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養社群內的從眾現象:不要讓自己的教養信念,成為壓迫他人的凶器

教養社群內的從眾現象:不要讓自己的教養信念,成為壓迫他人的凶器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每個家庭都有它的脈絡,學校教育也有其立基的點,教養作為一種動態的互動歷程,就會是所有人在這過程當中,探索出彼此最適合的方式,貿然地用一種「教育孩子就一定要這樣的態度」,很容易就壓迫別人而不自知。

某次的聚會,朋友跟我分享,她的孩子才小二,但學校已經用小三的英文課本了。小孩學得痛苦,但殊不知家長也逼得很痛苦,這位朋友並不希望孩子這麼早就被淹沒在英文的挫折當中,可是學校卻告訴她,全市的班級都是這樣的,全校的家長也都是這樣做的,如果沒有配合,會跟不上別人。

另一個學齡前的家長,當孩子發生問題或衝突時,他都試著跟孩子好好溝通,但卻不一定有效果,每次想要用一點權威式的教養,就被社群內的家長批評說這樣很落伍,根本不是父母該有的思維。父母都很努力,想要好好教養小孩,但他們心裡卻並不是那麼認同「開放式」的教養方法,但這種話卻不能對身邊的朋友說,這也導致他們現在根本不曉得該如何管教小孩。

這些家長們,每天看著社群的家庭,分享著如何跟孩子當朋友,孩子變得多自主,而回頭看看自己的孩子一天到晚闖禍,不好好學習,他們卻不禁懷疑自己是不是一個失格的父母親。

當今社群媒體下的教養主流:開放的父母

網路世界無遠弗屆,當孩子進入學習的階段,基於一些聯絡的必要性,很多家長會主動或被加入家長的社群當中。不論是有意無意,身為家長都會開始接觸到各種的教養訊息,其中以「開放的父母」這類型最為廣泛。

家長的社群媒體當中,大量充斥著這類型的影片、論述,以及「教養的見證」。久而久之,在裡面的父母們,就會覺得:「啊!當父母就應該這樣、我也想要當一個開放的父母」。

各種的電影、書籍、戲劇,不斷地告訴我們:「要順應孩子,不可強迫。父母不能強加自己的期望在孩子身上,否則,你與惡的距離就不遠了。」看著大家都幫孩子親子共讀、交心談話、補充才藝、戶外踏青、團體露營、街頭玩耍……等,你也希望自己可以成為這般的優良父母。只要進入家長群體,父母都接受到「開放父母」的教養文化洗禮。

開放的父母,只是一種教養文化

但事實上,因為社群媒體大數據的推演,還有人際相處的同溫層,其實限制了我們對教養的想像。社會上有不同的人,每個家庭有不同的故事與背景,怎麼可能只有一種教養的方式呢?你和別人的生長背景不同,你的父母教養方式也一定和別人不同,這是非常自然的。至於你現在的人生,更不會完全是由你父母教養方式而決定的。

教育的理論派典非常多元,開放式的教育僅僅是其中一種,而這樣的教育價值,是根植在西方社會長久的民主發展歷史之上,而且通常談論這些開放教養的學者們,都還是中產階級以上的白人們。

有經歷過學前教育階段的父母可能對於百歲醫師教養派與親密育兒法的爭論並不陌生。當然,教育裡面還包含了行為改變理論、多元智能、社會學習、人本主義、阿德勒心理學、資訊處理論……等等。

教養的行為受到許多兒童心理學的影響,但實際上,每個家庭面臨著不同的經濟現況,對於孩子本身的想法就很不一樣,教養的本身還受到了我們自身所屬的族群文化影響,也會受到家庭實際上的經濟狀況,還有孩子氣質等因素所影響。

簡單說來,所謂開放的父母,也就只是一種教養文化而已。

教養社群內的從眾現象

教養社群的興起,其實會塑造了特定父母被迫從眾的現象。團體社群之間之所以能相互連結,就是因為彼此共同信奉一種價值觀。要維持團體的運作,這樣的價值觀會需要轉換成一種特定的儀式,來凸顯出個體的忠誠。價值觀不同的個體就會慢慢被排除在外。

當然,如果你個人對於這樣的價值觀是打從心底認同,那麼你就容易在團體之內生存,但問題就出在你可能不一定是真心認同這樣的價值觀,只是基於一種被團體認可的需求而留在這個群體內。

在社群內大多數人都這樣做的時候,你很難選擇不跟大家一樣,因為當你變得不一樣,就會引起其他社群內人的反感,認為你並不是歸屬我們這一群。

只是單純被視為不一樣,問題其實並不嚴重。可偏偏孩子也身處於在同一個孩子群當中,父母親擔心自己在群體的不同,會間接導致孩子也在群體內遭受異樣的眼光。而且,就學階段的家長群體,更是接下來幾年都必須要好好相處的地方,也因為孩子處於在校階段,自己的社交圈就都是這個群內的家長們,萬一被團體視為異端,連自己的社交圈都會受到影響。

