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書改名Meta是炒作或轉運?為了股東、員工和供應商,這可能是「必須」

臉書改名Meta是炒作或轉運?為了股東、員工和供應商,這可能是「必須」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因此當我們從企業經營「Framing Strategy」的角度詮釋,臉書擁抱Metaverse將不單單只是華而不實的炒作,更是解決目前經營處境的另一解方,若能在這領域中獲得主導,就能找到公司成長的第二曲線,讓Meta完成下一次的蛻變。

文:Eddy的商業、書籍與生活分享

這段時間科技圈的最大話題之一,大概就是臉書創辦人Mark Zuckerberg開的Metaverse說明會,並宣布臉書母公司改名為Meta,以此宣示Meta公司未來的方向以及欲改變既有現況的決心。

說明會上,可以看見Zuckerberg信心十足解釋Metaverse各種社交、工作應用,並闡述這樣的願景為何與其企業概念相當契合,強調讓人們更好地相互連結此一概念。

然而令人好奇的是,為何需要如此大張旗鼓地進行宣示?我們又可以怎麼看待這個行為?

Metaverse?顛覆式的新概念?

Metaverse在這一兩年,尤其隨著疫情的推升,使得其討論度也越來越高,雖然目前對於到底什麼才算是Metaverse?明確定義和應用範圍為何?仍有眾多不同的爭論和想法;然而無論如何,Metaverse其實都不算是特別新穎的詞彙,因為早於十多年前就已經有相關人士討論虛擬世界的發展和未來。

其中像是知名遊戲設計師Ralph Koster就提出了三種不同數位世界的層次,包含online worlds(最早對於線上世界的想像,只要能連網基本就算)、multiverse(網絡世界由百家爭鳴的線上世界所組成),還有我們今天不斷談論的metaverse(能與真實世界互動的數位世界)。

那麼,若Metaverse並非如此創新概念,為何近期會讓眾多科技公司爭先恐後進行開發?很大的因素Eddy認為是因「科技成熟」。

科技成熟主要體現在兩個層面上,首先是軟硬體都有大幅度地提升。相較於幾年前還相當笨重的VR頭盔,目前Meta公司的Oculus Quest 2產品已相當輕巧,與雷朋合作的眼鏡更是與一般眼鏡極為接近。

而不單是硬體面,在對應的軟體和技術應用上,也有越來越多五花八門的APP和服務,並結合在既有的服務中,提供消費者更好的體驗,像是高雄電影節今年就將VR結合到展場活動中,提供不同於傳統的體驗;此外,5G時代的到來,更是讓我們對於可以更快速、順暢地運用這些服務,對於像是虛擬實境或是物聯網等得在低延遲環境中運作的服務,能有較完善的基礎建設得以運作和發展。

而另一個層面則是智慧型手機的技術飽和,應該許多人近期都有感受到,雖然每年各大廠商都有不斷推出新手機,然而實際上新增添的功能和亮點卻越來越少,以Apple為例,近幾代新品大多是不斷強化其相機服務以及容量極限,但對於多數消費者來說,可能舊有的手機就可以滿足其需要。

因此在這樣的環境下,也可以看出各大科技公司紛紛尋找不同的穿戴式契機,像是手錶、VR眼鏡等,希望成為人們取代手機的下一世代工具,因此在這樣環境下就使得Metaverse有著更正面的環境得以催化產生。

除了Meta,Microsoft、Nvidia也紛紛準備投入Metaverse然而為何Zuckerberg需要如此高調宣布投入Metaverse呢?這個可能與臉書面對的風險有關。

臉書所面對的窘境

其他公司投入Metaverse可能是個加分項,讓自己有更多市場機會;然而臉書投入Metaverse與其說是加分項,更可能是必須項!原因有二:

首先,在目前這個行動裝置時代,消費者的終端裝置系統大多都由Google和Apple所掌握,因此過去這段時間,臉書不斷受制於Apple的隱私權限制,影響其目前最主要的廣告營收,而對於臉書來說,若下一世代的終端裝置能以他們目前市占最高的Oculus頭盔的話,自然是最佳方案,因此Metaverse的發展便有其必要性。

再者,是基於企業的第二成長曲線。社群平台是個競爭相當激烈的市場,每過一段時間就會有新的平台應用竄出和挑戰,像是目前熱門於年輕人的Tiktok或是今年初熱竄的Clubhouse。

雖說臉書過去不斷透過併購的方式維繫其霸主地位,像是Instagram和Whatsapp;然而卻也讓其始終受到壟斷市場嫌疑而深受困擾,並且無力阻止其社群流量和成長持續性衰退的狀況,像是目前北美年輕人用Tiktok時間已遠高於IG。因此在臉書的社群市場逐漸飽和的情況下,如何尋找事業成長的第二曲線就尤為重要,而當臉書仍具有先行者優勢時,Metaverse就變成了一個絕佳契機。

改名Meta背後的Framing Strategy

Framing Strategy在管理學中,主要是指組織領導人追求改變和創新時,是如何透過話語說服等框架技巧,帶動相關參與者(員工、消費者、投資商)的認可,取得其變革正當性和激發集體行動,最終讓領導者想進行的改革得以實現,因此會強調領導者是如何形塑聽眾認知的行為。

常見的Framing做法除了包含我們日常常見的比喻、說故事、情境規劃外,也包含了較為嚴謹的問題建構、前瞻、藍圖等。

舉例來說,像是大家耳熟能知的微笑曲線,便是Acer創辦人所用的Framing做法,在當時台灣科技業仍是以代工為主的環境下,透過微笑曲線的說法建立企業不應持續留在組裝、製造的形象,而應往左側的研發或右側的品牌前進,強調Acer日後想改推出自有品牌的決心和正當性,並以此取得大眾和政府的支持,幫助他們取得更多投資和之後的品牌曝光,讓他們的轉型之路得以更加順遂,而這樣的做法,日後來看也是正確的策略選擇。

施振榮出席「蕩寇誌」啟售記者會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宏碁董事長施振榮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