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敗的狼狽,也值得被溫柔對待:從謝盈萱的角色詮釋看「自我差距理論」

失敗的狼狽,也值得被溫柔對待:從謝盈萱的角色詮釋看「自我差距理論」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謝盈萱在《俗女2》與《誰先愛上他的》兩部台灣影視作品中,演出許多平凡人的掙扎與不堪,也帶出人們在面臨夢想與現實間落差時,所產生的心理差距⋯⋯

文:楊芸瑄

人總是處在理想自我和真實自我夾縫中

《俗女養成記》近期大紅,演員精湛的演技和劇中引人省思的台詞,成為叫好叫座的國民戲劇。疫情意外提供人們宅在家的機會,又或者給阿宅如我,一個可以延長窩在家時間的理由。偶然點開兩年前也引起討論的電影《誰先愛上他的》,當時曾被預告深深吸引卻沒能進電影院觀看,如今沈浸在劇情中。

劇末,比起對劇情主軸的迴響,內心反而莫名產生了一股似曾相識之感。「俗女」播出後,這股未知的感覺才終於獲得解答。原來看似兩個主題鮮明的影視作品,實則都欲探討大部分的人在種種掙扎與不堪,產生的無力感。而這些無奈其實源自於心理學上的自我差距理論。

沈溺在追尋的目標與目光的時代,焦慮與自我差距隨之而來

哥倫比亞大學心理學教授Edward T. Higgins提出「自我差距理論」,來說明每個人心中有三種不同的自己。這三種分別為:「真實我(actual self)」、「應該我(ought self)」與「理想我(ideal self)」。人都有動機想要達成某種狀態,使得真實自我能夠自我引導到那樣的狀態,但若達不到標準就產生了心理差距。

《誰先愛上他的》劇中飾演劉三蓮的謝盈萱,表現出的是身為妻子的不甘,母親的焦急以及作為一個女人不願向事實妥協的骨氣。現實和理想背道而馳,不斷摧毀她努力築起的美好家庭願景(理想我)。此時丈夫同性戀人阿傑(邱澤飾)的出現更讓他找到情緒的宣洩出口。

MV5BZmJhZGI0MDMtOWU3Yi00ZjcyLTgxMmUtYzcy
《誰先愛上他的》劇照,Photo Credit:華納

有些人也許覺得兩人之間總是充滿怨恨跟嫌棄,但我認為劉三蓮藉由日復一日向阿傑要回丈夫死後的保險金,並非單純是為了兒子學業上的支持,更多的反而是劉三蓮急於尋找的,曾經被愛過的證明,也就是自我差距理論提到的(應該我)。因為跟事實不再符合,所以產生心理差距,差距越大,負向情緒困擾越嚴重,這些內心的不適來自現狀與「期待」或「應該」的樣貌有落差。

劉三蓮選擇用負面的情緒與脫序的行為,來掩蓋早已失去的愛情(真實我)。試圖相信只要「努力」,就可以如願以償地讓一切回到正軌,手足無措的拚命佯裝理性,一股腦地尋找希望的寄託。我想,這大概是一個心碎的人最絕望的時刻。

走在悲傷裡的人不優雅,狼狽的樣子甚至連自己都討厭

劉三蓮的兒子曾說,他媽媽總是覺得「全世界都對不起自己」。其實劉三蓮只是厭惡想要彌補些什麼,卻又無可奈何的自己,但討厭自己太可怕,所以她選擇討厭全世界。

但人是雙重面向的存在,所以我認為我們有很多理由,可以稍微脫離社會既定的齒輪。主流價值觀普遍認為,人一生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工作,所以最好找到一個符合人生志向的工作,才會感到快樂。

尤其身為大學新鮮人的我,身邊不乏長輩詢問自己的夢想,讓目前對未來毫無頭緒的我感到更加無助。媒體也總是若有似無的灌輸大家在社會上立足必備的「價值」。然而,曾經活在他人期待和目光下的我,透過新冠肺炎的無情肆虐深刻,體悟到生活真正的價值──世界一點都不溫柔,活著就是一件好困難又疲憊的事,何必拿別人一箭穿心的三言兩語折磨自己?

夢想就像尋寶遊戲一樣,運氣好的話一下子就能找到,但也有可能花了好多時間仍一無所獲,但就算直到最後都沒能找到,那又如何呢?在尋找過程中付出的努力,對自己來說都是有意義的啊。

沒有夢想,並不是那麼重要的事。

63638_69155_3212
Photo Credit: 《誰先愛上他的》

生命沒有範本,追尋是為了帶來平靜而非對人生交差

世人窮盡一生尋找生命存在的意義,可能是為大環境帶來改變,亦或是成為能夠替他人帶來幸福的人,卻忽略在這個殘忍又美麗的世界上,踏實走好每一步,盡情享受生命每一刻的芬芳與微光,是件多難能可貴的事。生活的熱情,才是生命的關鍵。

所謂心靈富足,是享受每一個當下、每一份悸動,以及對生活保持期待和熱情。因為生而為人,每一個生命的存在,就已經是無價瑰寶。

因為是第一次,所以沒關係

過去的我總是一邊看著別人的成就,一邊擔心自己活得不夠鮮豔,卻也一邊錯失在「塑造自己」的這條路上沿途的風景。劉三蓮想必也是對自己經營的生活成果感到無比失望,但其實就算拼盡全力,這些看似荒謬又悲哀的故事都是「劉三蓮」這個個體的人生初次見習。

我們各有各的憧憬和掙扎,但也許我們該學著愛上不斷被挫折打敗、不斷為錯誤而修改的自己。生在世上,每個瞬間都在迎接許多的第一次,每個傷痕累累的靈魂,就算被沖散在人海中成為碎片,只要好好活過,終究會發光。

因此我想對劉三蓮說,「第一次經歷這些人生真是辛苦了」,其實不管是拚命追夢或向現實低頭都沒關係,重要的是將眼中的生活點滴當作時光的饋贈,每天的每個片刻都可以是奇蹟。期待有天能有那麼一群人向社會傳統價值觀吶喊並反抗──幸福本是衷心感到喜悅之情的犯濫,而非向他人表現的姿態。

萬份感謝某些生命即使對世界感到失望,仍舊不斷向陽而生。峇里島海風還是吹著,木製風鈴一如既往地輕聲搖曳,而他們仍努力活著並學著如何愛。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溫偉軒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