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文帝傳》導讀:相較於奮六世之餘烈、肇建一統的秦始皇,隋文帝的歷史地位差堪與其比肩

《隋文帝傳》導讀:相較於奮六世之餘烈、肇建一統的秦始皇,隋文帝的歷史地位差堪與其比肩
隋文帝楊堅。Photo Credit: Yan Li-pen @Wikimedia Commosn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若提到中國史上的傳奇皇帝,隋文帝楊堅不可不提。在南北朝分裂、胡漢雜揉的年代,他異軍突起,巧妙的利用權術篡位為王。在開皇盛世,他進行了多次改革與開創:在國家機構上,建立府兵制、開創六部、重修法律;在社會改革方面,改革選任機制、修改戶籍制。種種革新成為後世的重要基礎。

文:王德權(政治大學歷史學系教授)

中國史上三四百位皇帝,隋文帝楊堅並不廣為人知,甚至不如他的暴君兒子煬帝來得有名。隋文不僅文采遜於秦皇、漢武,個性嚴肅幾近死板的他,恐怕連風騷都沾不上邊。那麼,為什麼作者要為這個無趣的人寫傳記?

選擇傳主自然不是任意的,而是作者史識的反映。其實,秦皇、隋文兩人很具可比較性,相較於奮六世之餘烈、肇建一統的秦始皇,隋文帝的歷史地位差堪與其比肩。首先,他們都結束了數百年的分裂,開創一統新局;其次,他們都在國政組織與制度建構上頗有建樹,秦皇為帝國立法,後人甚至說兩千年皆是秦政法;隋文帝也不遑多讓,清初王夫之就說:隋「以立法而施及唐宋」,隋亡而法不亡;

再者,他們都是強大卻短命朝代的開國君主,在世時國勢強大,但他們的兒子卻都成為打破鐵桶江山的皇帝。然而,秦皇屢被提及,隋文卻乏人聞問,不免是一大缺撼。作者為楊堅作傳,頗有為終結南北朝分裂、為唐宋立法的隋文帝一生功業和成敗,立一座豐碑之意,供後人憑吊。

綜覽全書,這是本有「厚度」的書,不是頁數多寡,而是知識的厚度。作者韓昇出身唐史名家之後,其學識涵養皎然可見,加上曾負岌日本,深諳戰後日本的中國史研究。他廣泛吸納相關研究成果,將隋文帝一生納入厚實的知識脈絡展開詮釋。閱讀此書,不僅對隋文帝有所認識,更將掌握魏晉隋唐間從混亂到盛世的演變趨勢。

楊堅得位頗具戲劇性,清人趙翼指出:「古來得天下之易,未有如隋文帝者。」實力根基不厚的楊堅,何以能異軍而起,開創帝業?追根究底,正是西魏、北周兩代的權力集中,提供楊堅輕易得位的憑藉,作者從這個脈絡出發,勾勒楊堅從得位到固權的過程,如何在根基未固之際,憑藉謀略,鞏固權勢,在權力鬥爭的狹縫裡脫穎而出;作者揭示楊堅對權力的敏銳以及運作權力時的冷靜和智慧,這是他得以鞏固權力、安邦定國的主因。

位在風口浪尖開創新局的楊堅,環顧宇內,未來國家統一的道路該怎麼走,成為他治國為政的重中之重。北方的突厥,南朝的陳,表面上看,都是國之大敵。但對立國華北的隋朝而言,突厥顯然比南陳更具衝擊與威脅。先突厥而後南陳,將是隋代展開統一工程的最佳選擇。面對實力強大的北亞草原霸主,楊堅依然表現他的冷靜和智慧,確立政治優先於軍事的策略,通過政治手段,分化內部權力結構不穩定的突厥。文帝成功達成目標,突厥分裂為東、西兩部。接著,再以幾場戰役壓制突厥兵鋒,迫使東突厥臣服,解決隋朝當面的腹心之患。

突厥的臣服,就像大石投入水潭激起波瀾,中國東北部的形勢相應發生變化,高句麗問題隨之浮上檯面。其後,文帝曾對高麗動武,但無功而返,煬帝更是傾全國之力三伐高麗,後人或歸因於煬帝好大喜功,但作者認為這個評論過於簡化,不契合當日形勢,他從宏觀的世界帝國架構指出:高麗不僅是隋朝的難題,也是唐朝(太宗、高宗)亟於解決的難題,這是隋唐向世界帝國規模挺進時必須面對的課題。

楊堅一生功業最關鍵的是國制組織建構上的劃時代改革。面對魏晉帝國崩塌、南北分裂帶來的組織與制度混亂,楊堅承襲北魏中後期的趨勢,大刀闊斧調整國制。首先,承襲北魏孝文帝以來的趨勢,皇帝正式介入日常國政,進一步擴大其政治參與;進而以此為主軸,調整尚書、中書、門下三省關係,並強化君臣政治溝通的組織和機制,以因應皇帝臨朝主政之需要。

開皇3年廢郡存州,一舉撤除郡級政區,根除南北朝以來疊床架屋的地方行政體系;為了強化地方治理,將地方政府的人事權、軍事權乃至司法裁判權收歸朝廷,並編纂法典,規定地方官必須根據法條進行司法裁判。又強化均田制,進行大規模括戶,擴大帝國的資源汲取和管理,提升帝國人力、物力的動員能力。開皇9年平陳的次年,大規模調整府兵制,展開「府兵地著化」,開啟漢末以來「地方軍到中央軍」的軍事集權。

文帝的改革幾乎全面翻新國制,開創新時代的統治格局。以文帝為起點的國制改革,至煬帝朝大致底定,為其後的唐朝繼承。制度史向來較枯躁繁瑣,但國制更新卻是文帝功業之至重者,不得不說明白,這對作者構成不小的挑戰。但從讀者的角度看,作者清晰的思路和流暢的文筆,讀來並無滯礙之感,不致感到乏味。

完成平陳大業後,楊堅的統治姿態開始發生變化,逐漸向權力傾斜,濫行誅殺,對照平陳前的楊堅,這個反差十分巨大,成為作者嘗試剖析的焦點。史書每以「有政無德,不悅學、不悅學術」評論文帝,並非無故,孔子「博學、審問、慎思、明辨、篤行」的教導,提供我們深入理解的線索。知識是行動的前提,知識的不足將限制人的行動,甚至作出錯誤判斷。楊堅誠然擁有政治管理的天份以及敏銳的洞察力,從得位固權、鎮服突厥、更新國制、平陳一統,這些功業都足以震古鑠今。

但平陳後,這些正面的統治形象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亟於壟斷權力,剛愎自專,藉故誅殺功臣將相,甚至親生兒子也難逃網羅,成為一個雄猜之主。楊堅唯以一己意志行事,時時踰越法律行事,以致百官不知所守,走上後來貞觀君臣批評的「其君自專,其法日亂」的亡國之路。學術或學習的本質,是強化人的理性探求能力,強化人在面對困惑、誘惑時的自律。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