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林外史》:一位朝廷大臣為什麼要為「何首烏」立傳?

《藥林外史》:一位朝廷大臣為什麼要為「何首烏」立傳?
Photo Credit: Fanghong 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書以「外史」為名,從外部環境(社會、文化、人文思想等)探討中醫藥學發展的原因。作者開宗明義即強調中藥的強烈社會性,除了是醫家治病的武器,在民間社會更有道家用於長生、江湖術士用來變把戲等各種用途。

文:鄭金生

(三)文學作品中的藥物知識

中國本草歷來重視從非醫藥書中汲取營養。北宋著名的本草著作《經史證類備急本草》(簡稱《證類本草》),其名「經史證類」,就是說該書的藥物知識有著經史書為佐證。其實該書所引的非醫藥書中,經史書占的比重並不大,更為多見的是文藝作品、地方志、筆記等。

中國早期的文學作品《詩經》之類,就是本草著作的資料來源之一。此外歷代的志怪小說、筆記雜錄等書中,都有著大量與藥效發現相關的故事,這些故事成為中藥藥效「傳信」的重要途徑。有關內容,可參本書〈藥效的發現與「傳信」〉一章(141–151頁)。

受文學作品影響最有趣的例子是藥物何首烏。該藥並非始見於某本草書,而是出自唐代大臣李翺(?–844)《李文公集》卷十八〈何首烏錄〉。此後該文有《說郛》和《證類本草》(引作〈何首烏傳〉)兩種傳本。李翺謚「文」,故稱李文公。

〈何首烏錄〉之名看起來是藥物專論,其實是一篇人物傳記類型的文學作品。以下錄其梗概:

故事主人翁是何首烏的祖父能嗣(小名田兒),順州南河縣人。田兒「天生閹」(先天性器官發育不全),故年五十八還無妻子。一日田兒醉臥野外,見有異藤兩株,相距三尺餘,居然苗蔓相交,久而方解,如此交、解三四次。好奇的田兒挖出其根,遍問鄉人,無人能識。有人攛唆他服用此藥,於是他將根搗末酒服,經七日「忽思人道」(有了性需求),幾十天後更加強壯,遂娶妻。七百餘日後舊疾皆癒,十年而生數男,後改名「能嗣」。從此這味藥成了何氏傳家之寶,子孫服藥皆壽至百餘歲。因該藥據說有「烏鬚黑髮」的作用,故其孫子取名何首烏,此藥也就叫做何首烏。

這個故事於唐元和七年(812),茅山老人傳授給僧文象。次年李翺寫下了〈何首烏錄〉。得此祕傳的還有浙東知院殿中孟侍御(《證類本草》作明州刺史李遠)。該文除上述傳奇之外,還詳細記錄了該藥的形態和多方面的功能。此後何首烏才被五代末《日華子本草》(約十世紀初)、宋代《開寶本草》(973)正式立條,從而融入主流本草。

一位朝廷大臣為什麼要為何首烏立傳?如何解釋故事明顯的神話色彩?何首烏真的能使頭髮變黑嗎?對此,德國醫史學者文樹德教授(Paul U. Unschuld)有他獨特的見解。他認為李翺和韓愈一樣,是新儒家思想先驅。李翺為何首烏立傳,不過是借〈何首烏錄〉隱喻一個理念——新儒家試圖將道、佛兩教的某些教義融會到儒家學說之中來,以防止儒家思想的消亡。

生來體弱的田兒或許就影射了當時的儒家思想。田兒在荒郊野外遇到了象徵著道家和佛家的兩株植物,服用了精心篩選的這兩株藥物的藥末之後,田兒才變成為「能嗣」,重新繁衍後代,子孫相傳。李翺的〈何首烏錄〉中出現了一個和尚(僧文象)、一個道士(茅山老人),以及儒家的官員,文樹德教授認為大概就是該文隱喻的旁證。

文樹德教授把〈何首烏錄〉作為隱喻,類似一個寓言,此說目前還是一家之見。李翺為什麼能篤信(或者說杜撰)這樣一個傳奇故事,還值得研究。但不可否認的是,在此以前的醫藥書中,確實沒有關於何首烏的記載。何首烏是蓼科植物,和大黃同科,含有許多和大黃一樣的瀉下成分。如果根據〈何首烏錄〉記載的服用方法(曝乾搗末),該藥只能引起瀉下。即便是明代何首烏的九蒸九曬炮製法,也沒有可靠的臨床證據證實炮製後的何首烏就一定能烏鬚黑髮。

