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蝙蝠中隊」成立70周年:「11/19空戰」為何成為中共所亟欲忘卻的歷史?

「黑蝙蝠中隊」成立70周年:「11/19空戰」為何成為中共所亟欲忘卻的歷史?
Photo Credit: 中華民國空軍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今年除了是「飛虎隊」成軍80周年之外,也是空軍第34中隊,即「黑蝙蝠中隊」成立70周年。而在中共在獵殺「黑蝙蝠」的過程中,還真的有被無武裝偵察機「擊落」的紀錄。

今年除了是「飛虎隊」成軍80周年之外,也是空軍第34中隊,即「黑蝙蝠中隊」成立70周年。「飛虎隊」也好,「黑蝙蝠中隊」也罷,代表的都是二戰還有冷戰時期美國與中華民國的合作。

採用的方法,同樣為不得為世人所知的秘密作戰(Covert Operation),差別在於「飛虎隊」是由美國人當飛行員替中華民國效力,「黑蝙蝠中隊」則是中國人當飛行員替美利堅合眾國效力。

另外一個最大的不同,是「飛虎」的交戰對象是日本,「黑蝙蝠中隊」針對的則是中共。這就讓兩岸在看待「黑蝙蝠」或者第35中隊「黑貓」時,會比「飛虎隊」存在更多的爭議。「飛虎隊」在雖然也時常遭到中共官方批判為「美帝國主義的僱傭兵」,但是他們在大陸的評價還能隨著美「中」關係的友好或者「中」日關係的緊張而時好時壞。

「黑蝙蝠」也好,「黑貓」也罷,則純粹是中華民國與美國聯手起來對抗大陸的歷史,雖然某方面仍是二戰中美合作的延續,但僅只是從在台灣的中國人視角出發才是如此。雖然根據前「黑貓中隊」飛行員華錫鈞將軍的回憶,中共能爭取到美國與大陸建交,進而實現改革開放,與當年U-2偵察機偵察到北京和莫斯科鬧不愉快的真相有關,可是愛面子的中共又怎麼會承認呢?

而在對抗「黑蝙蝠中隊」與「黑貓中隊」的過程中,雖然中共防空兵聲稱自己取得了多次擊落「蔣機」的紀錄,可是第34中隊和第35中隊派往大陸的偵察機絕大多數還是平安回到新竹或者桃園降落。這對中共而言更是極度丟人現眼的事實,又怎麼能平心靜氣看待這段冷戰時代的兩岸空戰史?更何況,中共在獵殺「黑蝙蝠」的過程中,還真的有被無武裝偵察機「擊落」的紀錄。

兩架隸屬解放軍空軍航空兵第25師第74團第二大隊的Tu-2轟炸機,而且還是經過特殊改造,加裝П-5雷達用於追擊P2V偵察機的Tu-2,在1960年11月19日的一場空戰中,在第34中隊飛行員戴樹清教官駕駛的P2V誘導下撞山墜毀。總計有八名共軍機組人員在這場空戰中陣亡,更是讓這場「11/19空戰」成為中共所亟欲忘卻的歷史。

黑蝙蝠2
Photo Credit: USS Hornet - Sea, Air and Space Museum
今年11月13日,中共在冷戰時代擊落過他們兩架飛機的大黃蜂號航空母艦上掛五星紅旗紀念二戰美國飛行員來華助戰80周年

從大黃蜂號航空母艦談起

在剛過去的11月13日到15日,中共駐舊金山總領館就趁著拜登(Joe Biden)總統和習近平視訊通話的機會,於北加州阿拉米達(Alameda)的大黃蜂號航空母艦(USS Hornet, CV-12)上舉辦美國飛行員來華助戰80周年的紀念活動。有趣的是,大黃蜂號航空母艦被中共選中紀念二戰中美合作的原因,與杜立德空襲行動有密切關係。

