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冠吟《有春的日子》:如果現在要倉促離去,你還想對誰說「我原諒你」

劉冠吟《有春的日子》:如果現在要倉促離去,你還想對誰說「我原諒你」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鴻海前發言人、《小日子》前社長、作家劉冠吟自剖孤獨與匱乏,耙梳對愛與關係的妄想,直面黝密恐懼,為日子栽下無懼冬寒,有春、有賰(ū tshun)、有剩、surplus+、有盈餘的療癒春天!

文:劉冠吟

原諒

近年,因為一些細故,與幾位好友沒來往了。說來這些細故真不足為外人道,不能說的原因不是因為有多私密,而是外人聽了不會覺得有什麼大不了,而局中的我和對方,卻都是怒火中燒或傷心欲絕。想來密友吵架是這麼一回事,箇中的刺痛只有當事雙方才能理解。

愈是親近愈是在意,不是一等密以上的密友,多半也不會因為對方而情緒波瀾起伏。這幾個朋友多半是學生時代就相知而往來,卻沒想到相伴這麼久,人到中年卻鬆手了,這讓我想到我和好友老王的故事,不過差別是我跟老王現在仍緊緊相繫。能說是與老王喜劇收場,與別人悲劇收場嗎? 我想不是,人生的緣分有時候走著走著就散了,喜和悲不是非黑即白,留下更多的情緒應是惆悵。

我最好的朋友之一老王,是我的國中同學。我跟老王在國中班上相識第一天就確認了好友磁場,記得那個畫面是開學第一天,我們在走廊上排隊,老王排我前面,她轉過身來的那個當下,我心裡響起一陣愉快的輕音樂,這個女孩長得如此可愛!要成為好友,光靠可愛當然不夠,也說不出為什麼,跟老王在一起,我們兩個就是這麼快樂,一如我心中的那陣輕音樂。

高中的時候念不同校,我們託著補習班同學傳遞交換日記,陸陸續續寫了三年,上了大學以後仍然不同校,從大學開始到出社會前幾年,我時不時跑到她家去住,聊天可以聊上一整夜。直到某年,我們為了「細故」吵翻了。對,又是個不足為外人道的細故,就算認真追究起來,也算不出是非對錯的細故。我和老王為了此事沒有來往大概半年,還在臉書上解除好友。

現代好友斷絕往來的手續很繁瑣,不像古代人說不見面就不見了,要解除臉書、Instagram、twitter的關注,還有Google聯絡人的通訊系統等等,哪個渠道忘了清除,一不小心對方動態又飄入眼簾,難保不是一陣傷心。我對於吵架記得一清二楚,但已想不起是怎麼跟老王和好的,總之事隔半年,我們就是回到對方身邊了。

這中間的半年,常常想到老王。我希望她過不好,心裡飄過一陣微微的爽快,但爽快瞬間即逝,我還是希望她過得好,怨她不聽我的勸,怕她自顧自地做了決定以後換來不好的結果,一下子開心一下子憤怒。要不是這麼在意這個人,這萬般情緒該如何生成? 我對我糾結的情緒不會感到驚訝,驚訝的是我解不開,無法擺脫。

現在想起來,能夠將友情破鏡重圓真是珍貴。吵架不一定能和好,往往和好了也還有芥蒂。我和老王都清楚地記得吵架的那件事,卻還是能夠心無芥蒂的往來,仔細想想,應該是建築在「彼此原諒」的基礎上。每段關係的破裂,都不會有全錯、全對的分野,相知日久,對錯更是盲目,要雙方都能夠站在夠了解對方的點上去體會與放下,關係才有延續的可能。

年輕氣盛的我總覺得感情要說放就放,愛情如此,友情亦然,哭哭啼啼的太不瀟灑。確實,失去了幾個密友的我,人生沒有什麼不同,一樣生活一樣工作,時間的齒輪,不因為失去了什麼而停下轉動。人近中年,對於瀟灑有不同的詮釋。世間的好事、壞事,其實說來極為相似,人生是從聚合到分崩,因緣生起到聚合的過程。外在的放下,說不上什麼灑脫,真實面對自己內心的情感及真誠地表達,反而是真瀟灑吧。