認定何首烏能烏鬚黑髮,很明顯是一種傳奇,本來就當不得真。明代多位醫家反對何首烏補益之論。如葛小溪指出:「此藥味極苦澀,生用氣寒,性斂有毒;製熟氣溫,無毒。前人稱為補精益血,種嗣延年。又不可盡信其說。但觀《開寶》方所云:治瘰癧,消癰腫,減五痔,去頭面熱瘡,蘇腿足軟風,其作用非補益可知矣!」

陳月坡則云:「前人雖有多服延齡種子之說,實未必然,屢有服此而後得急疾至死,而人不能識、不能醫者,皆服此藥之毒而不覺也。觀其氣之腥惡,味之慘烈,原非甘溫和平之品。製非九次,勿寢其毒。」倪朱謨對其功效記載亦深表懷疑。他說:「有人依法修製,信服有年,亦未見其確驗,但生子延壽之說,似屬荒唐!」

現代亦有服用何首烏後對肝臟產生傷害的報導。但由於李翺〈何首烏錄〉的影響太大,即便時至今日,何首烏能烏鬚黑髮的說法依然在許多人頭腦裡根深蒂固。由此可見,文學作品對藥物的渲染,其產生的影響是如何之大!


古代的文學家,大多博學多才。他們的作品裡經常會記錄或反映一些辨藥用藥的經驗。唐代詩人李商隱有一首「無題」詩,其中膾炙人口的一聯是:「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為什麼說「心有靈犀一點通」?《唐詩三百首》注釋引《抱朴子》言:「通天犀角,有白理如線。」又云「謂中央色白通兩頭」。應該說這些注解都不錯,但是對於一個不瞭解犀角鑑別特徵的人來說,讀以上注解仍是霧裡看花,似明非明。其實所謂「一點通」,是鑑別犀角的重要特徵之一。

當代犀牛屬於保護動物,犀角已經禁止入藥。但在古代,犀角一直是非常珍貴的藥品。大凡貴藥都有人做假。要將犀角和其他動物之角相區別,就必須找出它的特徵。尤其是當犀角被剜刻成杯、碗形狀後,鑑定起來困難更多。古人辨認犀角,特別重視其紋理。本草書有關記載很多,如梁・陶弘景云:「通天犀角,上有一白縷,直上至端。」

《唐本草》注:「雌犀文理細膩,班白分明,俗謂班犀。」唐代藥學家陳藏器說一種好犀角具有「白星徹端」的特點。宋・蘇頌則歸納說:「數種皆有粟文,以文之粗細為貴賤。貴者有通天花文。」儘管有這麼多說法,但要讓很少見過犀角的讀者理解「靈犀一點通」,解說還宜更通俗些。

將犀角縱剖開,其紋理一般是直紋。如果用木材作比喻,犀角就好像是杉木,其紋一般是直上直下;而牛角、羊角等則如其他雜木,紋理紊亂扭曲。再打個形象的比喻:犀角的構成,好像是將一大把特殊材料製成的白線,用某種膠質物黏成犀角形。因為「線」和「膠」顏色不同,切開就可以見「班(斑)、白分明」。縱向剖開犀角,如果看到一條條的白色紋理(即「線」)「直上至端」,這就是所謂「通天花文」,也就是唐詩注提到的「有白理如線」與「中央色白通兩頭」。

而犀角的橫斷面,則露出「線」頭如「粟」文,如「白星」。這點點的粟狀「白星」可以從角底部一直追溯到角尖,這就叫「一點通」!有時從犀角的尖端還能手捫到一根根粗糙的線頭狀物,那就是形成所謂通天紋的物質基礎。通天犀具有「通天花文」、一紋到底的特徵,被認為是質量最好的犀角,亦即「靈犀」。「靈犀」的鑑別特徵經過李商隱的藝術提煉,就形成了「心有靈犀一點通」的名句。心心相印的人們,借此表達身雖隔阻,兩心卻仿佛是靈犀之紋、一線直通。

附帶說明的是,犀牛種類很多,不是所有的犀角都具有「通天花文」,其中又有「正插」(角一半以上通)、「倒插」(角一半以下通)、「腰鼓插」(中斷不通)等等。好在做詩不是鑑定藥物,不需要過分地講究。

詩詞文章、小說評話裡涉及醫藥的地方非常多。有的是根據傳聞和本草杜撰出來的情節,如《三國演義》第七十五回的關雲長刮骨療毒,《西遊記》第二十四回裡的五莊觀樹上長的人參果之類。也有的情節的確反映了當時社會的醫藥實際情況。例如《紅樓夢》第四十五回寶釵建議黛玉進食燕窩、冰糖粥,「若吃慣了,比藥還強,最是滋陰補氣的」。這正是當時富貴人家時興的補品。