原來在1942年4月18日,16架美國陸軍B-25B轟炸機從大黃蜂號(USS Hornet, CV-8)上起飛空襲日本東京,其中15架後來在中國沿海降落,並獲得顧祝同將軍指揮之第3戰區軍民的營救,從而被中共視為推廣中美友誼的象徵。可事實上,搭載杜立德突襲者(Doolittle Raiders)空襲東京的大黃蜂號早已沉沒,兩艘航空母艦雖然同為大黃蜂號,卻八桿子打不到一起。

倒是中共借用來紀念中美二戰友誼的第2艘大黃蜂號,不只在冷戰期間巡弋過台灣海峽,還參與擊落過兩架中共La-1殲擊機的任務,回應中共1954年7月23日擊落國泰航空民航機的歷史事件。顯見中共駐美外交官只求一時的業績績效,卻忘了自己用來搞統戰的航空母艦曾經帶給自己比「11/19空戰」更為丟臉的羞辱。

不過話說回來,這艘在阿拉米達的大黃蜂號航空母艦與「黑蝙蝠中隊」的歷史也並非毫無淵源,因為2012年這艘航空母艦同樣因為同名的原因,被參與杜立德空襲行動的老兵們用來舉辦杜立德空襲70周年。其中一位參與過營救美國飛行員的中國嘉賓,正是後來到台灣成為「黑蝙蝠中隊」偵察機飛行員的朱震教官。

朱震在二戰的時候還只是年僅16歲的少年,尚未加入中華民國空軍,卻是台灣唯一經歷過杜立德空襲行動的歷史見證人。他與來自中國大陸的廖明發一起接受美國二戰老兵的感謝,象徵著從二戰到冷戰一脈相傳的中美空軍合作史。中共不敢面對自己在空中被美軍還有國軍狠狠教訓的歷史也就罷了,若連自己的「烈士」都不願意承認,就更讓人搖頭嘆息了。

Lockheed_RB-69A_Neptune_061122-F-1234P-0
Photo Credit: USAF @ public domain
黑蝙蝠中隊也採用的P2V偵察機

被掩蓋的「11/19空戰」

對於被戴樹清教官誘導撞山的兩架Tu-2共八名機組人員,中共雖然冊封他們為「烈士」,卻不願意坦承自己技術不如中華民國空軍的事實,所以對這場空戰的歷史長期採取掩蓋態度。直到2002年,已故中國人民解放軍副司令員林虎中將撰寫《保衛祖國領空的戰鬥:新中國二十年國土防空作戰回顧》,才把這段空戰的歷史公諸於世。

當年還在美國讀大學的筆者,還特意利用回台灣渡假的機會把這本書買回來做為研究中共空軍歷史的重要文獻使用,才知道中共兩架Tu-2在1960年11月19日被「黑蝙蝠」誘導撞山。後來又閱讀傅鏡平前輩《空軍特種作戰秘史》中,從台灣的視角瞭解這場空戰,覺得其精彩程度絲毫不輸給50年代爆發在台海上空的歷次大規模空戰,值得被拍成電影。

值得注意的是,「11/19空戰」結束後,戴樹清雖然知道自己至少「擊落」一架敵機,但是卻因為在任務結束後得到干城獎章的表揚,外加空軍「不能重複給獎」的潛規則,始終沒有得到象徵擊落敵機的星序獎章。直到《保衛祖國領空的戰鬥:新中國二十年國土防空作戰回顧》出版,他以此書去向空軍申請補發星序獎章,卻遭空軍以「共匪的書不能信」為由拒絕。

要等到戴樹清教官2015年9月1日去世後,他才得到擊落兩架敵機的二星星序。台灣自解嚴之後,已經成為世界公認的民主開放社會,國民對資訊的取得較為容易。身為勝利方的戴樹清教官都必須要花那麼長的時間,而且直到去世之後才獲得空軍表揚,那麼資訊仍處於極度封閉狀態,還是空戰失敗方的大陸,又是如何看待這場空戰的?

