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女」結婚生子難道就不勇敢嗎?寫在《俗女養成記2》完結後

「俗女」結婚生子難道就不勇敢嗎?寫在《俗女養成記2》完結後
Photo Credit: 華視、CATCHPLAY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女性主義不應該是把女性從父權體制的A形象,放置到另一個「新女性/進步價值」的B框架裡,說陳嘉玲只能是個不婚不生的「俗女」,否則她就「很傳統」。

文:歪文系why_literature

(內文有雷,可先收藏文章觀影後閱讀)

《俗女2》我是每週準時坐在電視機前追劇,把10集一路這樣追完的。播至劇情中段左右,在與身邊朋友的對話中,我們都很擔憂劇本與導演該怎麼處理結局,一邊喜歡著劇本以及演員輪番的好看表演,一邊擔心會不會爛尾,可惜了過程中「俗女」的意義與翻新。沉澱了一下,短時間內想追完結局的人應該也塵埃落定,總算可以來談談我對《俗女2》的結尾與感想。

「俗女」結婚生子就不勇敢嗎?

對於講了兩季「做自己」的陳嘉玲,一開始選擇憤而離婚過自己人生的下半場,倘若在第二季結尾又遁入另一個家庭,實在讓人不禁有點猶豫:這難道不是又讓女性回到傳統婚姻制度的束縛裡嗎?這會不會與我們期待的「橫衝直撞」的陳嘉玲有一點點的落差?

因此當《俗女2》的劇情來到了她因緣際會下沒拿掉孩子時,我與朋友就一直在祈禱,結尾千萬不要是陳嘉玲因為老套的理由把孩子生了然後跟蔡永森復合結婚。這樣面對劇中那句「不婚不生是你現在最大的人生優勢」而有共鳴的觀眾,該情何以堪呢。

當時我也替陳嘉玲與編劇想,也許墮胎也許流產(但現階段闔家觀賞的台劇不太可能),抑或是我的友人說至少單親媽媽也還能接受,不用有依賴男人的寓意。然而,陳嘉玲最後還是真的把孩子給生了下來,甚至還跟蔡永森復合了。

「俗女2」最終回  森玲CP求婚橋段收視飆
Photo Credit: 華視、CATCHPLAY提供

面對這樣的結局,我自己後來思考了一下該如何評價這個結局,是不是結婚生子的「俗女」就不勇敢、不做自己了?難道陳嘉玲真的只能不婚不生嗎?我的結論是最後還算能接受這樣的安排,也無損我對於《俗女2》是齣好劇的想法。畢竟,有的時候魔鬼就在細節,我們不能只單看結局,過程會悄悄顯露它的意義或是暗藏的小小突破。

誠然,如今現實社會裡的女性(或每個人),人生的最終目標大多還是逃不了迫於無奈的結婚生子。我們當然可以用最膝反射式的女性主義說,傳統婚姻制度對女性是個壓迫。

100年前魯迅的〈娜拉走後怎樣〉,就對一個結尾是女性憤而離婚的劇本提出評斷:如果一個社會不允許女性有經濟獨立的能力與條件,那麼選擇離婚的娜拉不是「墮落」以出賣身體維生,就是回到婚家制度裡──因為女性並沒有賺錢養活自己的能力,就算父母再寵溺,也沒有辦法供養她一輩子,她勢必得為了別餓死做出選擇。因此決定離婚的娜拉只是在豪賭,豪賭下一個遁入的家庭不會再把她當作傀儡一般對待。

讓我們回到《俗女2》的陳嘉玲身上,繞了一圈最後還是回來與蔡永森復合且生下小孩的她,並非上述說的「沒有選擇的選擇」。陳嘉玲在離開媽寶男溫昇豪後闖蕩了一番,當了導遊且成績不錯,用上份工作的存款替自己買了一棟房子,也沒有來自原生家庭的壓力(因為大概家人逼迫也沒用啦)。她自食其力,有自己的生活與想法,至少不是為了經濟上的窘迫才重入婚姻制度,

還有另一個讓我覺得陳嘉玲並非迫於無奈才結婚的原因,就是在應該是定調闔家觀賞的喜劇(吧),竟然出現了「FWB」(Friends with benefit)的劇情,如此大眾的劇有這情節已經算非常前面了。

在陳嘉玲試圖想要挽回蔡永森但被拒絕後,他們倆處於是孩子的爸媽,但就是好朋友的關係。這時候蔡永森說「你有什麼需要我的地方盡管說,我一定會幫忙」,結果下一幕就切到床上,然後兩個人裸身蓋著棉被。欸欸,這已經是砲友了吧!「幫忙」是幫生理需求的忙,蔡永森事後還一臉委屈與困惑。

