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王信賢:第三份歷史決議出現「台灣問題」,代表要隨著習近平2035年、2049年的規劃走

【專訪】王信賢:第三份歷史決議出現「台灣問題」,代表要隨著習近平2035年、2049年的規劃走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6日拜習會後,中共發布第三份歷史決議全文,3萬6000多字的內容,大部份不出專家所料,將習近平推至權力最高峰,但台灣政治大學東亞所所長王信賢分析,公佈時間、部份細節脈絡,以及台灣部份都有重要的時代意義。

文:鄒宗翰
受訪對象:王信賢(台灣政治大學東亞所所長)

中共六中全會在11月11日閉幕後五天發布第三份歷史決議全文:《中共中央關於黨的百年奮鬥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德國之聲請到會前曾經預測決議內容的專家,台灣政治大學東亞所所長王信賢,分析全文中的亮點。

  • 德國之聲:全文公佈,跟您預測的走向差不多嗎?

王信賢:第一個就是,公告的時間很短,我覺得有點訝異,原本預估大概是一個星期,這次我是覺得滿早的。當然有各種傳言說什麼時候要出來,出爐的時間縮短了當然意味著內部沒什麼太大的反對聲音,頂多只是文字上的修正而已。

另外一個就是它公佈的時間是在拜習會之後,我們要去看一下這中間是不是有所關聯。16日晚上央視新聞聯播增加時間,大概70分鐘,40分鐘在講這個決議案,第一則是這個,第二則才是在講拜習會。這中間的聯繫讓我覺得滿感興趣的。

我的推測大概就是說,你會發現在這個決議案裡頭,涉及到對外的部分,比如我在看「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我覺得這些部分都相對和緩,它都沒有點名美中之間怎麼樣,這個跟之前我自己本身的預期其實是滿像的,二十大之前,他內外都要維穩,也沒有什麼「戰狼外交」,拜習會習近平在打招呼的時候也稱呼拜登「老朋友」,他要營造出來的是美中關係其實是一個比較穩定的狀態。

雖然後來包括新華社他們發的新聞稿跟美國稍微有點落差,但是他想營造出來的就是美中之間已經達成協議,要形成一道防火牆或者是護欄。

  • 德國之聲:這3萬6000多字的決議文重點何在?

王信賢:它其實是為了樹立正確的黨史觀,那就是習近平過去一直所提的,跟今(2021)年7月1日的中國共產黨百年大慶,還有紀念辛亥革命100週年我覺得滿接近的,這個部分其實沒有太大的意外。從結構來看,它分幾個部分,前三個部分包括「新民族主義革命」、「社會主義革命建設」、「改革開放時期」,這三個部分都是屬於毛鄧江胡的時期,篇幅只佔9600多字,可是在第4個部分,中國社會主義新時代的改革,就是在習的時代,總共1萬9000多字,大概兩倍。

當然決議的內容有寫了,前三個階段,第一個決議案跟第二個歷史決議案裡頭都提了,還有在改革開放的時候,紀念10週年、20週年、30週年、40週年也大致上都提了,所以只是比較簡要的去提。這麼重要的歷史決議案,習近平還是把屬於他自己的事情,文字佔到整個全文超過50%,超過前3個時期的兩倍,從這個角度來看,我認為習近平還是在彰顯自己的政績。

  • 德國之聲:全文中習近平出現23次、毛澤東18次、鄧小平六次、江胡各一次,這也是有意義的嗎?

王信賢:當然是有意義的,老共在寫這種重要的文件裡,這個全部都是算過的。另外一個就是裡頭提到「核心」的部分,這個在中共裡頭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過去以來,毛是核心、鄧是核心、江是核心、胡不是,習是,可是在這個決議案的「核心」的部分,只有毛跟習兩個人,而且毛只有出現一次,習出現了七次。它通常都會講以誰為代表的中國共產黨人,所以真正的核心就是權力定於一尊,習提了七次,表示在這個百年的歷史裡頭,其實他是最重要的。我覺得這個還是在烘托習本身的歷史地位,這個是概無異議的。

再來就是它提到百年奮鬥的意義裡面,講說中共的百年奮鬥意義在於改變中國人民的命運,這過去是一直講的。

另外一個部分就是,習近平一直想要成為馬克思主義真正的繼承者,裡頭提到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帶給馬克思主義強大的生命力,那一段又重新提了資本主義跟社會主義兩個意識形態的問題。很重要就在於,89年到91年很多東歐國家垮台,91年蘇聯解體。很多人說共產主義被丟入歷史的灰燼,或者福山所講的《歷史的終結及最後之人》,意思就是資本主義大獲全勝。

它的意思是說,今天中國共產黨把中國變成全球第二大經濟體,重新帶給馬克思主義一種生命力,馬克思主義並沒有消亡,是中國重新把它給中國化,提供它現實的意義。

它第四個部分講的是影響世界歷史,為開發中國家提供一種新的方案,提供一種解決的路徑、一種中國方案、中國模式和典範,從它的角度來看,這個才能夠真正完全確立習近平他的地位,因為他提供一種新的民主方案,這個東西是習近平在中共取得聯合國合法席位50週年講到的,民主不是個別國家的專利,是各國人民的權利,他提供一種新的中國道路和制度或者是中國價值給其他國家參考。

RTXIG4DW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 德國之聲:決議文中跟您所想的差異是什麼?

