵守的規則將是叢林法則,儘管也會有秘密的「投票」形式。而在人大這個層面,由共產黨安排候選人,並「有序、公開」地進行「選舉」。這樣,似乎使人感覺習近平開闢了另外一種「一國兩制」政治局面。

「身在曹營心在漢」

如上所說,儘管習近平改變了遊戲規則,但他並不能解決黨內要職替換的公正性問題。加之其他的政治因素,必然會造成相當一部分官員對自己的制度和上司的不信任。而習近平其實自己也明白。他在最近一次講話中就說了,「……領導幹部豈能『身在曹營心在漢』。有的黨員幹部信念動搖,把配偶子女移民到國外,……給自己留後路,隨時準備跳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