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台灣」的下一步:72年?110年?切割中華民國已是安全議題

「中華民國台灣」的下一步:72年?110年?切割中華民國已是安全議題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也許根據民進黨內部的民調,堅定支持台灣國家正常化的選民從來不是多數、不熱衷支持正名制憲等外顯式的伸張主權行動,但在國家主權遭遇危機時,仍會挺身出力保台灣,因此「中華民國台灣」就成了極大化中間選民支持的選項。

如果依據國際法,「中華民國」對台灣擁有主權,且「中華民國」已成立110年,即中華民國曾是代表中國的政府並延續至今,那麼台灣官方的說法,是為「中國領有台灣」,提供法律基礎。

如果「中華民國台灣」這個說法,背後的立論是「台灣的主權屬於中華民國,因此必須連結『台灣』與『中華民國』」,則其中有極嚴重的法理缺失。

「中華民國72年」論隱含不同的主權論述

在法理上,「台灣主權屬於中華民國」,絕非唯一的獨立國家法理論述。

國際法學的前輩教授,從彭明敏、黃昭堂、到陳隆志,花了極大的工夫,論證台灣的主權不屬於中國(不但不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也不屬於「中華民國」),而是由戰後的未定歸屬地位,經由人民自決的事實上行使,屬於台灣人民。由法理的角度,「台灣主權屬於中華民國」絕對不是唯一的理論,甚至不是可信的理論;而「中華民國110年論」,更是將1949年前後的「中華民國」視為同一個體,自我斷送了切割「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空間。

事實上,蔡英文的「中華民國72年論」,反而含有以1949年前時間線,切分作為新生國家的「中華民國」,與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所代表之中國的契機。蔡英文是這樣講的:「從1949年中華民國立足台灣以來,已經經歷72年。」這裡是以台灣為主體地位,講述迎來「中華民國政權」,並沒有講述「中華民國」的地位,更沒有講台灣屬於「中華民國」,而開啟了台灣主權論述的可能性。

但這一切,因為政府部門的相反論述,而不清不楚。因著中央政府部會在台灣主權論述上的不一致,總統演說中的國家主張變得混淆不堪。

國慶大會  原住民攜手詮釋抗疫名曲(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不明白國家地位論述如此重要的議題,如何可以總統一個調,部會另一個調。我也不清楚中央的部會,基於怎樣的理由,至今仍主張「中華民國領有台灣論」。在蔣介石威權時代,國府如此主張,是因為必須維持其統治台灣的合法性;在民主化後的台灣,已無此問題。中央政府部會是否出於惰性,在論述上無法與時俱進?還是整個政府,在台灣的主權地位上,其實沒有堅實的研究與理解,而總統的72年論只是即興之作?

在2021年的今日,我們的政府仍出現如此的重大缺漏,無怪國際社會不清楚台灣人民的自我主張究竟是什麼。

切割中華民國已是安全議題

在戰雲密佈的今日,妥適處理台灣的法理地位,攸關在中國發動侵台攻擊時,友邦馳援是否符合國際法的問題。以美國而言,1950年6月韓戰爆發之際,之所以能夠以第七艦隊協防台灣,是因為在法理上採取了台灣主權不必然屬於中國,有待和約作最終處理的立場。眾所週知,舊金山和約並未就台灣主權的歸屬,做終局的處理。

時至今日,美國前國務卿蓬佩歐言明「台灣早已不是中國的一部分」,美國國防部文件主張「台灣從來就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也都是在為台海一旦有事,能夠以合宜的武力因應,提供法理基礎。

相對來說,疫情中美國陶德高階代表團會唔國會議員,特別關切中國國民黨對九二共識的態度,以及美國前國安顧問萊斯對台灣內部的中國代理人公開關切,莫不是擔憂台灣內部的木馬屠城。

由國際看國內,觀點反而清楚。但國內的似乎仍甘於在「最大公約數」的政治泥淖中混戰。

蔡英文的「中華民國台灣」論述,固然在國內政治算計、凝聚台灣內部共識需要、以及外部武力威脅的交互作用中形成,在方方面面仍帶來值得深思的意義。此一論述固然開啟了採取不同於傳統台灣主權論述的契機,但在本文寫作之時,仍因為中央部會的相反論述,變得混沌不明。相反的,國際情勢上確保台灣安全,阻止中國對台灣用武的需求,卻是無比迫切重大。台灣的決策者,是否能夠有足夠的法理知識,有審度時勢的智慧,做出真正符合台灣利益,能確保台灣安全的決策?

本文經思想坦克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