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展獲「無國界記者」新聞自由獎,家人申保外就醫稱她「皮包骨頭,命懸一線」

張展獲「無國界記者」新聞自由獎,家人申保外就醫稱她「皮包骨頭,命懸一線」
Photo credit: 张展YouTube頻道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因報導新冠疫情而遭中國政府判刑四年的公民記者張展,獲「無國界記者」新聞自由獎的勇氣獎。張展的律師說,張展因長期絕食,健康狀況堪憂,她的家人週一再度嘗試為她申請保外就醫。

(德國之聲)專門關注媒體自由議題的非政府國際組織「無國界記者」18日公佈了2021年的新聞自由獎得主,該獎項今年是由因報導中國新冠疫情而被中國政府關押判刑的公民記者張展獲得。無國界記者組織秘書長德洛瓦(Christophe Deloire)表示:「『勇氣獎』得主抗拒審查制度,勇於提醒世人疫情剛爆發的實際情況,並為此入獄,她目前的健康狀況非常令人擔憂。」

張展自去年5月在上海遭警方逮捕後,便被中國政府關押至今。她去年12月遭中國法院以「尋釁滋事」判刑4年。然而,張展被捕不久後,便開始在監獄中展開絕食,而因她持續拒絕進食,她的律師曾對《德國之聲》表示,當局曾用插管的方式強迫她進食。

今年8月,傳出張展因長期半絕食,導致她嚴重營養不良,體重下降至不到40公斤。她的哥哥張舉上個月底開始在推特發文分享對張展情況的憂慮,表示張展個性倔強,他擔憂她無法活太久。他寫道:「在即將到來的冷冬,如果她沒有堅持過去,我希望世界能記住她原來的樣子。」

張展的代理律師張科科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時表示,張展的母親15日再次向上海女子監獄遞交書面的保外就醫資料,而消息人士表示,按照監獄稱,文件本身因防疫因素,需48小時的「消毒時間」才能受理。以此推論,監獄應已在17日上午收到相關資料,不過目前各界都未收到進一步的消息。

張科科說:「張展的媽媽主動電話聯繫上海市女子監獄,再次口頭提出保外就醫,當時監獄就說妳有要求是否能寫個書面材料,她媽媽說可以。在她表示希望能盡快提交資料後,監獄稱他們週末不上班,所以叫張展媽媽15日再去監獄遞交資料。」

張展母親上回透過影片見到張展是10月29日,當時張展比之前還更虛弱,走路需要人攙扶,脖子也無力支撐腦袋。她的哥哥張舉在一個向監獄申請保外就醫的申請書中寫道:「她臉上與額頭上皮包骨頭丶毫無血色,已經命懸一線。張展目前的身體狀況不能獨自走路,在攙扶與支撐下,勉強可以行走20至30米的距離。我母親聞此噩耗,萬分悲痛,甚至向監獄工作人員雙膝下跪,希望他們能給予張展人道的照顧。」

武漢肺炎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張展在報導武漢疫情後被捕,因「尋釁滋事」遭判4年有期徒刑。圖為武漢去年一月時期的情況。

一位長期關注張展案件與中國人權情勢的消息人士向《德國之聲》坦言,雖然張展的健康狀況已十分危急,但目前很難預測當局是否會因此決定讓她保外就醫。消息人士說:「根據以往的情況,對政治犯的保外就醫是比較少見的,那若可以出來,可能身體真的是病入膏肓,已無藥可救了。張展是如此堅決的絕食,她完全沒有顧惜自己的性命,這種絕食的慘烈程度也是非常罕見的。」

人權觀察的中國研究員王亞秋也說,包含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在內的多名中國異議人士過去也曾在中國監獄內去世,或是在被釋放不久後便過世。她告訴《德國之聲》:「他們被放出來不久後便死去是因為他們在監獄中沒有得到足夠的治療,所以張展的情況絕對不是個案。」

張科科提到,張展的哥哥與媽媽對於官方指控張展的罪行感到非常沈痛,但他們同時也很反對張展持續絕食。他告訴《德國之聲》:「他們無法割捨親情,所以他們也一直盼望有關方面能放張展一條生路。」

他說,張舉之所以上推特,可能也是真的看到自己的妹妹沒有活下來的希望,所以希望自己對妹妹不要太愧疚,因為妹妹若面臨死亡的威脅,而哥哥沒有任何作為,他應該無法忍受,所以他才到推特上分享他對妹妹的感受。

張展關注組:國際關注能幫張展家人爭取空間

本月初,無國界記者丶人權觀察與國際特赦組織都發布聲明關注張展的情況。無國界記者在11月3日的聲明中要求中國政府立即釋放生命堪憂的張展,也呼籲民主國家政府以行動向中國政府施壓。人權觀察11月4日也在聲明中指出,中國政府應立即讓張展得到適當的醫療照護及與家人會面,並要求中國政府無條件釋放張展。

除此之外,美國與德國政府近日也都公開對張展的情況表達關切。美國國務院發言人Ned Price表示,美國對張展惡化的健康表達關切,並要求中國政府立即無條件釋放張展。德國則是透過駐中大使館向中國外交部提出交涉,要求北京立即釋放張展。

RTX9PL2R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Ned Price。

旅居倫敦的「張展關注組」的發起人王劍虹認為,國際社會的聲援越多,能為正在為張展的釋放或保外就醫爭取到更多的空間。她向《德國之聲》表示:「張展的案件完全沒有個人訴求,從她被抓開始我們就很多人都說,她非常感人,完全是為中國人民爭取該有的說話與知道真相的權利。」

她表示,這場疫情已在全世界蔓延,各國也都快學會如何與病毒共處,只有中國還繼續用威權防疫的方法,讓人民無法發聲。所以張展在監獄中絕食,即便她也已經奄奄一息,但她的聲音彷彿仍在說話。

王劍虹說:「她哥哥跟家人都認為她的健康已到了無法挽回的地步,所以他們才鼓起勇氣要給張展爭取保外就醫的權利,我覺得這時外界不該沈默。我覺得若沒有外界關注,張展現在會是怎樣呢?她家人會不會也還沒發聲?所以說,出於道義的責任感,我們該聲援張展的家人與傳遞張展的聲音,這也是傳遞中國人要求說話權利的聲音。」

長期關注張展案件發展的消息人士向《德國之聲》表示,在中國的監獄中,也曾發生過被關押人不幸喪命的事件,所以中國政府應該「有智慧地」去處理張展的案件。消息人士說:「由於她的案件受到非常多的關注,所以有點打破過去的做事規則。我認為她的案件有突破性發展的可能性仍然是在的。但到底這個希望有多大,大家都說不一定。有的人抱著希望,有的人仍認為不能對這樣的制度抱持任何希望,但我認為我們應該在希望中前行。」

人權觀察的中國觀察員王亞秋認為,雖然表面上各界都認為在中國的體制下,向張展這樣一個人發聲沒什麼作用,但她認為張展的精神仍可感動公眾。她告訴《德國之聲》:「我覺得張展的激勵作用是在精神層面的,可能以後中國社會有空間可以發出訴求後,大家會想到她,覺得她很勇敢。我覺得我們不該忽視精神層面的激勵作用。」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Alvin
核稿編輯:Alex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