《水滸傳》第十六回智取生辰綱用蒙汗藥麻翻楊志一行,其故事雖然是虛構,但使用藥物麻醉卻非空穴來風。宋以後的藥物麻醉法中,曼陀羅一直是重要的組成部分(參400–403頁)。《金瓶梅》裡西門慶是開藥店的,其中涉及的醫藥內容更加豐富。各種神話傳奇、武俠小說,也經常有靈芝、悶香之類的記載。這些記載真真假假,或真假參半,給人們帶來的影響非常之大,讓許多閱歷不深、醫藥知識有限的讀者將信將疑,或信以為真。

絕大多數文藝作品涉及的一些藥品內容,只是藝術構思的需要,並非刻意宣傳某藥。但也有極少數的文學作品,作者借著小說角色之口,表達自己對當時社會用藥習俗的意見。這方面最突出的例子莫過於清代李汝珍的《鏡花緣》。

李汝珍的醫藥知識非常深厚。前面提到他在《鏡花緣》借小姐們鬥對聯,賣弄了他的藥名對。此外他借治病為由,在書中直接獻出了很多單方驗方、簡易療法,不可等閒視之。尤其是《鏡花緣》第十二回「雙宰輔暢談俗弊」中,李汝珍借著君子國宰輔吳之和的口,暢快淋漓地抨擊了清代崇尚燕窩的陋習:

更可怪者,其肴不辨味之好醜,惟以價貴的為尊。因燕窩價貴,一肴可抵十肴之費,故宴會必以此物為首。既不惡其形似粉條,亦不厭其味同嚼蠟,⋯⋯今貴處以燕窩為美,不知何所取義:若取其味淡,何如嚼蠟?如取其滋補,宴會非滋補之時。況葷腥滿腹,些須燕窩,豈能補人?

這看起來是諷刺清代社會誇富鬥奇的陋習,實際也是對社會用藥習俗貴遠賤近、重價輕效、追風用藥的抨擊。燕窩自清初才有記載,據《本草綱目拾遺》所引文獻,此物最早不過就是海濱之人的一種蔬菜,後來被作為平補肺陰之藥。該藥力量微弱,清代名醫張璐認為:「今人以之調補虛勞咳吐紅痰,每兼冰糖煮食,往往獲效。然惟病勢初淺者為宜。若陰火方盛,血逆上奔,雖用無濟。」

但隨著崇尚燕窩的風氣越演越烈,民間至今濫採燕窩,嚴重危及了金絲雨燕的生態環境,也打破了生物鏈的某些環節。至於燕窩的滋補功能,或褒或貶,至今有著針鋒相對的意見。所以《鏡花緣》反對崇尚燕窩的高論,恐怕至今也有其現實意義。

以上談的是文學作品如何利用藥名和藥物知識來豐富其內容。此外,還有一類很有趣的與藥相關的文學作品,它們雖然不取藥物知識,但卻看中了藥物書籍的編寫方式,創造出了一類有「本草」之名、無「本草」之實的文學書籍。

相關書摘 ►《藥林外史》:明清文學常見的「蒙汗藥」是小說家憑空杜撰的嗎?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藥林外史(蒙汗藥、寒食散、本草綱目:你所不知道的中醫藥祕史)(二版)》,東大出版

作者:鄭金生

  • momo網路書店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跟風吃補、濫服藥物,中醫藥養身保健之外的另一面!
美術、文學、宗教,中醫藥的延伸面向大解析

本書以「外史」為名,從外部環境(社會、文化、人文思想等)探討中醫藥學發展的原因。作者開宗明義即強調中藥的強烈社會性,除了是醫家治病的武器,在民間社會更有道家用於長生、江湖術士用來變把戲等各種用途。中醫「藥林」汲取多方的用藥知識,又與社會文化互相滲透,從來就不是醫藥的獨家領域!

書中簡要清晰地介紹了有關本草文獻、學風演變、中藥炮製等主題,有助於讀者瞭解中藥的歷史全貌;而濫服藥物、追風用藥的始末與原因分析則發人深省;另外還有藥效發現、本草與文學和美術的關係、歷代不同的藥王,以及古代蒙汗藥等,期望從不同面向建構出更貼近大眾生活角度的中醫藥發展史。

藥林外史(二版)
Photo Credit: 東大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猜你喜歡


翻新經典,優雅鉅獻——浪琴表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

翻新經典,優雅鉅獻——浪琴表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
Photo Credit:浪琴表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浪琴表全新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保留原版時針設計與簡潔線條,再融入當代工藝技術,創造兼具專業潛水錶機能與優雅風格的代表作,讓錶迷玩家心動不已。

