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267戶年所得逾200萬元卻「免繳稅」,財長:國稅局依法定期查核

全台267戶年所得逾200萬元卻「免繳稅」,財長:國稅局依法定期查核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立法院預算中心報告顯示,2019年度綜合所得超過200萬元,所得淨額卻為「零」、免繳稅者高達267戶,仍為9年來次高;其中還有2戶年所得超過2000萬元,卻一毛錢的稅都不用繳,今(22)日,蘇建榮說針對這類綜合所得額高、但最終需繳稅的所得淨額為「零」的案件,都會定期查核。

根據立法院預算中心報告顯示,全台有267戶綜合所得額超過新台幣200萬元免繳稅,其中其中有2戶年收入已經突破2000萬元以上,卻也同樣免繳稅;今(22)日,財政部長蘇建榮到立法院財政委員會接受質詢表示,針對高所得卻所得淨額為「零」,國稅局都會依法查核。

年收入突破千萬,卻一毛錢也不用繳

立法院預算中心報告指出,在2011至2019年度間,台灣高綜合所得稅,所得級距為「零」的戶數逐年攀升,2011年綜合所得200萬以上只有48戶,直至今(2021)年戶數已經突破267戶;其中今年2戶年收入突破2000萬,竟然也是一毛稅都不用繳。

蘇建榮對此強調,部分收入高但免稅者有很大一部分是捐贈給政府,例如國立大學、中央或地方政府,因為捐贈抵掉綜所稅。

依據台灣稅法,捐贈不僅可以做公益,還可享節稅效果。財政部官員日前指出,想要透過捐贈節稅,一般而言都有「限額」。

依規定,捐贈給合法的公益社團及財團法人組織,或捐贈給經主管機關登記立案成立的教育、文化、公益、慈善機構或團體,及捐贈給依法成立的公益信託,都可列舉扣除,扣抵額度以不超過綜合所得總額的20%為限。

不過,如果是對政府捐贈,則可全額列舉扣除,不受20%限制。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捐贈管道愈來愈多,像是個人捐贈運動員可列舉扣除。財政部強調,例如:透過教育部設置的運動員捐贈專戶捐款,且未指定捐贈特定運動員,就視為對政府捐贈,可全數列報列舉扣除。

若有指定捐贈對象,就視為對公益團體捐贈,限額為綜合所得額20%;若有指定捐贈對象且對方是自己的配偶或二親等內親屬,就不能當作捐贈,無法列舉扣除。

《關鍵評論網》訪談律師廖昰軒說:「他們這樣其實就是藉由『降低所得額』跟『拉高扣除額』之類的租稅規劃,這樣來降低他們應該要繳的稅。」他強調,這樣的稅法,對一般受薪階級而言很難做到,因為受薪階級,個人繳的是「綜所稅」,在扣抵方式上多有限制。

租稅不平等?外界指政府應查相關個案

律師廖昰軒解釋,稅務方面基本上有3種可能:

第1種情況是「節稅」,這時候人民依照稅法規定進行申報及扣抵,這個比較沒有爭議,是完全合法的。舉例來說,可能今天有個人名下很多財產,但為了避免死後小孩要繳納過多遺產稅,因此採取分年贈與的方式,利用贈與稅的免稅額來逐步移轉財產

第2種情況是「租稅規避」,今天納稅人藉由非常規交易的方式,來規避掉需要繳的稅。大家比較熟知的情況是,大戶開了財團法人(基金會),大戶藉由捐贈財產給基金會的方式來扣抵所得稅,然而基金會是大戶自己開的,因此財產還是在大戶的實質掌控之下。

稅局這時候會依照納稅者權利保護法第7條及其他防杜條款,實質課稅從實認定應納稅額,並且加徵滯納金跟利息。

第3種情況是「逃漏稅」,也就是納稅義務人藉由詐術或是一些積極的不正當方法來逃漏稅捐,最常見的就是公司內外帳或是虛報所得。這種情況依照稅捐稽徵法第41條,最高會有五年有期徒刑的刑事責任。

針對第2種稅務規避問題,廖昰軒強調企業主左手把錢進到自身基金會;右手再從基金會掏錢出來花用。目前所得稅法第14條之3,就是有設置這種反避稅條款(或叫做防杜條款)。他說,有些家族企業會這樣,錢都入公司帳,企業主個人名下是沒有收入;但日常宴飲、買車買房,都是從公司帳裡面出。

廖昰軒說,除了稅務規避情況外,租稅不平等也是問題。他解釋,台灣個人綜所稅主要都是受薪階級在繳納;企業主則是會以「公司」的方式,來規避稅捐。舉例而言,相同一筆宴飲支出,一般個人在綜所稅的規定下是無法扣抵稅額的;如為家族企業的負責人,可能會把這筆申報為「交際費」,來降低公司營收。

另外,廖昰軒律師也提到,實務上也常見大戶或企業會用架設境外公司或多層控股架構等方式,隱匿他們所得或營收,同時也增加了稅捐機關的稽查難度。

台北商業大學財稅系教授黃耀輝也表示,若以罕見疾病、癌症等健保途徑若,給予抵稅原無可厚非,但是近年不用繳稅的富人數快速成長,政府應就相關個案查核,亡羊補牢。

他指出,現有稅制本來就對富人較有利,高收入份子不應出現年年不用繳稅狀況,富人繳越少稅趨勢已快速成長;黃耀輝向蔡政府呼籲,應加強稅制公平合理性,密切注意是否有新的避稅巧門出現。

延伸閱讀:

核定稿件: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