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NFT慈善拍賣與資料上鏈,區塊鏈的「社會影響力」還有很多可能性

除了NFT慈善拍賣與資料上鏈,區塊鏈的「社會影響力」還有很多可能性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確實,NFT或區塊鏈並不會是達成碳中和,拯救貧窮或提升平權的最終解決方案,但區塊鏈及其衍伸應用的確可以作為工具,在募資與資產管理、紀錄為透明、落實分散式民主等,哪怕段期內還看不出太大的區別,但假以時日,某些成效勢必會隨時間發酵而茁壯。

區塊鏈技術日新月異,俗話說幣圈一日人間一年(或十年?),自從比特幣問世以來,短短十多年,已經吸收了人類幾百年金融史的精華,從單純的交易的功能,到更為複雜的股權/債權,衍生商品,以及那些傳統金融花了想當長時間才發展出來的機制,如量化交易,保證金交易,質押,開槓桿,做多與做空等操作,在區塊鏈上,通通已被「實驗」過了一遍。

這之中,有些只是一時的噱頭(如代幣發行ICO),有些直接被法規給綁死(如證券代幣STO),但也有些,卻持續成長,並隨著技術的推陳出新,以不同的商業模式吸引大眾的目光。

技術創新能夠引導經濟與商業的發展,而商業的目的自然是要賺錢,但在盈利之外,近年來興起無論是企業社會責任還是ESG標準,都揭示了企業與新創公司,在賺取合理利潤的同時,也可以兼顧社會公益,又或說得更明確一些,能夠再創新科技與商業模式的應用之下,落實聯合國17項永續發展目標(SDGs)。

行善致富,doing good by doing well,這聽起來很酷,以區塊鏈技術來說,它的本質是創造一個去中心化的環境,去除掉中間機構的壟斷與剝削後,從理論上來講,是可以讓事物本身的價值,公平的分享給所有這個系統中的參與者。當然,這裡所謂的事物,必須是要能以數位化形式呈現,例如交易的流程,數據傳遞與儲存,資產的驗證,或是其他能結合線上與線下的商業模式。

有了區塊鏈作為底層技術的參與其中,雖非必要,但確實有助於我們從移動式互聯網,走向智能互聯網的時代,並實現更廣泛利害關係人導向的資訊社會。2021年下半年紅起來的「元宇宙」(metaverse),多少也有點搭上這股風潮的味道。

不過,雖兩者的概念可以整合,但畢竟元宇宙跟區塊鏈還是兩個不同的概念,且都還處於相當早期的階段,離大規模商用尚待發展。回到創造影響力的討論上,究竟科技能帶來什麼樣的改變?

iStock-1305373527
Photo Credit: iStock

聯合國已經開始進行「資料上鏈」的試點

區塊鏈大家已經不陌生,而所謂NFT,也叫非同質化代幣(non-fungible token),可以視作在數位世界中,特定權利義務的認證。這裡的權利義務,可以很單純的是身份/真實性驗證,也可以是所有權,使用權,乃至受益權等。

我們撇開稍微複雜的智能合約與協議不談,根本上,NFT與傳統大家熟知的比特幣,以太坊不同之處在於,前者具備唯一的特性,所以更適合作為某些具有價值的東西,無論他在實體世界中存續還是本就以虛擬的方式被創造出來,獨一無二的數位識別。聽起來有點繞口,但其實套用實際案例就不難理解了——例如一幅實體的畫作,或是電腦上的JPG/GIF檔案,都可以利用區塊鏈科技,賦予NFT的元素,進而產生不同的商業應用。

雖說到底有沒有這個必要,亦或是否NFT的導入,對改善交易效率,優化既有流程,能起到關鍵的助益,實屬見仁見智,也尚需更多實驗性質的項目,不斷嘗試並修正,或許才能找到真正有意義,且能大規模普及化的商業模式。

說起實驗性質,區塊鏈確實已經在不少地方有點成績,NFT也因為正趕在風頭上,逐漸在包含藝術等領域,出現一些有趣的應用。聯合國早在2017年底,就已經著手設計用分布式帳本技術,來登記難民身份(UNHCR的案子),以及利用區塊鏈不可篡改的特性,協助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管理部分的捐款,並讓金流紀錄可以上鏈追蹤。

