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晉三接任自民黨最大派閥領袖,黨內「反岸田總本舖」開張?

安倍晉三接任自民黨最大派閥領袖,黨內「反岸田總本舖」開張?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被經濟困局、黨友政敵、和安倍修憲「三箭」所瞄準的岸田文雄,今後能不能順利走出自己的路,必將是今後日本政治的關注焦點。

在日本第49屆眾院選舉帶領自民黨斬獲261席,掌握國會營運「絕對安定多數」的岸田政權,雖以最快速度出席了COP26領袖峰會,並與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完成短暫會談,但國內政局的挑戰接踵而至。

即便岸田帶領的自民黨,在眾院實質控制所有常任委員會,在排案和審議上佔盡便利,但在施政優先順序、聯合內閣運作,以及大學長安倍晉三的「步步進逼」這三點上,都面臨著嚴酷考驗。

岸田發現金也招惹民怨?誰在扯後腿?

為了對付新冠疫情,岸田早早拍板「現金給付」政策,編列兩兆日圓,直接發放10萬元(含現金五萬和五萬元抵用券)給18歲以下的孩童,黨版規劃排除年收入960萬以上的家庭,看似合情合理,卻遭到黨內外不同程度的批評。

公明黨選前承諾「普發現金」,意外引發「撒錢」的批判,在野聯盟更反諷,此項政策像是岸田「選舉的回禮」,日本疫情好轉之際,岸田內閣的「暖心」政策會不會令不出「官邸」,意外掀起不小的波瀾。

岸田主打的經濟牌「新資本主義」,揭示分配和成長並重,最終目標要達到「所得倍增」,然而具體可行的方法為何,目前仍是充滿問號,最大挑戰莫過於,作為財源之一的資本利得課稅,到底能在大企業身上收到多少稅?還是反倒懲罰了一般投資人,市場上已逐漸傳出不安的情緒。

同一時間,岸田內閣打算推出一系列的經濟安全保障法案,又希望大舉導入境外投資,為經濟成長打底,不過「保護色彩」和「成長思維」,兩者是火車對撞,還是相輔相成,至今缺乏說明。日本第三季GDP年減3%,遠遠超過市場預期的0.56%,出口和消費的衰退的幅度可以看出,時間不一定站在岸田這一邊。

關西勢力翻弄永田町?維新會分化自公聯合政權?

不只政策產出略顯矛盾,席次成長4倍、眾院第三大黨日本維新會也開始出招。維新會已敲定,在新會期與國民民主黨密切合作,由於兩黨總席次已達到52席,雖然沒有成立黨團(會派)的打算,但兩黨相加之下,維新會身價暴漲,已經不是陽春政黨,正式跨越單獨提出法案和預算案的門檻。

日本維新會「以小博大」的氣勢不只限於國會,目標訂在下一次選舉,一舉在能東京都突破席次,黨內已有聲音公開呼籲,希望能和東京都知事小池展開新的合作。

事實上,眾院選後,維新會幹事長馬場伸幸立即表態支持自民黨修憲,此外,對於自民黨強化自衛隊防衛能力的法案,也同步表態支持,日本媒體解讀:「比起執政聯盟的公明黨,維新會竟更積極支持修憲」;第一,自民黨深知,只要維新會和國民民主黨贊成修憲,「憲改勢力」在參眾兩院就能突破三分之二的修憲門檻;第二,在此一背景下,修憲案的正當性大幅度提升,就算立憲民主黨喊破喉嚨反對,輿論也不會批評是「只有執政黨參加」的修憲。

最重要的是,在維新會的催化下,對於長期主張「日中友好」的公明黨,形成有力的牽制,過往標榜「宗教和平」價值的公明黨,是自民黨聯繫「北京」的重要管道,日本維新會向右傾斜,等於幫助自民黨管好「盟友」。維新會拉一打一的「陽謀」,一桃殺三士,刷足存在感。

RTR3CX18
2013年公明黨黨魁山口那津男(左)與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會面|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安倍派成黨內最大派閥?反岸田「總本舖」開張?

然而政策傾壓,以及盟友之間的勾心鬥角,殺傷力恐怕都比不上安倍晉三的「拉弓」。11月11日,自民黨內最大派系「細田派」在會長細田博之轉任眾院議長後,正式由前首相安倍晉三接任會長。安倍在接任首日的派閥演說中,大篇幅強調:「修憲是自民黨建黨以來的中心思想,更是清和會(安倍派)成員的第一要務。」

安倍主張自衛隊寫入憲法第九條,「日本遭遇緊急事態」的處置也應入憲;自己8年主政,尚無法如願,如今卻成為團結派閥成員的利器,此外,安倍希望透過派閥加持,把政調會長高市早苗塑造成下屆首相人選,無論就政策和人事,安倍都有向岸田叫牌的本事。

值得注意的是,岸田的黨政人事,也不是任由各派予取予求,首先指派舊竹下派(平成研究會會長)出身的茂木敏充接任自民黨幹事長,茂木歷任經濟產業大臣、政調會長、外務大臣等職,如今身兼平成研究會會長,更與安倍前首相、麻生前副首相都有一定程度的私誼,茂木出任幹事長,不會遭致過大反彈。

可是另一方面,為防止安倍派成為施政上的阻礙,外務大臣則推出自岸田派自家人林芳正,林氏上任前,做了四年的日中友好議員聯盟會長,不管辭不辭,都不影響「知中、友中」的政治履歷。

此外,原本外傳的幹事長熱門人選額賀福志郎,是日韓議員聯盟會長,這樣的人事考量不難看出,岸田派「日中、日韓」等距友好的外交路線,必定與安倍有所區隔。

2020年岸田首次參選自民黨總裁敗給菅義偉,缺乏跨派閥的奧援被認為是失敗主因,2021年情勢轉變,麻生派表態支持河野太郎,並和岸田派合作奪下勝選,兩派國會議員再度喊出重組「大宏池會」的構想,設法跟93席的安倍派抗衡。

岸田派、麻生派所主張的「大宏池會」經歷20年演變,尚無法成形,由於「後岸田」時代首相人選河野太郎、林芳正、茂木敏充提早浮上檯面,兩派合作又燃起希望,長期對抗「安倍派」的態勢相當明顯。

安倍拿「和平憲法」逼岸田表態?從不從都是難題?

安倍派「上市」,除了證明自己8年首相遺留下來的影響力,黨內無人能及,也顯示在99屆內閣總理大臣菅義偉退下後,仍能繼續「隔代」叫人做事情,而被經濟困局、黨友政敵、和安倍修憲「三箭」所瞄準的岸田文雄,今後能不能順利走出自己的路,必將是今後日本政治的關注焦點。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