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初夏的藍天》漫畫幕後:虎尾建國眷村──跨越意識形態的土地記憶

《四個初夏的藍天》漫畫幕後:虎尾建國眷村──跨越意識形態的土地記憶
Photo Credit: 《花も苦もある航空隊 十七才の青春》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筆者與漫畫作者陳小雅都期望《四個初夏的藍天-虎尾眷村今生》除了推廣土地的記憶與故事外,更希望讀者能透過漫畫的多元面向呈現,期許世界和平、不再有戰爭。

文:李依倪

「聽起來很遙遠的歷史故事,其實就踩在我們腳下。」

《四個初夏的藍天-虎尾眷村今生》其原型與地點改編自虎尾海軍航空隊、虎尾建國眷村及虎尾地區的土地故事與場景,漫畫作者陳小雅與筆者皆是來自虎尾的小孩,採集著老人口中的故事、深掘土地的記憶,並讓這些故事再現大家眼前。許多故事情節並非只存在於虎尾眷村,同樣的時代、不同的地方總存在驚人相似的時代故事。

「虎尾建國眷村」位於雲林縣虎尾鎮的建國里,為今日雲林縣珍貴的聚落建築群,保存範圍高達30公頃,比中正紀念堂佔地更廣,前身可追溯自清領時期的農村聚落、二戰時期的虎尾海軍航空隊兵舍與戰後的空軍眷村。

虎尾眷村前身:戰爭迫遷的那哩路

1939年日軍於虎尾廉使庄北方興建訓練飛行員的「虎尾飛行場」,隨著珍珠港事變後、二次世界大戰太平洋戰線的戰況告急,日軍為了增加前往戰線的飛行員訓練,1943年選定虎尾飛行場周遭「後壁寮」、「竹圍仔棋盤厝」、「吳厝」農村老聚落作為兵舍興建地,三處老聚落擁有茂密的樹林與農田,成為絕佳的天然掩蔽。

1943年秋天,老聚落的居民花了三個月的夜晚扛著竹管厝搬遷家園,在昏暗、寒冷的夜裡一步步前往日人規劃好的新住所,此段動人與艱辛的歲月也被陳小雅改編入《虎尾眷村的前世-風中的黑籽菜》,黑籽菜象徵著先人面對這段迫遷的無奈,以及猶如野菜般生命力強韌的過往。

d6c5ab80-0570-4ba5-9761-d7febe73d6cc
Photo Credit: 大正15年發行的《日本五萬分之一地形圖》,李依倪製圖
老聚落搬遷路線。
79d56183-5e71-4626-b49c-e574612b4ff1
Photo Credit: 陳小雅提供
《風中的黑籽菜》封面

虎尾海軍航空隊的訓練歲月

隨著老聚落的居民離開,日軍用了不到一年的時間興建起四個區的兵營區(今虎尾建國一~四村),營區之間相距一至二公里分散轟炸風險,兵舍興建完成後,1944年5月便開始招收日籍與臺籍學員,前來虎尾飛行場進行基礎飛行訓練,許多日籍與臺籍的年輕飛行員在虎尾飛行場體驗了「第一次」沖天,回憶當時穿梭在軟綿綿的雲層中,虎尾海軍航空隊隊員興奮的大喊:「真是太棒了!天堂就是這種地方嗎?」

87e2aa0d-a239-41a3-9d79-ca8bb4f3163d
Photo Credit: 《花も苦もある航空隊 十七才の青春》
虎尾飛行場與四個兵營區。
b4f61e51-f6c7-491e-b780-0a9a677edff1
Photo Credit: 《四個初夏的藍天》
《四個初夏的藍天》中使用到虎尾飛行場地圖的橋段。

「神風特攻隊」一詞容易產生「絕對效忠」、「為國捐軀」等既定意象,但神風特攻隊的飛行員們本身僅僅也不過是朝氣蓬勃的少年,《花も苦もある航空隊 十七才の青春》(暫譯:有苦也有樂的航空隊 十七歲的青春)記錄了許多年輕的虎尾海軍航空隊隊員於虎尾生活的回憶,比起戰爭的殘忍或訓練的艱辛,隊員記得更多的是在虎尾的快活歲月,隊員肚子餓晚上偷鍋巴吃、肥皂丟失全員體罰等。

對他們而言,最開心的莫過於在戰況告急的年代,來到虎尾仍能吃上米飯、豬肉與魚肉等豐盛餐點,即使每一位隊員清楚自己的任務與訓練目標是衝撞太平洋上美軍戰艦的甲板,但更多存在心裡的,仍是與夥伴們在虎尾的快樂記憶。

「短暫的六個月(在虎尾),不只在軍籍生活中,在我人生之後的70年裡,都是最棒的半年。」虎尾海軍航空隊的年輕隊員如此形容這段天空有著美軍轟炸、遠離家鄉在虎尾受訓的日子。

