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孟宏《我不在這裡 就在往那裡的路上》:那些賣黑心油的商人、偽善的政客,我們可以每天餵他們吃餿水嗎?

鍾孟宏《我不在這裡 就在往那裡的路上》:那些賣黑心油的商人、偽善的政客,我們可以每天餵他們吃餿水嗎?
Photo Credit: 原點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鍾孟宏的第一本文字影像書,鍾導&中島合體之作。私藏的人生往事、珍藏近40年的攝影創作,看過他的電影,這一次讀他的文字、看他的照片。

文:鍾孟宏

二○一四年,台灣發生了一個慘絕人寰的事件,一位大學生在捷運裡面殺了四個人,也傷了無數的人,這應該是台灣有史以來第一件隨機殺人事件死傷最慘的。從報章得知,兇手沒有任何明顯的動機,他只是想做件大事而已。

有媒體把整件事指向他小學時候跟一個小女生求愛被拒所造成的影響,這些誇張的申論可能亟待有見解的精神分析師才能找出關聯。

兇手表現出不願懺悔也不願跟家屬道歉,他一再表示希望能速審速決,該怎麼樣就怎麼樣,他的辯護律師一直希望能讓這位兇嫌去做精神鑑定,期待用精神鑑定來躲掉死刑的責罰。

每次受害者家屬跟著出庭,看著兇嫌永遠一副死不悔改的樣子,心裡又受一次傷害,到底是什麼樣原因會讓一個好好的大學生做出這樣的事情?兇手隔壁鄰居說他是一個安靜有禮貌的男生,但是這位安靜有禮貌的男生到底怎麼了?

在他揮下第一刀後,他變成一個千夫所指的壞人,那個邪惡的力量到底是什麼時候進入到他的身體裡?難道真的是從小學時候開始的嗎?還是像另一些專家所說的,是那些殺戮型的電玩冥冥中種下的因子?

他沒做任何掩飾地在大眾交通工具裡行兇,擺明就是要跟全世界為敵,甚至也不怕法律的制裁,而且每次被披露在報章上面的時候,他不後悔的樣子,也說明著他對這事情一貫的態度,這種壞到底是壞到什麼程度,是完全已經進到骨子裡了嗎?我不知道。

當我們站在法律的這邊討論的時候,所有人的看法都是一樣的,但是我們到法律的另一邊來看整個事情時,我們的家庭、學校、社會到底出了什麼問題?鄭捷到底有多惡?他是不是屬於最惡的壞人?其實這些都不是我想知道的答案。

我真的很想知道爲什麼,爲什麼他會做這件事情?爲什麼他沒有同理心?甚至他爲什麼沒有懺悔心?我真的很想了解這些很難得到答案的答案。

相較於鄭捷的壞,你覺得那些販賣黑心食用油的人,或是那些開著高級跑車活活把人撞死的王八蛋,或是那些不知人間疾苦,永遠自我感覺良好的政治領袖,他們又是屬於哪一種壞人?其實壞人的定義可以因為道德感的深淺而做不同的延伸,但是我還是沒辦法得到答案,因為整個社會法律沒有告訴我們,甚至也不願意告訴我們。

08不丹_2012
Photo Credit: 原點提供

宮本美幸在她的小說《理由》裡,同樣也描寫到一個年輕人在一間小屋裡殺了他三個「家人」。在書裡,作者花了一些時間在描述這位從小沒有得到家庭之愛的年輕人,他不是壞,他只是對人類的情感沒有所謂的同理心。

這位年輕人曾經讓另一個年輕女子懷孕,但是懷孕以後他擺明不想成為爸爸,也不想跟這個女子結為連理,後來不知道哪個關節想通了,他希望能有一筆錢來照顧那位女子及已經出生的小孩,就是爲這筆錢,他把所有人殺了,而且是沒有帶任何感情地用鮮血揮灑出一齣人間慘劇。

小說和電影都有一些很迷人的東西來描述人性深不見底的黑暗,對連續殺人犯永遠有一些人在膜拜,甚至把他弄成一個來如風去無影的神秘人物,譬如說英國那位開膛手傑克,在月黑風高的夜晚奪去了無數人的生命。

好幾年前,美國有位部落格作家,他統計出美國從一七七六年開國以來,只有三十幾年的時間沒有在戰爭狀態之中,其中有兩百多年,美國都是到處征戰,尤其上個世紀,二戰以後,美國在世界各地發動了無數的戰爭,從韓戰、越戰、波斯灣、伊拉克、科索沃,甚至遠在非洲的許多國家,都曾經見過美國正義之師的蹤影。

他們用世界上最強的武器炸翻了別的國家很多建築物及土地,也可能不小心誤炸了很多人及他們的家園,這個動不動以維持世界和平為目的的大國,憑藉著他們最堅強的武裝陣容,處處所向無敵。

當這些國家的國民表述他們的反抗或復仇的時候,這些人往往都被描寫成極端的恐怖分子。恐怖分子沒有家人嗎?沒有他們所愛的人嗎?爲什麼他們要背著炸彈走上一個不能回頭的路,難道都沒有人問爲什麼嗎?試問你可以憑藉著信仰,就背著炸彈往前衝嗎?我想這不是每個人做得到,如果不是因為恨,還有什麼理由呢?

就算是一個和平的初衷,最後在不斷的殺戮下,製造出一個永遠無解的仇恨,到底這些錯是應該歸諸於當初倡導和平的人?還是歸諸於因為喪失家園而滿懷復仇的人?這好像永遠是循環無解的故事。

那天世界上所有人看見貿易雙塔倒下的一剎那,每個人都心碎了,我不敢相信人間的慘劇就在眼前發生。有很多好人,因為殺戮而喪命了,也有很多壞人,在殺戮裡權力越來越大。最後殺戮變成了一種信仰,讓彼此有更多的理由來製造仇恨。

信仰在這裡,幼稚到宛如一個茅山道士的催眠術。

常常在許多好萊塢電影裡,最後的訊息都在告訴我們「正義將被伸張,和平將被維持」,在真實世界裡,我們被這些電影傳遞出的教條不斷地洗腦著。我常常會想到底誰是壞人?如果有人告訴我,他是壞人的時候,我不禁要自問,他到底壞在哪裡?就是壞在他那張邪惡的臉嗎?或是壞在他幹過的事情?或是他只是壞在不聽你的話,不願意照你的方式來做事?

《教父》這部電影的最後,新教父艾爾帕西諾大開殺戒,不管是為了復仇還是為了維護家族利益,他命令他的使徒們把其他家族的人一一幹掉,甚至他的妹婿就在他的莊園裡的一台車上被活活勒死。在這些殘暴的畫面裡,觀眾把所有的道德都拋諸腦後,並認定這是影史上最經典的段落之一。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