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分離主義衝突加劇,巴爾幹半島「歐洲火藥庫」恐再次引爆

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分離主義衝突加劇,巴爾幹半島「歐洲火藥庫」恐再次引爆
10月初,民眾上街抗議塞族共和國總統多迪克(Milorad Dodik)領導的政府貪腐無能|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目前波赫的塞族共和國態度強硬,並稱若西方國家打算插手干預,他也會尋求「塞爾維亞盟友們」的協助。此舉極有可能是壓垮該區脆弱和平的最後一根稻草;更可能讓早有「歐洲火藥庫」的巴爾幹半島,再次成為世界強權角力的代理戰場。

文:王國仲

美國資深官員11月16日指出,美方正密切關注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以下簡稱波赫)的政治危機。他並警告當地民族分離主義領導人,如果試圖「撕裂這個飽受戰火摧殘的多民族巴爾幹國家」,美國已準備好相對應的制衡手段。

波赫民族衝突持續,歐洲火藥庫恐再次引爆

隨南斯拉夫聯邦解體,波赫在1992年宣布獨立。當時,由塞爾維亞支持,企圖建立單一民族國家,最終重回塞爾維亞懷抱的塞裔族群(約占總人口的30%),與希望正式獨立成為新國家的克羅埃西亞(港譯「克羅地亞」)人與波士尼亞人(分別約占總人口20%與40%),因為民族、理念與宗教等種種不同,產生強烈齟齬。

1992年2月底,波赫針對獨立議題舉行公民投票。由於塞爾維亞族群選擇抵制投票(因此投票率僅有63.4%),高達99.7%的投票者支持獨立。美國、歐盟與聯合國等重要國際組織與國家,也陸續於同年4、5月正式承認波赫獨立地位。對此結果極為不滿的塞爾維亞族群決定訴諸武力行動,波赫內戰因而爆發。

從1992年4月開始,直至北約、聯合國維和部隊等介入調停,內戰在1995年12月結束為止,共造成至少10萬人死亡、超過200萬人(超過總人口數的一半)流離失所。

停戰後的和平協議,將波赫分為兩個實體——「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聯邦」與「塞族共和國」,雙方分別維持高度自治,僅在國防、司法體制與稅務等議題上採取共同方針。不過,民族衝突問題並未徹底獲得解決。

塞族共和國至今並未放棄脫離波赫的理念。共和國總統、波赫主席團塞族代表與民族分離主義者多迪克(Milorad Dodik),已取得塞爾維亞、俄羅斯等國支持,於2021年10月宣布即將退出中央國家機構,更要在11月底前正式成立屬於自己的軍隊和司法系統。

目前多迪克態度強硬,並稱若西方國家打算插手干預,他也會尋求「塞爾維亞盟友們」的協助。此舉極有可能是壓垮該區脆弱和平的最後一根稻草,重新爆發大規模衝突;更可能讓早有「歐洲火藥庫」的巴爾幹半島,再次成為世界強權角力的代理戰場。

美方制裁成效不彰,觀察家批評西方國家「未盡應有責任」

美國國務院顧問喬磊(Derek Chollet)剛於11月18日結束波赫訪問行程。在為期三天的拜訪中,他和波赫各派高階領導人會晤,希望解決自1995年底血腥內戰結束以來的最大政治危機。

喬磊接受《美聯社》訪問時表示:「我們呼籲波赫各領導人,將國家利益置於一己之私之前……如果他們執意走上分裂、背離中央政府的道路,我們將運用各式工具懲罰此類行為。」

喬磊在訪問中提到,加大制裁力道也是可能的手段之一。由於持續否認內戰時期違反人權等犯行,且多次試圖阻撓、破壞和平協議,多迪克自2017年以來就名列美國的制裁黑名單,據稱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hony Blinken)也正在評估加大制裁力道與範圍。

AP_21275649638870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不過,總部位於塞拉耶佛的非政府組織「Bosnian Advocacy Center」負責人錫迪克(Ismail Cidic)認為,縱使美國加大制裁力道,實質影響仍然有限:「如果美國希望制裁能有更大成效,他們必須把歐盟拉進來一起實施,畢竟多迪克與其合作夥伴的事業,多和歐洲或俄羅斯有關。」

德國曾呼籲向多迪克實施制裁,但未獲太多歐盟國家響應,僅有荷蘭、盧森堡、比利時與捷克明確表示贊成。批評者認為,美國和歐盟並未負起「應有的責任」,導致波赫問題在1995年內戰結束後不僅沒有獲得解決,反而更加嚴重。

德國智庫Democratization Policy Council高級研究員巴蘇納(Kurt Bassuener)認為,大西洋兩岸的國家都「不願承認政策錯誤」,也並不是真心想解決波赫問題。他表示,歐盟遲遲未能協助波赫正式加入歐洲國家陣營,導致其擴張政策失敗,更給了俄羅斯等其他行為者有機可乘。

長期關注巴爾幹地區情勢的分析師與記者拉塔爾(Srecko Latal),也在《紐約時報》撰文指出,縱使西方各國的努力對維持巴爾幹地區的平衡與和平至關重要,他們對前南斯拉夫的解體卻「反應遲鈍」,儘管在後續數十年中投入大量資源與人力協助重建該地,美國和歐盟的解決方案也時常是「短期且草率的」。

隨著注意力轉向阿富汗與伊拉克,美國在21世紀後對波赫的關注日益減少,並將重要任務移交歐盟,目標是讓波赫作為歐盟成員,加入西方陣營行列。不過,受限於歐盟成員內部的種種問題與分歧,別說成為會員國,波赫至今連歐洲單一市場都未能加入。

西方國家的舉措失當,的確導致波赫情勢日益惡化。舉例而言,多迪克原是一位自由主義者,更受到美國支持,卻在對西方國家的承諾遲遲無法兌現後轉向民族主義,並在俄羅斯默許、撐腰之下轉趨極端。遭到西方「拋棄」的波赫各族群也各自轉向土耳其、波灣各國,甚至中國等希望分一杯羹的境外勢力求助,使當地的權力分配情況更顯複雜難解。

波赫仍須負最大責任,美國認為仍有轉圜餘地

當然,局勢至此,波赫本身仍必須負上最大責任。當地政治人物與媒體多把分化其他族群、製造仇恨作為創造聲量的主要手段,多迪克也並非唯一一個激進民族主義領導人——以信奉伊斯蘭教為主、人數最多的波赫族群長期以來激烈鼓吹建立統一的波赫;克羅埃西亞人則爭取建立屬於自己的民族自治區。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