中共官方固然還不願意正視這段被狠狠打臉的歷史,但是大陸民間的軍事迷可不會因此善罷甘休。於是就有了《1960.11.19空戰調查》這本書在今年的問世,成為繼《保衛祖國領空的戰鬥:新中國二十年國土防空作戰回顧》以後,第二本從大陸視角研究「11/19空戰」的著作。對於在大陸官方的層層封鎖下,能完成如此精美的作品,筆者深感佩服。

257779063_944931683041778_78977632335362
Photo Credit: 許劍虹

1960.11.19空戰調查

這本由筆名「一知」的軍事迷張小平所撰寫的新書,雖然是歌頌中共八名Tu-2轟炸機「烈士」,不過因為挑戰了中共不願意為外人,尤其是大陸人民知道自己在與「黑蝙蝠」的空戰中失敗的歷史事實,屬於私下出版的「違禁書」。在出版數量有限的情況下,筆者透過與兵器戰術圖解雜誌老闆劉文孝的私人關係取得兩本。

曾經在中共海軍航空兵高射砲部隊服務的張小平,在鄭州市「烈士陵園」看到航空兵第25師第74團第二大隊大隊長尚德贊、飛行員晁忠學、邱業興、通信員杜炳良機組,還有飛行員趙永壽、王秀裕、唐汝益以及通信員劉劍強等人的墓碑以後,對這場空戰產生了濃厚的好奇心。他想知道,為什麼會有八名來自同一個單位的飛行員,在同一天陣亡。

在張小平號召下,一群軍事迷分工合作,往來於海峽兩岸蒐集資料,足跡涵蓋北京航空博物館、台北碧潭公墓、新竹黑蝙蝠中隊紀念館以及新竹眷村博物館。利用兩岸交流還算熱絡的那八年,他們盡可能蒐集來自台灣的史料進行比對,還採訪了諸多中共空軍元老級人物,完成這本225頁共18.2萬字的曠世巨作,實在是讓人肅然起敬。

筆者自2012年投入口述歷史訪談以來,採訪了近200多名老兵,然而在中國大陸的環境下,採訪退伍軍人尤其是離休幹部困難度是台灣的1000倍。經過反覆的田野調查與口述訪談,張小平等人判斷第2架由趙永壽指揮的Tu-2並沒有目視到戴樹清的P2V,而是盲目對空中射擊,結果導致機上零件因砲擊產生的振動墜毀,這是何以戴樹清當下不確定自己擊落幾架敵機的原因。

大陸軍迷們能調查出這樣的結論,其實更讓筆者感到敬佩,因為如果這個結論為真,那麼真正被戴樹清誘導撞山的只有尚德贊機組,趙永壽機組其實是自己把自己打下去的。如果出一個任務都能自己把自己打下去,那麼筆者更加能夠確定冷戰時代的中華民國空軍飛行員,在技術上遠遠超過他們在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的同行。

Tupolev_Tu-2_(China_Aviation_Museum)
Photo Credit: Flavio Mucia (AMB Brescia) @ CC BY 2.0
中共的Tu-2轟炸機

飛行員的騎士精神

關於這個歷史事實,直到今天中共當局都不敢坦蕩面對,或許這是何以「11/19空戰」在大陸仍是禁忌的原因。可是尚德贊與趙永壽的長官,時任航空兵第25師第74團團長的劉存信,在接受《1960.11.19空戰調查》的採訪小組訪問時倒是直接承認:

這是一場不對等的戰鬥,無論是裝備還是技術,我們那時還不是台灣空軍的對手。

此種坦然面對歷史的真誠態度,在親身經歷過兩岸空戰的共軍老兵,如林虎與劉存信身上可以看到,卻沒有辦法在中共當權派身上看到,著實讓人搖頭嘆息。中共如此遮掩歷史的行為,其實真正傷害到的不是戴樹清等在1960年11月19日當天執行偵察任務的5060號P2V-7U偵察機飛行員,而是他們自己「烈士」的事蹟無法為大陸的平民知曉。

或許兩個Tu-2的飛行組員們技術不佳,這點完全可以從劉存信本人開始到尚德贊與趙永壽兩機組人員全部都是陸軍步兵出身的軍人看出。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受日本陸軍航空隊與蘇聯空軍影響,建軍思維採取配合陸軍地面部隊作戰的大陸軍主義,沒有專門的空軍軍官學校或者航空技術學校,自然無法與從「飛虎隊」時代就接受美軍完整訓練的中華民國空軍相提並論。