浪琴表全新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重新演繹1960年代的經典潛水錶款,繼承浪琴表一脈相傳的鬼斧神工,保留原版時針設計與簡潔線條,再融入當代技術,打造無可比擬的精彩腕錶。揉合經典美學與創新工藝,讓許多錶迷玩家都拜倒在浪琴表LEGEND DIVER極致不凡的魅力之下。

3_(1)_batch
Photo Credit:浪琴表
浪琴表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帶有潛水運動血統的優雅之作。

浪琴表LEGEND DIVER優雅匠心,一如絕無僅有的陶藝之美

陶藝是一種溫潤的藝術,揉合原始質樸的陶土與手作的溫度,揉捏拉展出渾圓與流暢線條;接著漆上釉色,在內斂沈穩的大地色系中,揀選映照匠心的色彩,並於高溫燒窯後淬煉出嶄新風貌,彷彿被賦予了全新生命。

有萬年以上歷史的陶瓷工藝,至今歷久不衰,是因為不同時代的匠人秉持著工藝堅持與創新追尋,得以不斷翻新傳統,再創絕代風華。如同源自1832年的浪琴表,是最早研發防水錶的先行者,更是腕錶界「優雅」的代名詞;旗下最新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乃延續將近190年歷史的頂級工藝,維持堅若磐石的價值,於設計與配色融入當代靈感,造就傳奇復刻,翻新經典的全新史詩,持續領銜當代時尚潮流。

令人津津樂道的,還有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的精彩淵源。1937年,浪琴表推出當時世界上第一款防水計時碼表並獲得專利;1959年,浪琴表正式推出第一款潛水錶SUPER COMPRESSOR;到了2007年,浪琴表延續經典傳奇,打造風華獨具的LEGEND DIVER潛水錶,立刻成為全球時尚界與錶迷的關注焦點,傳承的精神延續至今,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成為浪琴表最暢銷的復刻錶款之一。

這就是任憑時間打磨、不斷自我砥礪進化的浪琴表,以最高水準的頂尖工藝翻新傳奇,向尊貴的優雅精神與風格追求致敬,打造腕錶世界無可取代的經典魅力。

5-1_batch
Photo Credit:浪琴表
浪琴表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防水功能達300公尺,媲美專業潛水錶規格。

浪琴表LEGEND DIVER精粹設計,仿若玻璃工藝極致璀璨

晶瑩剔透、高可塑性,是玻璃令人嚮往的本色,而玻璃工藝的製作過程,本身即是一門藝術。經驗豐富的匠人運用口吹或手工熱塑拉絲,做出千變萬化的玻璃塑形,接著為玻璃融入色調,將岩漿一般的滾燙玻璃形塑成理想樣貌。冷卻後的玻璃,酷似寶石的質感與硬度,百看不厭。精準而巧妙的玻璃工藝,正與浪琴表LEGEND DIVER相映成趣。

浪琴表LEGEND DIVER延續潛水錶血統不斷進化,如今的復刻新版保留原作精神,包括:錶殼線條、面盤設計、微凸鏡面、面盤外圈潛水計時刻度環等,可說是一脈相傳,唯細節之處有賴與時俱進的製錶工藝,處理得更為精緻漂亮。

聚焦LEGEND DIVER獨家新錶款特色,主要為新增尺寸面盤與錶帶配色,除了既有的42mm錶徑,另增加了36mm錶徑,適合手腕較纖細的客群;面盤底色則改為由中央向外緣呈趨暗漸層,與時刻呈現清楚的明暗對比,達成潛水錶的清晰顯時訴求;錶帶則除了經典牛皮和輕量橡膠款之外,也有金屬米蘭鍊帶與合成纖維錶帶,提供多元質感選擇。

不僅止於外觀新風貌,新款LEGEND DIVER也蘊含真材實料的硬實力。像是42mm款搭載L888.5自動上鍊機芯,具有72小時動力儲存;36mm款內置L592.5自動上鍊機芯,提供45小時動力儲存。此外,兩款腕錶皆搭載矽材質游絲,優異抗磁性能,也有助於提升手錶的精準度。

image4
Photo Credit:浪琴表
浪琴表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左為42mm沙漠黃款、右為36mm酒紅色款

見證極致工藝,展現優雅魅力,唯有浪琴表LEGEND DIVER

集優雅的浪琴印象、潛水運動血統、經典復古風格於一身,浪琴表LEGEND DIVER新錶款以嶄新的色彩面貌,以及當代技術的精準性能,打造經典系列的全新代表作,不只見證浪琴表190年的豐富製錶技術,也展現浪琴傳承百年卻從不故步自封的進步精神,在追求完美細節的路上,擁抱創新、講究精髓,不斷為腕錶歷史寫上傳奇創新的一頁。

了解更多 LEGEND DIVER傳奇復刻潛水腕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