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團.中性.平等——《全民造星IV》的女團爭議

女團.中性.平等——《全民造星IV》的女團爭議
圖片來源:Viu TV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女團可以有中性女生」和「女團需要有中性女生」是兩個不同的思考題目,前者呈現的是形象的多元、審美觀的開放,至於後者,抱歉說句,是種計算、考量,甚至帶點「為平等而平等」的彆扭。

假如你有留意ViuTV的《全民造星IV》,應該不難發現,我這次想談的是參賽者Dru入圍,以及由此事所掀起的一陣討論。但開始分享這次的想法前,我想先「回到過去」,談談一個「造星」的畫面。

一個《全民造星III》時的畫面。

《全民造星III》的30強對決中,B4組有一個項目名為《女人愛情觀自在》,顧名思義,是以女人的愛情觀為主題,將不同歌曲組合串連,而打頭陣的歌就是「忘記他」,表演者們一邊高唱這歌,一邊跳著(略為)嫵媚的舞步,差點忘了說,還穿著一件閃閃珠片衫。那當時B4組有哪些「女人」?答案是:馬拉Karen、Candy、阿左、嘉莉以及中性打扮的Waiwai。

當中性打扮的Waiwai表演《女人愛情觀自在》沒有像今年一樣引起關於性別議題的討論,證明中性不一定是爭議的緣由,那爭議源於甚麼?我覺得,至少有兩個原因。

首先是「女團」的背景設定。與過往三季不同,《全民造星IV》一開始就開宗明義要選女團,但怎樣才是一隊吸引的女團?ViuTV和節目中人都沒有給出一個明確的答案。當然,我們可以簡單地將現時已面世並取得一定成績的女團,如AKB48、BLACKPINK等作為標準,逐步收窄,繼而定出這個節目要尋找的女團人選之要求;這做法可行,甚至能滿足到一部分人的「期望」,但這樣的一個女團標準是否存在,又應否存在?根本沒有人能給出一個準確而肯定的答案,這亦多少解釋了何以節目開播至今,評判與後台的不同步:當前者在說「我覺得你會在女團中有位置」,後台則是「I don’t care」、「真係咩?」。只因各人(甚至包括觀眾)也只是在透過說出自己不想要甚麼來回應參加者的表演,真正想要的是甚麼?恐怕大家都未知道。

對「理想女團」標準的不確定,令大家在討論「女團是否需要中性女生」這問題時也變得失語。

對我來說,女團當然可以,甚至樂見會有中性女生(亦可以有TB,只是Dru是否TB?這刻我仍不知道,也覺得不可能單靠導師一句「LGBT」就下定論),因為「女團」只是一個名詞,代是的是女生組成的樂團,既然如此,中性女生、喜歡女生的女生,當然可以入團,甚至推遠一點說,性別、性向等根本就不應該成為限制一個人人發展的規條。而且由評判、導師和兩位經理人的說話,都沒有否認「中性女子加入女團」這事。

只是,「女團可以有中性女生」和「女團需要有中性女生」是兩個不同的思考題目,前者呈現的是形象的多元、審美觀的開放,至於後者,抱歉說句,是種計算、考量,甚至帶點「為平等而平等」的彆扭。那換個角度,可否擺明車馬,向小眾施以一定助力?也無不可,只是,這種「政治正確」背景下製造出來的「平等」必須有明確意識和願景,讓受眾明白你的意圖,然後試著一同努力向目標走去。但目前節目中所表達的「平等」對參賽者來說是協助其繼續向前的助力,抑或是令其失掉觀眾緣的糖衣陷阱?我沒有答案,或者需要留待時間來說話。

在ViuTV的角度,《全民造星IV》的這個小插曲能引起一陣討論,大收宣傳之效,絕對是利大於弊,而這些播映期間的討論,更可作為他日真正組團時的參考資料,(盡可能)組合出一隊符合大多數人口味的女團。而作為觀眾,我們當然有表達自己喜好的權利;但我想,俗語說得好,「話到嘴邊留半句」,尊重別人,因為走出比賽場外的參賽者,其實都是像你和我一樣的人,有血有肉,有喜有憂。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Facebook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