在這個到處有人嚷嚷著守貞、女生要奉獻第一次給老公要不然就很低賤的社會,即便只是一閃而過的小情節,可能也有人會說為什麼不就隨便約一個人,但劇情讓女性有自己的慾望,劇又面向這麼普遍的觀眾,我認為已經是個突破了。

就此看來,經濟上也好,家庭關係與生理需求也罷,至少「陳嘉玲」都不用依賴婚姻關係。再更傳統一點的社會,女性結婚可能是沒有選擇的選擇,因為社會不允許女性獨立(如娜拉);然而陳嘉玲的「選擇」,是在相對有餘韻的條件下決定結婚,能夠離開但願意留下,結果竟然還說她受困於父權體制,對這個活出自己的勇敢女子,這樣的評價似乎對她有點不太好意思。

女性主義不應該是把女性從父權體制的A形象,放置到另一個「新女性/進步價值」的B框架裡,說陳嘉玲只能是個不婚不生的「俗女」,否則她就「很傳統」。

「俗女2」大結局將播出(1)
Photo Credit: 華視、CATCHPLAY提供

能夠離開的留下,才是「俗女」的意義

因此我覺得以女性主義的眼光看《俗女2》,要告訴我們的應該是:女性或我們每一個人,結婚生子不是人生唯一選項。30不用是拜犬或剩女,單身、一個人也可以是終極目標,而社會條件也要允許女性這麼做。

在這樣的前提下,如果真的遇到了某個人,想要後半輩子都跟他相處在一起的話倒也無妨,我們不用以「女性主義」的框架反過來指責她何以如此傳統迂腐。

「俗女2」森玲CP浪漫擁吻被屁聲打斷
Photo Credit: 華視、CATCHPLAY提供

女性主義告訴我們的是人生除了結婚生子還有很多選擇、也拚了命的一起爭取不結婚的可能,然而在諸多選擇下,你仍然因為個性使然,就是喜歡小孩、就是覺得照顧另一半/扛起一個家讓你有成就感,那就選擇這條路吧。

這大概是女性主義會從最初追求女性權益、女生也能勇敢堅強,轉變成第二波尊重個體差異與讚揚陰性特質的緣故吧。如果我們過於強調女性就是要勇敢,會反過來形成壓迫,因為這落入了與父權體制同樣的思維:都要求女性「應該」符合某個框架。

倘若有人生來天性真的就是細膩、敏感,抑或是喜歡小孩、願意結婚,我們還就此批判她,這實在有點無辜。我們應該要告訴每一個她/他,你有其他選擇,但你就是這樣,也很好哦。

現在想想,陳嘉玲繞了這麼大一圈還決定要把孩子生下來然後跟蔡永森求婚,這會不會其實也滿「前衛」、勇敢的?世界那麼危險、人生這麼難、錢那麼難賺,明明可以養活自己瀟灑後半生,卻還願意生小孩。

更何況有了孩子還要提心吊膽20年,擔心他不是被欺負或欺負人、有沒有適性發展,要關心孩子但又要給他空間,要不然變成焦慮型/逃避型/矛盾型依附怎麼辦(?),上社會新聞還要被酸民罵父母到底怎麼做的。說不定,陳嘉玲比我們想的還要更勇敢。

3tnub8u7pexqgdmdjhfusl5uv1mr7r
Photo Credit: 華視、CATCHPLAY提供

結語

整體而言我覺得《俗女2》在這個時間、這個社會條件下的台灣,真的是一部很棒的影劇。

這部最強的就是以陳嘉玲為主軸的劇情及其親情線,楊麗音跟于子育演得很好、鍾欣凌的一抱,天心一開始很怕是她本人哭不出來,不是育萱不會哭,結果最後情緒爆發也是一大賣點!劇裡頭很多細節滿多人應該都有說過了,在這裡我就不多談。

個人最喜歡的是陳嘉玲與蔡永森大吵的那個晚上,有時候人之間的相處、爭執,往往在意的都不是水龍頭沒修這種物理事件的表象,而是背後深層的情緒與關懷落了空。

然而真的要說缺點,我則是覺得陳嘉明線就顯得比較單薄,可能因為劇的角色太多,又得顧及過去/現在兩段劇情,讓陳嘉明的驚喜就少了點,反倒是白目仔小杜很有趣,戲裡戲外判若兩人,替這條線多了不少記憶點。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