於是乎,家長可能會迫於一種無奈,只好選擇表現出跟大家一樣的教養文化。

教養社群形塑的教養壓迫

以筆者的工作場域舉例,特殊教育裡面有很多種教學的派點,其中最有名的就是行為改變技術,對於這類的教學討論有很多,行為改變技術的方法對有些孩子非常有效,對有些則沒有,而就算對孩子有效,有些父母在信念上就是沒辦法接受用「訓練」的方式來跟孩子相處。

然而,有些家庭會因為自己用了這種行為改變技術而讓孩子進步,就將這類的方法視為絕對,當看見其他家庭沒有用這種方式時,就開始批評責備;或有他人對此質疑,就扣上「那是因為你沒有徹底執行」的大帽子,以此來證明對方的錯。證明對方的錯,其目的是要確立自己的對,以維護自我的教養價值。

同樣的道理,當你在某些教養社群內公開質疑「開放父母」這樣的價值,就會被其他人認為你是封閉、不民主、是落伍的,甚至覺得你是一個「失格的父母」,是對於開放教育的精神不了解、不透徹,認為你的想法從根本上就是錯誤的。這些指責可能會造成你在教養上的各種負面感受與影響,這就是教養社群所形塑的教養壓迫。

從被壓迫者轉為壓迫他人者

一個被壓迫者要翻身,最好的方式就是反過來壓迫別人,讓團體對自己產生認同感。

家長教養的社群運作,都有其特定的儀式,再搭配上個人有獲得團體認同的發展需求,就會有其運作邏輯:想要在一個團體內獲得眾人的肯定,你一定要遵循這個儀式。

倡議開放教育的好,就是這種社群的儀式。當社群內的家庭都在倡議開放教育的好,就算你心裡不太認同,可是你也不可違背,否則會被群體孤立。但既然自己無法落實這樣的開放教育,可是又為了要獲取團體的認同,那麼,透過否定別人來確立自己的立場,就成了最簡單的方法。

所以,當看到學校老師或其他家長稍微用了一點與開放教育不同的方法,就可以緊抓不放,將這樣的行為放入社群內公審,透過批判學校教師與其他家庭,來鞏固自己是這種開放教育的信仰者。攻擊的越大力,就代表自己對開放教育越忠誠,這樣就可以順利地從被壓迫者當中脫離。

放下單一教養形態的迷思,好好思考適合自己的教養方式

所謂的教養,必須是孩子可以接受,你也做得來,但「孩子適合的」跟「父母做得來的」,並不一定一致。所以,親子之間才需要磨合。

教養與親子相處是一輩子的課題,沒有單一的答案可以解決有所人的問題。縱使到中年的我們,該如何與父母相處,都還是一種進行式。

願意為孩子改變自己的父母固然很理想,但我們也無須苛責真的做不來的父母,畢竟你跟孩子,並不是因為這層關係而建立的,父母之所以是父母,就只是根基於血緣上的相連,父母也許需要為了孩子調整,但也請不要小看孩子,他們也可以適應父母的。

教養不是是非題,也不是選擇題,或許可以說它是一種申論題。正因如此,面對這種主流浪潮的教養社群,要不要跟隨,你應該要深思熟慮、相互比較以後再做決定。

就像一個人從來不會只有一個面向,你跟孩子是活生生的人,你們會有相互的情感,也會彼此衝突,教養的過程不會永遠都是正向與順利,親子也會有斷裂的時候,可是這並不表示自己就罪無可赦,是個失格的父母。親情的珍貴,就在於不論經過多久,只要你願意,就永遠有重新連結的可能。

所謂的權威式教養,不一定就是錯誤的;開放式的教育,也不一定就是正確的。放下單一教養形態的迷思,好好思考適合自己與孩子的教養方式。

更重要的是:不要讓自己的教養信念,成為壓迫他人凶器。

每個家庭都有它的脈絡,學校教育也有其立基的點,教養作為一種動態的互動歷程,就會是所有人在這過程當中,探索出彼此最適合的方式,貿然地用一種「教育孩子就一定要這樣的態度」,很容易就壓迫別人而不自知。

或許現在正猶豫自己適不適合開放教育的你,在經過一段比較與深思之後,還是決定投入開放教育的懷抱。但那也沒有關係,因為這畢竟是你認真想過以後才決定的事情,跟你是「被迫從眾」有著本質上不同的意義。但也請記得,不要讓自己的教養信念,成為壓迫他人的凶器。

而對於那些目前可能被教養壓迫著的父母,我則會衷心地建議他們,可以考慮暫時離開這些媒體社群,當自己能搞懂自我的教養信念後再思考是否重新加入。

畢竟,那些在社群內說三道四的人們,並不需要為你的孩子的發展負責。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