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忘世上苦人多:逆勢成為國會第三大黨,「日本維新會」的大阪崛起之路

莫忘世上苦人多:逆勢成為國會第三大黨,「日本維新會」的大阪崛起之路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而回到維新會,這次能在選舉中大有斬獲,甚至在老地盤大阪拿下15席、近畿地區1席的絕對優勢。在政黨票上,維新會更是大有斬獲,其中很大的原因在於,維新會的政策很大程度下擄獲了大阪當地貧苦階層的人心。

趁勢奪下日國會第三大黨

日本第206回特別國會在11月10日召開,現任首相岸田文雄在經過投票後,無意外地再度被指名為第101屆首相,第二代岸田文雄內閣走馬上任。而在前一天9日,隸屬政黨「日本維新會」的幹事長馬場伸幸,也匆匆趕往國會,與另一個在野黨「國民民主黨」幹事長榛葉賀津也見面。

會談氣氛相當融洽,馬場伸幸對於跟各黨合作等展現相當積極態度。原因無他,在先前10月31日的眾議員大選中,日本維新會在疫情逆勢下,一舉拿下41席眾議院席次。對比上一次的11席次,足足躍進將近四倍,獲得第三大黨的優勢。在日本眾議院提預算,需要至少50席議員,因此維新會也成為各黨競相合作的對象。

「只能再度感受,日本維新會的勢力真的太強大了。(大阪府)知事跟(大阪)市長對維新會的影響力真的太大。」前自民黨幹事長代理、70歲的左藤章在敗選當夜,只能對媒體感嘆維新會實力堅強。他所屬的大阪府第二區,向來是自民黨重鎮,但這次也以四萬票大差距被維新會的新人橫掃,自民黨這次選舉更是在大阪一席未得。

主打修憲、廢除自衛隊改成軍隊等,身為日本傳統偏右派的政黨,維新會這次大選的成功,引來多方揣測,認為是疫情下的保守勢力重新崛起。

然而,綜觀其原因,維新會重新獲得民眾青睞,除了黨本身的形象改造外,包括提案內容、以及選戰的策略等,都是這個第三勢力可以獲得成功的關鍵。

與自民在修憲的合縱連橫

對於維新會的大勝,相對欣慰地則是現任執政黨自民黨。由於自民黨寄望能在未來時間內就修憲一事進行討論,若先不論自衛隊改建自衛軍等問題,包括疫情重新復燃下、以及北韓核武威脅與台灣海峽等美中對峙下的緊急事態對應等,將會是修憲與否的重點。

在10日當晚的就任記者會上,岸田文雄也對於修憲表示已蓄勢待發,稱「將會在此(眾議院)結果上,強化黨內體制同時,更進一步喚起國民議論,在國會能夠更用精力一同來討論。」岸田並稱,「國會的議論與國民的理解是兩個修憲驅動的車輪,如果兩邊無法一起整合,車就不會前進。」

如果要修憲,就至少要有參眾兩院超過三分之二以上席次議員的同意,目前在參議院上,自民黨與公明黨聯合執政尚且可過關,但是眾議院席次上,這次自民黨的261席與公明黨的32席相加仍是不夠。如此看來,第三大黨的維新會就是少數關鍵,加上41席後,修憲門檻將可輕騎過關。

特別是這次另一在野黨國民民主黨,議員席次也有小幅成長,從8席增為11席,該黨同樣對修憲表示關心。但岸田在就任記者會上重申「不是以政黨的組織,該怎樣或怎樣地去斡旋,而是在設定目標後大家如何檢討,一同努力」,未來跟維新會,以及其他政黨的合縱連橫,將是岸田任期內的大挑戰。

AP_21287118216385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大阪:日本街友最多地區

而回到維新會,這次能在選舉中大有斬獲,甚至在老地盤大阪拿下15席、近畿地區一席的絕對優勢。在政黨票上,維新會更是大有斬獲,其中很大的原因在於,維新會的政策很大程度下擄獲了大阪當地貧苦階層的人心。

維新會在這次選戰中,端出所謂「日本大改革計畫」,批評資源過多集中在東京外,也要求對於低所得人士一定要有保障的每個月最低所得、減低消費稅、重新公平分配可利用所得等,相當程度讓大阪人都有感,維新會也跟執政的自民黨隔好距離。

事實上,大阪也是全日本街友最多,較多居民生活在低所得水準的城市。2020年厚生勞動省的調查顯示,全日本近4000名街友中,大阪就超過1000人,已經超過四分之一。從過去前知事橋下徹時代,就不斷推出老人免費搭公車,以及強化巡邏改善治安、妥善安置街友等,多年經營下已經有成果。

這次選戰,為了增加比例政黨票的票源,維新會也想出奇招,儘量都在各都道府縣的第1選區派出候選人作戰。原因很簡單,被規劃為各縣1區的通常是當地商業區或是老城區,亦即人口多、經濟較活絡,出來投票意願的人也多。

因此,派出候選人在各縣一區,目的除了增加候選人造勢「面積外」,還有增加與選民聯絡的密度。維新會主席、現任大阪市長松井一郎就坦言:「候選人多的地方自然大家求曝光、地區拜票行程也會多,政黨票的多寡跟其有絕對關聯。」

大阪府知事、維新會副主席吉村洋文也稱:「不僅人際關係,候選人中立性質也高,在1區加大活動力道是在正常不過了吧。」所謂中立性質,亦即單選區候選人多的話,比較不會出現兩個偏激候選人的直接對決,多人競爭反而刺激投票慾望。

從庶民政治走向菁英領導

果不其然,最後招式奏效,維新會囊括805萬比例代表票,41席中有25席是政黨比例票分出。當中大阪「吸票功力」驚人,總共分到10席政黨票席次,在疫情下,大阪人縱使不信任執政的自民黨,但是也不會相信傳統的立憲民主黨等在野黨,而是將票湧向維新會,顯示出日本在碰到危機時的保守面。

其中,大阪府知事吉村洋文更是居功厥偉,他在大阪所到之處,幾乎都受到選民相當熱情地回應,擠滿車站前,連造勢的議員都後悔地說「早知道就預定更大一點的場所」。

維新會在過去橋下徹時代,比較傾向用庶民語言,簡單易懂的詞句跟選民政策訴求,包括隨後的松井一郎、馬場伸幸,講話都略有「江湖味」。原本被認為這是比較接大阪地氣的語言,但是這年吉村洋文的崛起,給了維新會另一種菁英形象。當年大學畢業就考上司法特考的吉村,講話有條理、沉穩而堅定,給大阪人相當不同印象。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