我承認自己對每段友情皆再三回顧,百般不捨,也認清很多事情已回不去。在多次的友情決裂裡,照見自己是個充滿缺陷又容易闖禍的人。隨著時間過去,這幾位已經從我生命中遠颺的友人,並不會變成不重要的人,而是生命裡的故事,是我逐漸能跟後悔以及破碎的自己共存的故事。

從選秀節目《超級星光大道》以踢館魔王之姿出道的新生代歌手閻奕格,因為特別的姓氏被起了一個綽號「閻羅王」,第一張出道專輯裡面有首歌就叫作〈閻羅王〉,由香港的天才創作人黃偉文作詞,唱著:「說了沒做的事,難道你不恨自己。」「早該做的事,別等我提你才著急。我在今夜三更,會來找你,如果我心情好,會改期。如果現在,要倉促離去,你有沒有沒說的我愛你。如果現在,要倉促離去,你還想對誰說,我原諒你。」

好多話想說沒說,好多人想見卻提不起勇氣見,日復一日,直到時間把痛感的皺摺熨平。或許說了也不能破鏡重圓,或許做過的事情覆水難收,或許再也無法心無芥蒂。人近中年,就算知道來日還長,但也明瞭人生的時間轉眼成空,還是想對那幾位密友說句,謝謝你我相伴,曾經行過人生大大小小美麗的片段,我愛你,請原諒我。

後記

寫完這篇文章的某天,提起勇氣傳給某位失去聯絡已久的好友,沒想要達成什麼目的,我只在訊息裡寫著:「你好嗎? 我很想你。」我很想很想對她說,就只是說這些,我想你。我不怕她不理,我只怕我哪天突然離去,來不及說出口。

盯著銀幕上的已讀,心跳加速。過了一會兒,對方傳來:「我昨天剛好夢到你。你最近好嗎?」

可能無法親密如從前,但提出勇氣觸一下那扇緊閉的門,跨出去,將這些日子的碎片一一撿拾,縫縫補補。人生不完美,任何一段關係也是。在人生中這些黯淡無光的日子,鼓勵著自己,將這些碎片呵護在手中,如同暗夜中手捧一顆星。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有春的日子》,有鹿文化出版

作者:劉冠吟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有春・有賰(ū tshun)・有剩・surplus+ 的歡悲日常

多次流產、人工受孕求子、家人死別、事業交叉路口……
任何愛與關係的聚合離散,都是心頭難以消化的憂傷
人間道場難免孤獨闃黑,她選擇直面顛簸,優雅行走

鴻海前發言人、《小日子》前社長、作家劉冠吟
獻給世界最熱情的書寫
拆解你我生命中不可承受之光與暗
為日子栽下無懼冬寒、有盈餘的春天――

人生總有陷於冰寒時,
直面起伏,拆解恐懼,
讓自己活在有盈餘的春天裡,
你不是困獸,是日子的brave walker!

有春,是有賰(ū tshun),是有剩,是surplus+,是有盈餘,是無論寒冬結束與否,都會有春天的日子!

身而為人,誰不是同時渴望愛也質疑愛,自信也自卑,孤獨也幸福?
誰不是活得既挫折又歡樂?

從少女到女人,匍匐摸索自我成長的形狀。
已婚成為母親,多次流產,一再嘗試人工受孕。
摯愛的家人病危離世,失去心靈依靠的港灣。
從鴻海集團轉戰文青雜誌,再從紙本經營到自創電商,事業磕碰。
從未想過養貓養狗,卻邂逅可愛的浪犬「有春」。

對自己、對愛情、對家人、對工作、對生活,她領悟到「愛與關係」,有時是相「伴」,有時是相「絆」。聚合離散,緣起緣滅,憂傷也好,歡喜也罷,永遠無須對任何人事物,尤其是自己,追討究責。

人生如若是由一連串日子編織成的傷春悲秋、歡夏喜冬,她願意毫無保留自己心底對生活的熱愛。

鴻海前發言人、《小日子》前社長、作家劉冠吟自剖孤獨與匱乏,耙梳對愛與關係的妄想,直面黝密恐懼,為日子栽下無懼冬寒,有春、有賰(ū tshun)、有剩、surplus+、有盈餘的療癒春天!

getImage
Photo Credit: 有鹿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