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興亞溫和派領袖在孟加拉難民營遭暗殺,那在大馬的羅興亞難民處境為何?

羅興亞溫和派領袖在孟加拉難民營遭暗殺,那在大馬的羅興亞難民處境為何?
圖為孟加拉庫圖帕朗的羅興亞難民營,難民們參與莫希布拉的葬禮。。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馬國也有許多羅興亞難民。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的記錄,截至今年10月,馬國境內有約15萬5030難民來自緬甸,其中包括10萬3090名羅興亞人。不過,也有許多羅興亞難民未被註冊在內,可能整體人數多達30萬。必須強調的是,在馬國的羅興亞難民皆是主張和平路線的溫和派系,而且他們一直默默地在馬國艱辛地生活著。

羅興亞難民社群領袖緬甸籍莫希布拉(Mohibullah),於今年9月29日在孟加拉的拉克斯巴扎羅興亞難民營槍殺,讓羅興亞難民議題再次引起世界的關注。

莫希布拉是孟加拉克斯巴扎羅興亞難民營著名的社會運動家,也是阿拉干羅興亞和平與人權組織(Arakan Rohingya Society for Peace and Human Rights,ARSPH)主席兼創辦人,常與聯合國組織和國際人道組織合作,在國際具有一定影響力。例如在2019年,莫希布拉受邀到白宮與時任美國總統川普見面,代表全世界的羅興亞人發表該群體的困苦。此外,莫希布拉也曾被邀請到聯合國總部發表演講,向世界說明羅興亞人面對的悲劇。

與東南亞關係方面,馬來西亞前國防部副部長劉振東在2019年曾率團參訪克斯巴扎難民營,並拜訪莫希布拉和討論有關的人道工作。

莫希布拉的家人和其組織,把莫希布拉的死亡歸咎於羅興亞的武裝組織:阿拉干羅興亞救世軍(Arakan Rohingya Salvation Army, ARSA),因為莫希布拉常收到該武裝組織的威脅和恐嚇信息。

回顧2017年,當時阿拉干羅興亞救世軍在緬甸若開邦攻擊緬甸軍方的舉動,成為羅興亞大屠殺的主要導火線。

距離上一次的羅興亞大屠殺已四年了,而莫希布拉的槍殺事件,凸顯代表羅興亞族群的和平派和極端武裝派的分裂與紛爭達到頂點。一直以來,兩派人士一直保持井水不犯河水的狀態。然而,隨著莫希布拉名聲逐漸揚名國際,並多次獲得國際組織的人道援助,導致其他非主流的羅興亞社會運動工作者和武裝派系感到妒忌和不滿,遂懷疑莫希布拉的誠信等問題。

AP_21274118746861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位於孟加拉庫圖帕朗的羅興亞難民營,成千上萬難民們出席莫希布拉的葬禮。

疫情下馬國羅興亞難民的處境

對於莫希布拉遭暗殺事件,許多國際組織、白宮發言人和馬國人道組織工作者,無不感到惋惜,也抨擊羅興亞族群中的武裝極端份子。

筆者寫過數篇文章介紹過,馬國也有許多羅興亞難民。根據聯合國難民署記錄,截至今年10月,馬國境內有約15萬5030難民來自緬甸,其中包括10萬3090名羅興亞人。不過,也有許多羅興亞難民未被註冊在內,可能整體人數多達30萬。必須強調的是,在馬國的羅興亞難民皆是主張和平路線的溫和派系,而且他們一直默默地在馬國艱辛地生活著。

對於莫希布拉這位主張和平路線的羅興亞領袖不幸身亡,馬國的羅興亞難民也感到氣憤和惋惜。近三十多年以來,馬國一直沒有阿拉干羅興亞救世軍的跡象;反之,馬國多個區域的羅興亞社區皆相信透過設立教育中心,讓下一代接受基本教育,才是扭轉羅興亞慘劇的唯一良策。此外,他們也期待緬甸若開邦恢復和平,早日實現回家鄉的日子。

相比孟加拉羅興亞難民營最近頻發生暗殺的狀況,馬國的羅興亞難民的人身安全相對好很多,但在這疫情之下,面對的健康威脅更為急迫。

好在2020年疫情爆發後,馬國展開全國行動管制時,對任何一位確診的外籍移工和難民,官方都提供免費的治療、隔離、膳食等,並直到痊癒為止。接著進入2021年後,隨著來自國際的疫苗陸續到貨,官方也宣布政府會為境內的外國人,包括外籍移工和難民,免費接種新冠肺炎疫苗。因此針對移工、難民的接種工作上,在政府、聯合國難民署、非政府組織等努力協調下,做了許多準備,如:

  1. 製作多個語言的防疫文宣在網路和社交媒體流傳;
  2. 準備多種語言的接種同意書;
  3. 設立大型接種中心為難民和外籍移工接種,如吉隆坡會展中心(KLCC)和雪州綠野會展中心(MIECC);
  4. 在難民和外籍勞工聚集的地帶設接種中心,讓他們免費登門接種;
  5. 讓醫療型的非政府組織在難民社區設立暫時性的疫苗接種中心;

如今,許多難民為了繼續工作,回歸自由移動的便利和疫情前的生活,紛紛響應政府和非政府組織的呼籲,到鄰近的接種中心登門接種疫苗。難民們只需備有聯合國難民證、智慧型手機、聯絡號碼等,在特定時段到有關接種中心就可以享有免費接種新冠疫苗。雖然馬國政府不曾公佈相關數據,相信近半數持有難民證的羅興亞難民已經接種新冠疫苗。

不過遺憾的是,有些難民還是因交通費、畏懼被逮捕(或賄賂)的可能,或是父權主義(認為婦女在家不需要接種疫苗)、缺乏資訊等因素,皆未能順利接種新冠疫苗。

此外,儘管馬國社會有部分不滿官方為移工、難民免費提供醫療服務、接種疫苗的輿論壓力,但為達到群體免疫,馬國政府仍然為非國民接種新冠疫苗,同時也願意與聯合國單位和非政府組織協調,這是值得驕傲的事。雖然如此,其中的安排與協調工作還是有待加強,如接種時段、程序、地點等。

如今,馬國為難民接種新冠疫苗的工作又逐漸緩慢了。身為人道工作者的一員,期待馬國政府可以繼續與非政府組織合作,繼續擴展接種疫苗計劃,讓無證件的移工和未持有任何證件的難民,皆可免費接種新冠疫苗。

72614145_485500965513857_866414063175860
Photo Credit:張安翔
住在馬來西亞的羅興亞難民小孩。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吳象元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