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後,貓會吃掉我的眼睛嗎?》:如果我只是昏迷,而人們沒搞清楚就把我埋到地底呢?

《死後,貓會吃掉我的眼睛嗎?》:如果我只是昏迷,而人們沒搞清楚就把我埋到地底呢?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幸好,現在是21世紀,如果你今天陷入昏迷,醫院有各式各樣的方法確定你是否真的死亡,才會讓你下葬。雖然檢驗結果顯示你技術上而言還活著,但你的狀態恐怕對你或家屬而言都不是好事。

文:凱特琳.道堤(Caitlin Doughty)

如果我只是昏迷,而人們沒搞清楚就把我埋到地底呢?

好,我要進一步問清楚,你的意思是指你不想被活埋,對吧?瞭解。

算你走運,不是生活在古早年代(20世紀之前)。畢竟說到宣告死訊這件事,當年的醫生有不少誤判的例子。他們用來判定你是否死透的方法不但簡陋,簡直嚇死人。

以下舉幾個有趣的檢視方法,大家把它們當成笑話聽聽就好。

  • 把針刺進趾甲或心臟、胃部。
  • 用刀在腳掌上切片,或是用火熱的撥火棍燒腳。
  • 對溺水的人用菸草煙霧灌腸,也就是說某人會「把煙吹進你的屁眼」,看看能不能讓你暖活,重新開始呼吸。
  • 燒手或切下一根手指。

我最愛的一個方式則是:

用隱形墨水(以醋酸鉛製成)在紙上寫「我真的死了」,然後放在疑似死亡的人臉上。根據發明人,如果屍體開始腐爛,就會散發出二氧化硫,隱形字便會因此浮現。不幸的是,活人也會吐出二氧化硫,特別是有蛀牙的人,所以這種方法有可能導致誤判。

如果你因此醒來、恢復呼吸,或是對這些「測試」有任何肉眼可見的反應,那麼哈利路亞! 你還沒死,只是少了一塊肉,剛剛戳進你心臟的針這時才要了你的命。

沒經歷戳刺虐待、刀削煙燻的可憐人呢? 以及直接被宣告死亡,抬去埋葬的人呢?

就拿16世紀的馬修.瓦爾(Matthew Wall)當例子吧。這個人住在英格蘭的布羅恩,他很幸運,抬棺的人途中踩到濕葉子滑倒,使棺材掉到地上。據說棺材落地時,馬修醒來了,並趕緊敲蓋子請人放他出來。直到今天,每到十月二號,當地都會過老人節,慶祝馬修死而復生。對了,他後來又多活了24年。

就是因為有這些故事,某些文化才會有活埋恐懼症。當年馬修.瓦爾的「屍體」還沒下葬,但安傑羅.海斯(Angelo Hays)就沒那麼走運了。

1937年——沒錯,1937年也不是未開化年代,但至少離你出生年份很遠——法國人安傑羅.海斯騎機車出事。醫生因為摸不到脈搏,便宣告他死亡。他很快就被下葬,甚至連父母都來不及看看他變形的身軀。要不是壽險公司覺得事有蹊蹺,安傑羅可能就真的永遠不見天日了。

安傑羅入土兩天後,警方挖出屍體調查,當時這具「屍體」竟然還有溫度,安傑羅還活著。醫界認為,安傑羅只是陷入重度昏迷,因此呼吸異常緩慢,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埋在地底才沒有窒息。安傑羅後來康復,安享天年,甚至還發明了附有無線電傳輸器和馬桶的「安全棺材」。

幸好,現在是21世紀,如果你今天陷入昏迷,醫院有各式各樣的方法確定你是否真的死亡,才會讓你下葬。雖然檢驗結果顯示你技術上而言還活著,但你的狀態恐怕對你或家屬而言都不是好事。

電視、電影常將「昏迷」當成「腦死」。「克蘿伊是我的真愛,現在卻陷入昏迷,永遠不會再醒來。我得決定是不是要關掉維生設備。」好萊塢電影中的醫學解釋,會讓人以為兩種狀況一樣,離死亡都只有一步之遙。錯!

如果可以選擇,你絕對不希望腦死(老實說,昏迷和腦死兩種狀況都不妙)。一旦腦死,絕對不可能甦醒。你不只會失去創造記憶、控制行為能力、思考、說話的上層腦功能,下層腦掌管的非自主性功能也會喪失作用,亦即失去控制心跳、呼吸、體溫和反射動作等維生機制。大腦控制了許多身體功能,你才不必隨時提醒自己「要活著,要活著……」。如果腦死,這些機能都由醫院設備如呼吸器和導管協助控制。

因此腦死無法復原,腦死就是死了,沒有任何灰色地帶(這是和腦子有關的笑話),只有腦死和不是腦死的分別。然而,昏迷在法律上的定義是人依然活跳跳的,也就是說,昏迷者的大腦仍有持續作用,醫生可以靠觀察腦波的活動和你對外界刺激的反應加以測量。換句話說,你的身體繼續呼吸,你依舊有心跳等等。更棒的是,你有機會醒來且恢復意識。

好,如果我重度昏迷呢? 會不會有人關掉維生設備,把我送進太平間呢? 我會不會在棺材裡繼續昏迷?