王信賢:跟我當初所想的稍微有點出入,就是我覺得關於毛澤東跟文革、大躍進的這個部份。過去大家一直講「兩個互不否定」,其實在最近這幾個月,習近平或者是相關黨內的文件裡都一直在提,文革本身,過去講的是「錯誤」,後來變成一個「艱難探索」。

回到這個決議上看,它甚至講的是「災難」,「反右」、「大躍進」的這些錯誤。它提到的是對毛澤東的評價,說毛澤東「錯誤的估計」,也同意第二個決議面對毛澤東跟對毛澤東思想的評價。這個部分我稍微有點驚訝。

可是你再看它講文革的這個部分的時候,其實他講的是四人幫運用毛澤東「錯誤的估計」帶來了災難,我覺得還是很有技巧地去把它區分開來,就是毛澤東對黨內外形勢的「錯誤估計」,但是真正是四人幫居心叵測,運用毛澤東他個人認識的錯誤導致這麼大的災難。

另外一個就是它提了「六四」,當然提得非常有技巧,用自己黨內慣用的「1989年春夏之交嚴重的政治風波」,這個東西會提出來沒有意外,但是我覺得非常有趣的地方在於,當我們在看老共的這些文件的時候,要「再脈絡化」,把前後文看清楚。他先講到了東歐跟蘇聯這些國家相繼垮台,指出當時有一個境外反社會主義的勢力,而中國也在面對這一種勢力的入侵。

它說:「由於國際上反共反社會主義的敵對勢力的支持和煽動,國際大氣候和國內小氣候導致……」這個原因全部都是來自於國際上的這種力量,很輕描淡寫地講到國內的小氣候,共產黨沒有錯,把這個事情歸責於國際。接著它說,東歐蘇聯都垮了,可是中共沒有垮。「黨和政府依靠人民,旗幟鮮明反對動亂,捍衛……」它其實是在稱讚,黨在這個國際的大趨勢下挺下來了。

  • 德國之聲:有關台灣的內容如何解讀?

王信賢:港澳的部份談了631個字,台灣的部份談了357個字,這個比例我覺得跟過去每次黨的政治報告,或者是每年國務院的政府工作報告有一些落差。以前港澳是一個部分,台灣是一個部份,大概會是1:1,有時候是台比港澳多一點。這次他在講港澳的時候,講的非常非常細,包括內部的事情,包括「愛國者治港」、《國安法》、公署等細節事項都提。

整體來講,共產黨在看港澳台其實是一起看,2019年香港的反送中之後,北京在看待港澳台是一體的,從它內部的組織或者體制都看得出來。

對於香港的事情,過去這兩年基本上一直是比較急,對於台灣的事情,很重要但是它一時之間沒有辦法提出一個比較好的對策,因為光是台灣問題本身的話,它沒有太大的問題,但是重點在於(台灣)背後有美國,是美中之間競爭的最前緣,所以一時之間它也找不出一個更好的辦法來,目前只能是這樣。

「急港緩台」,過去這一年來看香港是比較急,台灣稍微和緩,決議裡頭大概也看得出來。

比例會差這麼多很大的原因,就在於香港的問題它大致解決了,直接講述這是屬於習近平時期的政績,但台灣的部分,能夠站出來講的東西事實上不是太多,包括提到馬習會、對台的一些優惠的政策,大概就是「兩岸一家親」這個東西,看得出來最重要的還是「反獨」。

這個階段,台灣問題既然解決不了,那就是要「反獨」優先,區隔對待,精準打擊「台獨」,把「台獨」跟一般民眾分開來。

過去這兩週以來,我們也看到新聞的熱點包括了要訂「台獨專法」、以及公佈台獨頑固分子清單等。這些還是國台辦自問自答,由國台辦記者去問馬曉光問題,再由馬來回答,表示官方要釋放出這些訊息。

  • 德國之聲:並不像有些人預測把「統一台灣」提上時程。

王信賢:我覺得是現階段。現在基本上,「解決台灣問題,祖國完全統一」這幾個字幾乎變成發語詞,這次的決議案也是把這個當做第一句話,現在中國大陸的官員或者智庫學者,現在涉台都講這個東西。把「一國兩制」、「 祖國統一」放進去決議案,有歷史意義在。

相較於前兩個決議案,第一個沒有涉台的問題,第二個主要是黨內的部分,第三個決議案把台灣放進來中國整個發展的進程。過去兩岸關係、台灣問題可能是他要解決的好多問題之一。可是當他把這個東西放進去決議案裡頭,就有歷史意義在,放進習近平的「新征程」裡面,可能就要隨著他接下來2035年、2049年的規劃走。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