不過他們願意冒著視線不佳的風險於夜間起飛攔截「黑蝙蝠」的勇氣,還是必須要給予肯定。據說戴樹清教官晚年閱讀《保衛祖國領空的戰鬥:新中國二十年國土防空作戰回顧》時,讀到八名共軍「烈士」的名字時,直接在書上寫了「對不起」3個字。在1960年11月19日與戴樹清一起出任務的P2V機組人員,也絕大多數都在後來的任務中不幸犧牲,他是最後一位親身經歷者。

所以《1960.11.19空戰調查》的作者,也深知「戰爭沒有贏家,和平沒有輸家」的道理。提到冷戰時代的兩岸空軍,他們做出了這樣的結論:

他們都是親人們的丈夫,父親,兒子,兄弟,他們來自遼寧、山東、北京、湖南、貴州、江蘇……卻在不同的陣營,為了不同的理念兵戈相見。他們都是盡職盡責的職業軍人,冒險犯難,在無情的暗夜奮鬥在生死線上。

ROCAF34mark
Photo Credit: Muma @ public domain
黑蝙蝠中隊隊徽

兩岸軍人的複雜情感

最後筆者要在這裡,談一下自己的私人感受,那就是許多台灣人會質疑為什麼許多當年從大陸撤退來台灣的軍人,會有早年堅決反共,晚年卻又認同對岸的矛盾情感出現。因為事實上,對於經歷過國共內戰那個世代的老一輩而言,他們不只有親人在敵對的陣營裡面,甚至於自己本身可能也在不同的時期換過不同的陣營。

就好像筆者訪問的許多來台國軍老兵,過去在大陸時可能當過「偽軍」或者共軍一樣,很多共軍也曾經是「偽軍」或者國軍。由於中共空軍的飛行員大多數是步兵出身,不像中華民國空軍的飛官是直接由空軍官校畢業那般血統純正,他們的歷史往往更為複雜。比如尚德贊機組的飛行員晁忠學,居然曾經是中華民國陸軍的勤務兵,就讓筆者感到十分不可思議。

晁忠學出身自父母都是中共黨員的共軍家庭,然而在父親走失還有母親慘遭「還鄉團」殺死之後,他一度投靠在劉汝明將軍第68軍服務的姊夫,成了國軍的一份子。如果不是他的部隊又在廈門被共軍打垮俘虜,或許他不會成為中共的飛行員,而是在台灣榮家的一個普通老榮民也說不定,以他父母可能慘死在國民黨手中的歷史,甚至還能成為「轉型正義」的平反對象,只能說歷史造化弄人。

本篇故事的主角戴樹清,父親為保定軍校畢業的國軍元老戴銘忠少將,他因為沒能趕上撤出北平的飛機,在1949年隨老長官傅作義投共,從此與兒子隸屬於兩個相互敵對的陣營。曾經有一次戴樹清前往大陸偵察,中共居然直接找到戴銘忠對其子進行心戰廣播,給戴樹清帶來十分巨大的心理掙扎。好在他意志足夠強大,最後在副駕駛幫助下把P2V平安飛回台灣。

難怪晚年戴樹清看到「11/19空戰」陣亡的共軍「烈士」時,會有如此複雜的情感出現,一方面希望爭取中華民國空軍對自己戰果的認可,另一方面又對八名共軍飛行員的死亡感到遺憾。後來他在南越出任務,看到許多南越軍人同樣有親人在替北越效力,才理解到自己的情況並非特例,兩岸、南北越還有南北韓都有太多類似的例子了。

不過對今天居住在台灣的我們而言,「黑蝙蝠」成軍70周年最大的歷史意義是像戴樹清教官這樣的空軍第34中隊老英雄們,還是抗拒了中共的統戰,飛行在第一線捍衛中華民國的安全。

台灣能有今日自由民主的生活模式,他們絕對功不可沒。他們對大陸鄉土的情感,沒有經歷過1949大江大海歷史的我們應該要理解尊重,對於他們以生命捍衛台灣的歷史,我們除了尊重之外只能夠有推崇。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