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家安:機器人可以取代你嗎?我們會因為機器人丟工作嗎?

朱家安:機器人可以取代你嗎?我們會因為機器人丟工作嗎?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不會因為機器人能代表自己而被取代,因為當機器人能代表人,機器人就還在人的掌控之下。但當機器人能做得比人更好,就有機會取代人,就像人取代人那樣。

文:朱家安

若有得選,你希望機器人替你做哪些事?在戲劇作品《恐怖谷》裡,作家Thomas Melle的選擇是:演講。

Thomas Melle有躁鬱症,德國里米尼紀錄劇團在《恐怖谷》裡替他造了一個機器人(以下簡稱Melle🤖),整個表演,就是這個機器人翹著二郎腿在台上演講,以Thomas Melle的身份討論躁鬱症、圖靈和機器人取代人類的事情。

Melle🤖跟Melle很像,如果不動的話。Melle🤖的演講伴隨著神情、注視方向和手勢的變化,這些變化以各種關節旋轉構成,伴隨著電動馬達的沙沙聲,你得要很入戲才會在一些時刻把Melle🤖看成人類這樣有心靈的東西。這些時刻對我來說有點魔幻,因為我其實很習慣把一些東西看成有心靈的東西,我相信你也是,想一下布袋戲偶和動畫裡的二次元角色。或許是因為Melle🤖以擬真風格挑戰模仿真實的人類,所以「成功門檻」比較高。

當然,《恐怖谷》並不是真的在挑戰造一個如假亂真的Melle出來,否則他們就不會讓Melle🤖的後腦勺暴露出機械裝置。Melle🤖取代了Melle嗎?在我的理解裡,這表演的走向給了否定的答案,在表演途中真正的Melle以某種形式出現,向觀眾展現Melle🤖盡在他控制之下。

「代表」與「取代」的不同

Melle🤖並沒取代Melle👨‍🦰,他只是代表Melle👨‍🦰替做他不想做的事情。有趣的是,若Melle🤖真如同我們對於機器人的科幻想像,有自己的意識和思維,能像真人那樣思考和說話,那麼,就算Melle🤖的心理內容都是複製自Melle👨‍🦰,Melle🤖恐怕反而難以「代表」Melle👨‍🦰。因為,若Melle🤖有自己的意識和思維,我們會把他看成另一個人,他的說話和反應是出自他自己,而不是Melle👨‍🦰。

當然,Melle👨‍可以「授權」Melle🤖代表自己去演講,但這種授權跟代表,跟一個人類講者授權另一個人類講者代表自己去演講並沒有什麼差別。複製自Melle👨‍的Melle🤖無疑能比其他人類表現得更像Melle👨‍,但他終究不是Melle👨‍。但反過來說,Melle👨‍也不是Melle🤖,在這個假想世界裡,或許Melle🤖的演講會比Melle👨‍本人更受歡迎也說不定。

因此,在這個假想世界裡,Melle不需要基於「有個機器人能代表自己」而去擔心機器人有一天會取代自己。因為有自己心智的機器人其實無法完全代表特定人類,機器人只能代表他自己。當然,有自己心智的機器人有可能取代人類,因為他做各種事情有可能比人類做得更好。但這在概念上一樣不新穎,這種取代不需要等到機器人時代來臨,彼此競爭和取代早就是人類的日常。

我們會因為機器人丟工作嗎?這有多糟?

人不會因為機器人能代表自己而被取代,因為當機器人能代表人,機器人就還在人的掌控之下。但當機器人能做得比人更好,就有機會取代人,就像人取代人那樣。就像工業革命之後許多人因為機器丟工作,也可以想像機器人革命(如果我們夠好運,這詞的意思會是「機器人包辦人類不想做的工作」,而不是「機器人把人類殺光」)之後許多人因為機器人丟工作。這個想像對一些人來說是困擾,然而我想指出這個困擾是基於一個不見得成立的前提。

當我們有工作焦慮,我們焦慮的不是自己不用工作,而是自己不用工作,因此也沒有收入。然而有工作才有收入並不是自然定律,而是給定人類社會運作模式才產生的結果。人類社會可以有其他運作模式,例如全民基本收入,在《寫給每個人的基本收入讀本》裡,作者就把AI帶來的自動化列為基本收入能成立的理由之一。事實上,人類造機器人就是為了取代人類工作,讓我們徹底躺平過活。如果機器人取代人類工作對人類來說反而是個問題,這實在太傻了。

給定恰當的社會運作模式,機器人在我們不想做的事情上取代我們,這並不是壞事。然而,機器人有沒有可能在我們想做的事情上取代我們呢?創作是人類展現智慧並體驗樂趣的活動,而現在已經有會製造新詩和樂曲的AI,如果某天AI能海量製造出各種形式的創作,小說、詩歌、雕塑、電影、漫畫、哲學論文⋯⋯,那人類會不會再也無法藉由創作取樂呢?

可以確定的是,有機器人負責製造海量作品的世界,觀眾和讀者會很開心,而且機器人八成也會替他們推薦他們真的會喜歡的東西。然而,那些不只是想要享受作品,也想要享受創作的人會開心嗎?還是他們會倍感壓力,畢竟似乎世界上可能存在的作品好像都已經被機器人做出來了。

不管是否進入機器人時代,人類的歷史都一直在累積創作作品。看藝術史,你應該會覺得「創作空間」是隨著作品的累積而變大,而不是相反。新作品帶來啟發,讓人類想到新的創作方向。印象派帶來新的繪畫風格,畢卡索帶來抽象畫法,杜象帶來觀念藝術。如果因為眼界變大,人類在20世紀的創作空間比10世紀更大,那麼人類在30世紀的創作空間應該也會比20世紀更大。

本文經Readmoo閱讀最前線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