不會。現在有各式各樣的科學檢驗方法,能確定病患不只是昏迷,而是真正的腦死。

其中幾項包括:

  • 檢查瞳孔是否有反應。瞳孔接受光線是否會收縮?如果腦死,就不會有任何反應。
  • 用棉片抹過眼球。如果你會眨眼,就表示你還活著!
  • 檢驗你的咽反射。醫生可能會用呼吸管進出你的喉嚨,看看你有沒有出現痙攣反應。死人不會有反應。
  • 在你的耳道注射冰水,如果你的眼球不會迅速左右震顫,情況恐怕不妙。
  • 檢查自主呼吸。如果移開呼吸器,二氧化碳會在體內堆積,最終導致窒息。血液裡的二氧化碳濃度只要到達55毫米汞柱,活人的腦子通常會告訴身體要呼吸,否則就代表腦死。
  • 腦波檢查。這種檢驗一翻兩瞪眼,活著就有腦波,死了就沒有。腦死不會有任何腦波活動。
  • 偵測腦血流量。醫護人員會在你的血液裡注射放射性同位素,一段時間過後,他們會在你的頭頂上用放射性台子顯影,觀察血液是否流入腦子。如果有,就不是腦死。
  • 注射阿托品。活人心跳會因此加快,腦死患者則不會有任何改變。

除非通過多項測試,否則醫生不會宣布腦死,而且腦死必須經由一位以上醫生判定。要經過多重的檢測和深度的體檢,醫生才能宣布你從「昏迷患者」成為「腦死」狀態。現在不再只是有人拿針戳心臟,或是潦草寫著「我真的死了」的紙張,就能宣告死亡。

如果你還沒腦死,就不太可能逃過各種測試,只是昏迷就被送出醫院。即使真的發生了,就我所認識的那些殯儀館工作人員和法醫們,也不可能看不出活人和屍體的差別。從業以來,我已經見過幾千具大體,告訴你,死人從各方面看來都是徹頭徹尾地死透透了。雖然,我的話可能無法安慰你,也稍嫌不夠科學,但我有信心,你不會碰上這種事情。從「恐怖死法清單」上,你可以刪掉「昏迷卻遭到活埋」,把這項移到「恐怖的地鼠意外」之後。

相關書摘 ▶《死後,貓會吃掉我的眼睛嗎?》:為什麼動物不會挖開人類的墳墓當晚餐?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死後,貓會吃掉我的眼睛嗎?:渺小人類面對死亡的巨大提問》,悅知文化出版

作者:凱特琳.道堤(Caitlin Doughty)
譯者:林師祺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一本正經又幽默地揭開死亡謎底,
讓你笑著嚥下最後一口氣!

剝去詩意,一探耐人尋味的死後世界。

人在外太空出意外的話遺體去哪裡了?你有聽過死後屍體還會動嗎?
過胖的人骨灰會不會比較重?連體嬰其中一位死掉的話怎麼辦?

這裡是殯儀館,會盡可能友善地對待所有人,包括死人。
但不保證你可以和心愛的倉鼠葬在一起,或不會因昏迷而遭到活埋。

本書收錄了關於死亡的各種冷知識,從屍體的保存方法、驗屍官的工作內容,到木乃伊的製作過程……以文化、風俗、法律、科學等角度,揭開我們對死亡的困惑,像是應該把遺體埋得多深,或臨終前是否看得見一道白光。

來自34個小朋友們提出的問題,正面迎擊,例如——
搬家的時候可不可以挖出心愛的寵物貓?
能不能把自己做成標本,供後世瞻仰?
如果在飛機上心臟病發,屍體會藏在哪裡?

死亡或許讓人感到絕望或恐懼,作者卻透過生動犀利的筆觸,表達對生命的熱愛與尊敬。在她眼裡,死後的世界充滿了想像,但也記住,不是所有可怕的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最後,聽我的忠告,死前千萬不要做這些事:

  • 吃一包爆米花,試圖惡整火化人員。
  • 囑咐家人留下你的頭蓋骨。
  • 用最後的力氣扮鬼臉,好讓你用古怪的表情下葬。

本書特色

  • 揉合科學研究與實戰經驗,兼具知識性與娛樂性。
  • 以詼諧風趣的口吻,化解我們對死亡的恐懼。
  • 書末附上五題快問快答,滿足無限的好奇心。
getImage-2
Photo Credit: 悅知文化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