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Metaverse更重要的事:我們打開了元宇宙的門,會不會發現裡面沒有人?

比Metaverse更重要的事:我們打開了元宇宙的門,會不會發現裡面沒有人?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元宇宙已成為人云亦云的虛擬掏金熱,或可稱之為「Meta-rush」。雖然話題熱度在國際社交媒體巨頭的炒作以及各國媒體跟風下已經夠火紅,但筆者這篇文章想聚焦在如何於此未來的新世界,找到具體可執行的方法或模式。

文:陳封平(台灣虛擬網紅協會理事長、亞洲虛擬人協會〔日本〕創會理事)

Metaverse is just an empty space, aka wasteland, without lots and lots of creative virtual human!(若沒有足夠的虛擬人在其中創造,元宇宙就只會是個空房間,或是荒地)

這段話是與國外業界的一些朋友討論到此現象時,筆者的發言。意思是說,元宇宙是一個空殼的概念,目前所謂的國際大廠幾乎都在看如何搶得平台的生意,反而沒注意到,元宇宙會需要更多具創意且有生命力的虛擬人行走其間。那絕對不是用雲端產生的罐頭機器人,而這也正是有想法的小團隊的最佳切入時機點!

然而,製作3D虛擬角色過程中會用到的軟硬體工具,其實已經是一片紅海,國內外投入的業者已不可勝數,諸如Unreal的Metahuman,或Pixiv(Japan)提供的Vroid Studio,甚至是可以回頭用最傳統的Maya或3DMax慢慢刻出來。

再說到製作方的話,那新舊競爭者更是各國遍地皆是,後進者的切入點極是難尋,但放眼有能力將一個新出道的虛擬人培養成公眾人物(celebrity)的團隊卻是屈指可數。全球望去除了幾家日籍的虛擬網紅經紀公司已各自在其旗下培養出近十數位年收入數十萬美元(單就在YouTube Superchat的打賞論之),其他國家已出道的虛擬人都還在為達成收益化一事上,困苦掙扎。

再者,虛擬人的一個非常重要特徵,是其在YouTube上的訂閱者極端跨國界,而無國界也正是元宇宙的一個基本特徵,任何新創團隊如果能在自己的作品裡加入更多的跨文化元素,則是一個在全世界嶄露頭角的方式之一。

誠摯建議虛擬人的操作團隊須納入新住民的創意,這邊指的新住民不單只是來自東南亞,而是泛指來自非華文文化背景移民或第二代,再來,團隊中最好有能寫軟體程式的人,未來會有越來越多的東西仍須透過以程式的方式執行新的概念,而新住民跟軟體工程師這兩者也正是小國寡民的台灣的既有利基點。

iStock-1189207536
Photo Credit:iStock

現在全球並未真正形成一個虛擬人的產業聚落,個人以為台灣如果可以在以下的關鍵面向上提供更優質的環境,則可以在跨國企業的巨頭們尚未形成壓倒性優勢之前取得先機,於未來的競爭中仍有機會取得一席之地。

1. 定義虛擬人人格

虛擬人還不像自然人或公司法人一樣有著法定的權利及義務,台灣如果可以領先全世界在法律上賦予虛擬人一定程度的地位的話,則可以做為世界的範例。

日前發生利用Deepfake類型的技術,即是產業發展快過法規的一個明顯案例。舉例來說,虛擬人可像手機一般,出廠便有著可查詢得到的IMEI號碼。這樣一來不須走到極端如真實世界的實名制,讓虛擬人在元宇宙中保持創意,但又無逾越法律後找不到人負責的問題。

2. 虛擬人銀行

虛擬人的法律地位得到解決之後,短期內便可利用現有的銀行體系進行虛擬世界中的交易,簡單來說現行電子支付的二維條碼便可持續在虛擬世界中使用。已被賦有法律地位的銀行也可通過電子支付前進到虛擬世界。長期來看,也可介接到可信賴的虛擬貨幣上。

3. 元宇宙中的自由港

這一個制度上的領先,需是對全世界開放的。我們大可利用普遍被接受的自由港概念,在台灣的離岸特定區域操作此一概念。所有的虛擬人可連線上來此港註冊為有合法人格的自由人,提供他們有創意的服務以換取現實世界中的金錢。當然,在這裡也可成立未來元宇宙中虛擬貨幣跟現實世界的兌換所。這樣可以快速累積虛擬人的人數,形成有規模的虛擬經濟。

RTX3ZNOS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產業優勢的建立,有些是可以靠整個社會的快速行動得到成果的,南韓政府已經喊出K-verse,要運用他們原本K-pops建立的影響力來取得未來在元宇宙中的一席之地,台灣也不應妄自菲薄,運用自己小規模的優勢,為全球產業指出一個可行方向,為自身在新一輪的產業競爭中保有一席之地。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