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大選「防疫支票」亂亂開,新政府出爐前疫情飆升責任卻無人擔

德國大選「防疫支票」亂亂開,新政府出爐前疫情飆升責任卻無人擔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德國自9月大選以來,雖然國會已開議,但是未來的新政府仍未組成,許多政策措施都懸而未決,受到嚴重延宕,舊政府是看守政府,緊急措施多想留給新政府決定,因此決策防疫腳步緩慢。

大選討好選民政治人物怠惰,疫情爆炸性地升高

德國疫情的確診案例在近幾星期急遽升高,確診人數比去(2020)年未施打疫苗時的人數,還要高上數倍。

回憶去年的此時,學校被迫線上上課,幾乎所有的商家都關門,晚上9點以後不得出門。比起去年11月中旬白天行走在商店都關上大門的鬧區,猶如陷入無聲戰爭中,今(2021)年的11月,商店餐廳全開,只有控管進入餐廳、商家或參加活動者,必須出示打過完整兩劑疫苗,或得過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復原證明,要不就必須做過篩選陰性才能進入。

在餐廳與商家或活動場所的自主管控下,本城茵格斯達(Ingolstadt)11月15日的確診人數,仍遽增到平均每10萬人口7天累計高達將近500人,比去年此時的確診人數多許多,幾天前本城市長頹喪地向市民宣布,今年的聖誕市集不開張,這讓已經在開始牽電線準備要設置聖誕市集的商家一陣錯愕,原本今年可以期待的聖誕商機,一下又被澆了冷水,且急凍了起來。

市長說,他不願意看到經濟衰退,但是在疫情飆升與經濟商機的選擇中,他必須考慮到醫院加護病房的收容能量而做損害經濟的決定。這個決定他很不願意做,但是他必須要承擔。

打了完整兩劑疫苗仍確診

本城兩劑完整疫苗施打人數,其實已經高達71%(德國平均67%),打第一劑者的比例也有77%(德國平均70%)。在施打預防針劑量足夠的情況下,政府更是呼籲打第二針超過6個月以上的人,再加打第三劑;至於沒打的人,必須有檢測陰性的結果才能參加活動或去餐廳。

另外,為了讓不打針的市民有成本的考量,10月起政府要求檢測篩檢需要自付費用,不再免費供應,如果可以打針而不打針的員工確診的居家檢疫,因居家檢疫沒能上班的工資也不得申請補助,必須自己承擔不打針確診的後果。

因為這樣的政策,逼使不打疫苗的人只好去打,但檢測需自付的結果,也使得打完兩劑疫苗者不再去檢測,而造成突破性傳染猖獗。

突破性感染

現在德國很多人都開始質疑為什麼都打70%的疫苗,還有這麼多人確診。事實上,打過疫苗之後的死亡人數確實比去年相差甚大。去年此時,雖然確診個案比現在少3倍左右,但是死亡人數卻是比今年同期高上7倍以上的人數。去年此時確診個案一天增加1萬7561人,死亡比前一天多305人。

今年將近有70%人口施打疫苗,雖然感染人數增加到比前一天多5萬人,但死亡人數比前一天多43人,也就是死亡人數在比例上,比去年未打疫苗的情況下少了20倍以上。

以這個統計數字來看,施打疫苗可減少死亡人口,確實是事實。根據本城醫學中心報告,本城的加護病房已經滿床,其中三分之一必須使用呼吸器協助。加護病房患者中有三分之二是未打疫苗者,三分之一是打過完整疫苗的病患,而這些打過疫苗的病患全都有慢性疾病,多使用抑制免疫的藥物。

醫療院所把病患做了年齡的比較:去年病患住加護病房者多是老人,死亡率高。而今年患者多是年紀較輕者,生命力強,占加護病房的床位也相對較久,對於醫護人員來說,工作量仍與去年一樣繁重與無力。

政府沒換,責任無人擔

德國自9月大選以來,雖然國會已開議,但是未來的新政府仍未組成,許多政策措施都懸而未決,受到嚴重延宕,舊政府是看守政府,緊急措施多想留給新政府決定,因此決策防疫腳步緩慢。

加上9月時政治人物衝選票,完全把傳染病專家警訊當耳邊風,政治人物為討好選民,還承諾今年打了疫苗就不會有強制關閉商店、餐廳、學校或禁足的嚴厲措施。但當防疫專家看到今日飆高的確診人數,都一致認為政治人物不管什麼政黨,都必須承擔輕忽疫情的責任,因為他們根本就不懂疫情,完全在狀況外。

他們為討好選民,給選民自由,不給拒打疫苗者足夠的壓力,不強制特定醫療工作者打疫苗,都是造成今日疫情劇升的始作俑者。

氣憤難耐的專家對於政治人物的不負責任,也只能訴諸輿論,德國政治人物從未有人為政策錯誤而下台,更何況是在新舊政府尚未交接的看守內閣之際,人民只能自求多福。

而台灣雖然是本土數天沒有疫情,但國人施打疫苗的意願更不應該降低,因為目前突破性確診個案在國際間已屬平常,國人仍應該趁此時,持續衝高施疫苗的人口比例,否則當真正本土疫情再度爆發之時,確診個案就會如同德國般飆升,人心惶惶的不安生活,將捲土重來,醫護人員的工作負擔將更為沉重。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