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級指控》:為咗公義,你可以去到幾盡?

《一級指控》:為咗公義,你可以去到幾盡?
圖片來源:電影《一級指控》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法律面前理應人人平等,但當真相被權貴蒙蔽時,為了公義,人會願意付出多大代價?

正義女神蒙著雙眼,本來象徵的是公平公正,但在不公的體制下,蒙著的雙眼會否變成看不見被蒙蔽的真相了?

電影《一級指控》表面上是一齣不論兇手身份與行凶過程都沒特別驚喜的電影,事實上也許這些不是電影的重點,因為就廣義來說,凶案內外,還有誰是受害者?還有誰是加害者?面對不公,是要放棄抵抗,還是繼續掙扎?

從電影的英文戲名《The Attorney》其實可以推測到,這電影主要談論的,是一名律師,而不是一樁凶案,因此案情如何、案發經過、兇手身份,也許相對並不重要;對習慣港產片與港劇套路的觀眾來說,劇情發展大概更加在意料之中;只是,電影中的重點,會否反而是面對不公制度的人,到底會如何應對?

主角雷有輝律師(方中信飾)的辦公室中,掛著一幅關於Sir William Blackstone「寧縱毋枉」的名句:

The law holds that it is better that ten guilty persons escape, than that one innocent suffer.

L1340416_1637127310
圖片來源:電影《一級指控》劇照

法律面前理應人人平等,但當真相被權貴蒙蔽時,為了公義,人會願意付出多大代價?受到壓迫時,又是否情願放棄真相求自保,或只求傷害減至最低?

(以下內容含有劇透)

電影中熱血律師何學銘(陳家樂飾)的轉變,是筆者比較深刻的部分之一。起初他堅持執著於真相,直到李逸峰被毆打,令他與逸峰祖母(鮑起靜飾)同時傾向放棄真相,只望逸峰不要進一步受到傷害。

另一方面,當敵人接二連三妨礙司法公正時,繼續循規蹈矩迎擊只會死傷慘重,雷律師於是決定「捏造證據」誤導郭世榮(廖啟智飾),為求令他出手對付自己無法對付的人——曾國山(曾江飾)。

L1370502_1637127416
圖片來源:電影《一級指控》劇照

這樁兇殺案的受害者明顯不只郭嘉儀一人,還有李逸峰、逸峰祖母、為協助他們而遇襲昏迷的張律師(何珮瑜飾)等;加害者自然也不只殺害嘉儀的兇手曾志威(張建聲飾),還有在背後協助他隱瞞真相的父親,以及受賄瀆職的督察趙國輝(張松枝飾)等。

老戲骨曾江與廖啟智在遊艇飆戲一幕,二人背景相近卻立場迥異,也許是片中張力最強最精彩最爆炸性的一場戲。

這幕戲除帶出郭世榮為女報仇的決心外,還帶出電影中一直暗藏的政商勾結衝突。

政商勾結自肥,令大眾市民無法得到生活中應有的公平機會(如電影中以較低價格購買房屋);而自肥的權貴比平民坐擁越來越多的資源,為鞏固其權力與利益,甚至殺害要揭其醜聞的記者,也剝削無辜市民獲得公正審訊的機會。

L1370339_1637127404
圖片來源:電影《一級指控》劇照

劇情終隨郭世榮出手出現逆轉勝,最後雷律師還在大律師公會聆訊中發表他對未來公義的願景,然後迎來似乎圓滿的結局。

然而,如果死者郭嘉儀(甄琪飾)不是富家女兒,只是普通市民,李逸峰這冤獄是否坐定了?

也許電影的結局,才是最反映現實的。縱使雷律師有他對公義的願景,但要實現他的願景,終究還是背棄對法律公義的信任,借助權貴的力量,才能有機會對付真兇背後的勢力人士與瀆職警員,替平民平反。

雷律師的雞蛋高牆論,聽起來鏗鏘悅耳,但歸根究底,他相信的,是法律的力量,還是權貴的力量?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