此外,也透過試點計劃,整合糧食及農業組織(FAO),選定巴西,泰國,義大利,肯亞四個地方(一洲一個),整合區塊鏈技術與農糧產銷履歷,試圖降低食物產儲運銷過程中的耗損與浪費,並讓完整的資訊可被更好的共享,如此促成永續發展與社會影響力的具體實踐。

不過,以上也都還只是試驗性質的專案,在與傳統中心化運算與資料儲存的方式相比,區塊鏈雖開啟了一個新的可能,卻不見得在交易複雜度,成本,資安,甚至使用便捷度等方面,更具備優勢,至少就現況來看,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NFT慈善除了拍賣捐款外,也在嘗試不同的可能性

另一方面,根據市場調查,慈善藝術與區塊鏈的結合正在逐步獲得更多的關注,例如2021年討論度相當高的NFT作品之一:推特創辦人Jack Dorsey以290萬美元的價格將他的第一條推文作為NFT出售,並將拍賣所得款項,全數捐贈給GiveDirectly——一家慈善機構,主要協助在疫情期間,受到影響的非洲家庭提供急難救助金。

這樣的案例,確實在社會影響力方面做出貢獻,你仍然可以批評這根本用不著NFT與區塊鏈,傳統的做法不也可以募集善款,捐助給NGO/NPO嗎。然而,我們無須對新的技術太過苛刻,很多我們如今習以為常的事物,例如信用卡和電子郵件,在上個世紀中剛提出雛形,小規模進行試點的時候,也被主流輿論譏笑為不可行且無用,時至今日,當代社會中大部分的人,幾乎每天都要用到。

vktuot4kgu2xxxkd02xmmdgxyunf7w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NFT與市場的結合,也進一步啟發不少創作者,藝術展館,博物館等,開始嘗試使用區塊鏈技術,於虛擬的平台上展出,或拍賣他們的作品(這裡與其說有元宇宙的意味,倒不如說是虛擬實境更為貼切一些),讓藝術與作品的呈現有了嶄新的方式,甚至在所有權/使用權碎化(拿房產做比喻,就好比多個所有權人共同持有一間房產)等,都可以玩出新花樣,增加資產的流通性,以及降低持有與交易的門檻。

除了直接使用區塊鏈技術,整合到永續議題的專案之外,NFT本身不僅可以與慈善目的結合,也能換個方式,協助推動SDG的各項目標,諸如關懷弱勢,減少碳排放,促進公平與正義等。我們把焦點轉回台灣,10月份由好事交易所(Good Point Exchange)發起的「公民群募,為地球種下1萬棵樹」活動,透過訂閱制與視覺畫呈現的設計,也將每筆植樹證明直接上到區塊鏈上。

此外,更是聚集一群新銳藝術家與創作者,提供作品並予以NFT化,拍賣所得全部捐給「公民森林永續行動」,並期待能吸引更多的價值創造者,加入永續行動。

區塊鏈與新興科技在社會影響力的角色,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我們有理由相信,NFT或區塊鏈並不會是達成碳中和,拯救貧窮或提升平權的最終解決方案,因為要能做出改變,需要的仍是商業模式本身具備社會影響力(social impact)。

同時,我們也不可否認,區塊鏈及其衍伸應用,的確可以作為工具,無論是在募資與資產管理,或是讓各種「紀錄」(例如碳排,碳匯,綠電等)更為透明且可證,以及因為去中心化應用的普及,能夠讓分散式民主制度落實在各個組織層級(例如DAO),凡此種種,哪怕段期內還看不出太大的區別,但假以時日,某些成效勢必會隨時間發酵。

AP_21310701229245

撰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正逢召開氣候變遷高峰會COP26,各國領袖齊聚英國格拉斯哥,討論2050年淨零碳排的重大議題。在會場周邊,不乏看到許多環保團體,NGO界的朋友,以各種形式表達對環境永續的想法,以及希望更多人可以承諾,對下一代負起責任。

藝術與藝文創作絕對是其中一種極具影響力的表達形式,它不僅紀錄了一個時代的起承轉合,也有機會喚起一定的輿論與討論。我們且看區塊鏈與新興科技,究竟能夠在之中,可以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吧。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