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新銳小說作家怎會到台灣定居?這就要從一段跨國戀情說起

越南新銳小說作家怎會到台灣定居?這就要從一段跨國戀情說起
攝影:Asuka Le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位派駐印度的台灣青年、一位土生土長的越南女孩,兩人雖然素未謀面,但聊著聊著,Mark漸漸發現他已經愛上手機鏡頭另一端那位氣質姣好的越南女孩,趁著工作休假,他前前後後搭飛機去了越南好幾趟跟美緣碰面,最後終於打動才女芳心。

文:Asuka採訪撰寫,阮梅香老師現場口譯

初見阮美緣時,「文藝少女」四個字不由得從我腦海中浮現出來,她有著嬌小的身軀、漆黑的長髮、秀麗的臉龐,面前擺著一本由她著作出版的短篇小說集。此外,美緣身上穿了一席帶有花朵圖樣的改良式奧黛(越南長衫),這是今天為了接受採訪而特地穿出門的。

無巧不巧,被我邀請來現場協助口譯的阮梅香老師也穿著傳統式奧黛與會,兩位氣質女子彼此講起咬字輕巧的越南話,頓時讓咖啡廳裡的氣氛溫柔了起來。

251604105_3049842311924907_4480673915106
攝影:Asuka Lee
當天阮美緣(左)穿著一件改良式奧黛前來,與口譯員阮梅香老師(右)穿的傳統式奧黛相互輝映。

美緣帶來的這本短篇小說集,書名叫作《破裂的牆》,全書以越南文撰寫,身為作者的她來台定居不久,講起中文還很吃力。

透過口譯協助,她向我大略介紹,這本短篇小說集是由十個獨立的短篇故事所構成,第一篇故事的名稱與書名一樣是「破裂的牆」,主角是一隻狗,時空背景設定在遭受新冠肺炎侵襲的現實世界,各地經濟衰敗、貧困交加,劇情主軸便是透過狗的視角,以旁觀者的姿態淡然觀察著疫情之下的人情冷暖,她也不諱言,十個故事裡悲劇佔多數。

之所以選擇用動物當主角來創作,跟她的成長背景有關,阮美緣的故鄉在越南南部林同省保祿市的山區,母親有華裔血統。小時候家窮,年幼的她必須幫忙父母分擔家計,曾經做過煎餅、賣過彩卷,有時還得去戶外放牛。

牽著牛外出的路程中,美緣時常會想像,動物眼裡看到的風景,是否跟人類看到的風景是一樣的?如果某一天她可以變成動物,她會怎麼看世界?成年後揮灑於筆墨之間的創意,就是在童年時期與動物朝夕相處的日子中,一點一滴累積起來。

美緣是家中八個孩子的老七,雖然家裡人口眾多且經濟並不寬裕,但父母仍堅持要讓孩子受教育,她也非常努力的半工半讀,一路唸到大學畢業。

取得大學文憑後,美緣原本想當一位老師,但她在求職時卻到處碰壁,原來校方嫌她個子瘦小、恐怕壓不住血氣方剛的學生。她不服氣,覺得「既然身材不能改變,那我就用更高的學歷來服人」,於是再接再勵攻讀胡志明市國家大學人文與社會科學大學的文學研究所,而寫作所需的雕琢與技法,也在這個時期逐漸培養起來。

美緣除了前述《破裂的牆》之外,還寫了另一本短篇小說集《深洞》及長篇小說《跑》,而她的寫作天份也受到當地書商的青睞,三本著作陸續在越南上市出版。

這樣一位心思細膩、頗具才氣的越南新銳小說作家,怎會來到千里之外的台灣定居呢?美緣嬌羞的說,這是一段交友軟體串起的跨國愛情,如同她名字「美麗的緣份」一般,在網路世界的茫茫人海中,將她與一位台灣青年Mark牽引在一起。

252082845_3049842098591595_6630006708898
攝影:Asuka Lee
越南新住民阮美緣(左)手持她的小說著作與台灣先生Mark(右)合照。