491921ad-8f31-4ec5-8fe2-f2bb3fe13ad9
Photo Credit: 《花も苦もある航空隊 十七才の青春》
虎尾海軍航空隊於虎尾的合影。

空軍眷村-虎尾建國眷村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日本戰敗離開、中華民國接收臺灣,虎尾飛行場與四區兵舍也改為「虎尾空軍基地」與「空軍眷村」。虎尾空軍基地前後經歷虎尾初級飛行訓練班及空軍新兵訓練中心,碰巧的是,不論是日軍的機場或戰後的空軍基地,虎尾的機場皆是訓練「第一次飛行」的飛行員;而空軍眷村命名為「建國眷村」,軍人將四個區的日軍兵舍規劃、隔成軍眷的居住空間,一至四區劃為建國一至四村,居住著機場的飛行教官、機械士、地勤等機場軍人與家眷。

b3864762-e6e9-44f3-8436-a188d2eb5b4a
Photo Credit: 魯紜湘提供
虎尾建國一村1970年代興建的牌樓意象。

日軍為了掩蔽而留下的老聚落農田與樹林也融入眷村人的生活,眷村人運用農田隙地發展副業,包含種植蔬果與飼養家畜來提升生活品質,隨著眷二代的成長,眷戶開始改建日軍遺留的兵舍增加生活空間,今日的虎尾眷村仍可見增改建的痕跡。

1980年代眷二代因為就業因素和眷村房屋老舊的問題,開始搬離眷村,1986年韋恩颱風更是重創虎尾建國眷村的老舊房舍,建國三村、四村因受災慘重,在國防部的協助下成為第一批全村離開眷村的住戶,一、二村則在《國軍老舊眷村改建條例》的施行下,於2004年開始搬遷,2006年撤離完畢,過往青春的空軍身影也淡出虎尾的歷史。

《四個初夏的藍天-虎尾眷村今生》故事解析

《四個初夏的藍天》中所出現的虎尾眷村人、事、物大多皆有改編原型與場景,以下提出幾點分享:

  • 【日軍檔案文獻的引用】

漫畫繪製的過程中,為了使內容更加精準,繪者與筆者向日本亞洲歷史資料中心及檔案局調閱日軍、國軍、美軍檔案,希望在盡量符合歷史的情況下呈現畫面,如漫畫中所使用的地圖皆運用日軍檔案中的機場配置圖、高橋藤所吃的生雞蛋拌飯可真實在日軍的檔案文獻中找到,可以說讀者眼中的一秒,可能是畫者與研究者一個月的研究成果!

7bdda501-822e-48c8-a8a7-5553ea360a71
Photo Credit: 日本戰敗之後交接虎尾飛行場的交接清冊,收錄於《南臺海軍航空隊虎尾基地-保管目錄(主計長主管自活用物品)》,The National Institute for Defense Studies, Ministry of Defense(日本:防衛省防衛研究所)。
米、乾燥飯為虎尾海軍航空隊的飲食,雞卵即是生雞蛋。
64b90710-247c-4a58-9ea8-ccbdc9b03c2d
Photo Credit: 圖左:《大東亞戰爭戰鬥詳報-虎尾海軍航空隊》的虎尾機場與兵舍地圖。 圖右:《引渡目錄國有財產設施-南臺海軍航空隊虎尾基地》的一區兵舍圖,曾於漫畫〈家〉出現。
  • 【日遺水塔】

漫畫中時常出現日軍遺留的「水塔」場景,其日文為「高層給水槽」,今日的虎尾建國眷村中仍存有兩個水塔,水塔周遭配有完整的水利設施,包含唧筒室、水井、濾水池、蓄水池,水塔上層的灰色空間為儲水空間,下層紅磚的空間區域則放置幫浦、加壓機等機械。

戰後的水塔並沒有再使用過,根據接收老兵的回憶,接收初期因尚未規畫完整、居住空間不足,建國一村的水塔曾經短暫有軍人居住過,在漫畫中成為徐宗良的居住場景。水塔的外觀留有美軍掃射彈痕,可說是虎尾建國眷村見證戰爭的重要設施。

b7ad51ff-ac74-48b2-8016-f9e9a17ced35
Photo Credit: 吳岳達攝影
虎尾建國一村日遺水塔。
4901b1dc-ee8e-4699-a588-4bd51c32b5db
Photo Credit: 日遺水塔在漫畫中成為徐宗良的居住場景。
  • 【傳說的美軍俘虜與慰安婦】

《四個初夏的藍天-虎尾眷村今生》提及的美軍大衛與慰安婦罔市子存在於許多地方耆老的口述回憶中,虎尾基地曾經有慰安婦的議題更是極為敏感,耆老們並不願意多談此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