身材挺拔、頭髮微捲、戴著黑色粗框眼鏡的Mark大了阮美緣整整15歲,他是國內某間大企業派駐在海外的台幹,我原本以為Mark是外派到越南才會與美緣相識,但他的回答卻讓人跌破眼鏡 ── Mark最早是派駐在更遙遠的印度,單身赴任的他難免在異鄉感到孤單寂寞,便玩起交友軟體,這時他想找的也不全然是女朋友,而是練英文的學伴,就這麼剛好,正在唸研究所的阮美緣那時候也透過同一個軟體尋找英文學伴,雙方意外搭上線。

一位派駐印度的台灣青年、一位土生土長的越南女孩,透過交友軟體的視訊功能,用彼此都不太熟練的英文交談著。兩人雖然素未謀面,但聊著聊著,Mark漸漸發現他已經愛上手機鏡頭另一端那位氣質姣好的越南女孩,趁著工作休假,他前前後後搭飛機去了越南好幾趟跟美緣碰面,兩人逛遍胡志明市各大景點,靠著行動與誠意,Mark最後終於打動才女芳心。

251420284_3049842538591551_7974416837992
Photo Credit:Mark提供
美緣曾經跟著Mark在印度定居半年,當地著名古蹟「泰姬瑪哈陵」也是他們約會的地點之一。

阮美緣調皮笑說,她其實對Mark的第一印象很普通,「他大我這麼多歲,我才不想跟他交往咧!」但是Mark靠著鍥而不捨的毅力,付出時間與心力多次來回印度與越南之間,不止美緣被感動,連她父母也被感動,「我爸媽原本對我即將嫁到國外這件事很抗拒,但看到Mark本人後,有感受到他的用心,爸媽態度就軟化了。」

兩人結婚後,美緣跟著Mark到印度住了半年,直到她發現懷了身孕,Mark便將美緣帶回台中老家委託給公婆照顧,再自己匆匆返回印度工作崗位,但兩人都坦言,那段分隔兩地的日子雙方都備受煎熬。

由於美緣是第一次懷孕,初為人母的她遭受身心劇變的強烈不適,加上遠離越南家鄉,她又中文不好無法跟公婆順暢交談,更糟的是另一半不在身邊,天天情緒崩潰的她三不五時打給Mark哭喊:「喂,我好想離婚,我要回越南!」

最後怎麼撐過來的?美緣找回了之前寫作的興趣,靠著釋放創作能量同時也釋放情緒,此外台中家裡還有另一位新住民成員,對她非常感同身受 ── Mark的嫂嫂是大陸籍配偶,這位陸配嫂嫂以同為新住民的過來人身份陪伴她熬過最艱困的時刻,最後Mark用最短時間請調回台灣陪老婆,隨著孩子出世,整個家庭才慢慢穩定下來。

252846759_3049842545258217_2916512567557
Photo Credit:Mark提供
Mark的大陸籍嫂嫂(左)同樣身為新住民,在阮美緣(右)懷孕期間給予她許多心靈上的鼓勵與支持。

目前夫妻兩人的生活過的十分單純且幸福,平日Mark外出上班,美緣便在家中照顧孩子,行有餘力就利用零碎時間打開筆電或手機打字創作,Mark爆料:「曾經看過她一邊餵奶、手上還一邊霹靂啪啦打字!」但每當美緣有新書發行,Mark永遠是最忠實的書粉,雖然他無法百分之百理解書中的越南文字,卻總是不吝於在臉書頁面上大力推薦老婆的著作。

「因為創作是一輩子的事呀!」這是美緣給自己的期許,寫作伴隨著她渡過青澀的少女時代以及艱困的懷孕時期,或許在將來的某一天,我們也能看到「阮美緣」之名攻進博客來或誠品書店的文學類暢銷排行榜名單。

253122512_3049842548591550_7682920921215
Photo Credit:Mark提供
目前美緣大部份時間都待在台中家裡照顧孩子,但她仍利用零碎時間打開筆電及手機持續創作。

備註:阮美緣與Mark這對夫妻的心願是希望將《破裂的牆》、《跑》、《深洞》這三本著作翻譯成中文版並在台灣出版發行,美緣對自己的文字功力非常有自信,若您從事出版發行相關工作且對她的著作有興趣的話,歡迎私訊《移人》粉絲專頁做進一步聯繫。

本文獲《移人》授權刊登,原文請見:【台中移人】交友軟體牽紅線,台灣郎情定越南才女作家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