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文帝傳》:文帝引以為豪的五個兒子,四個於骨肉相殘之中廢黜

《隋文帝傳》:文帝引以為豪的五個兒子,四個於骨肉相殘之中廢黜
隋朝青銅鍍金菩薩像,哈佛藝術博物館館藏。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書全面且系統性的敘述了隋文帝建立隋王朝、一統中原的過程。詳盡了分析他的各項治國方針或成效,並在這個基礎上對他的歷史作用做了深入探討。本書內容豐富詳實,是研究隋文帝與隋朝的重要著作,一探隋文帝的人生,並給予其最客觀的評價。

文:韓昇

第十三章 蒼涼晚景

悽楚病逝

仁壽三年(六○三),這一年似乎過得相當平靜,史書上也沒有見到文帝前往仁壽宮的記載,夫婦雙飛雙棲的情景已成往事。

上半年,文帝似乎還沒從獨孤皇后逝世的陰影中掙脫出來,沒有留下多少處理政務的記載。相反,他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後宮生活上。

最近,文帝愈來愈喜愛宣華夫人陳氏和容華夫人蔡氏。

宣華夫人陳氏是陳宣帝的女兒,姿貌無雙。陳朝滅亡後,配入掖庭,後來又被選入後宮為嬪。經過這樣一段辛酸的經歷,陳氏磨練得善解人意,十分討人喜歡。所以,在獨孤皇后嚴密控制後宮的時候,她能夠得到獨孤皇后的青睞,服侍文帝。後來,在晉王廣謀篡太子時,她看風使舵,收取晉王廣的珍寶賄賂,推波助瀾,促成太子勇垮臺,因此更加受寵。獨孤皇后去世後,她進位為貴人,專擅房寵,主宰後宮。

容華夫人蔡氏也是江南人,生長在丹陽,陳朝滅亡後被選入後宮,充任世婦。她儀容婉麗,早就被文帝看中,只是礙於獨孤皇后,故罕見寵幸。獨孤皇后死後,文帝得到解放,壓抑心頭的慾火噴發出來,蔡氏頗為得寵,被封為貴人,協助宣華夫人處理宮掖事務。

有一段時間,文帝在兩位如花似玉的貴人圍繞下,心中的苦楚暫時得以宣洩,不由地沉浸在溫柔鄉中。可是,每當興奮過後,他又重新感到空虛寂寥,苦苦追尋的東西,每每在彷彿找著的時候化為泡影。於是,他又再去追求,反復不已,精神的苦悶沒能解脫,身體已是虛弱不堪。

其實,文帝在百花叢中尋尋覓覓的是獨孤皇后的影子,可是,沒有一個女人能夠填補獨孤皇后逝世留下的巨大空白。因此,也就沒有一位女人能夠滿足文帝的需求。遺憾的是,文帝直到病入膏肓時才明白過來,不無悔恨地說道:「使皇后在,吾不及此」。然而,一切都太晚了。

到了七月,文帝似乎想重新振作一番,二十七日,他頒布一道長長的詔令,講述一通用人的道理之後,向全國求賢道:

其令州縣搜揚賢哲,皆取明知今古,通識治亂,究政教之本,達禮樂之源。不限多少,不得不舉。限以三旬,咸令進路。徵召將送,必須以禮。

經過幾次牽涉頗廣的政治清洗,而且,建國至今也已二十多年,當年任用的官吏也都進入老境,確實到了吐故納新更替換代的時候了。看來,文帝的頭腦依然清醒,還保持著政治家的敏銳。

可是,除此之外,就是設置常平官、賑恤河南水災和人事變更等日常事務,再沒有什麼新的舉措,這一年就這樣送走了。

仁壽四年(六○四)正月,文帝宣布大赦。此後,他開始準備再度前往仁壽宮。術士章太翼聞訊,力加勸阻,至於再三,文帝堅持不納,章太翼直言道:「臣愚豈敢飾詞,但恐是行鑾輿不反」。文帝大怒,把章太翼抓進牢房,準備從仁壽宮回來,證明章太翼所言虛妄後,將他斬首示眾。

二十七日,文帝動身來到仁壽宮。次日,他下詔將國家大小政務都交由皇太子處理。這種詔令,以前從未有過,彷彿透露著不祥的氣氛。果然,到了四月,文帝病重的消息傳了出來,尚書左僕射楊素、兵部尚書柳述和黃門侍郎元巖等人入閣侍疾,皇太子廣入居大寶殿。

這期間,仁壽宮內發生了一系列事情,令後人議論紛紛。

據說,皇太子廣和宣華夫人陳氏一起侍候文帝,天亮時,陳氏外出更衣,遭楊廣非禮,力拒得免,回到文帝床前,文帝見其衣冠不整,神色有異,問其緣故,陳氏泣訴太子無禮,文帝怒不可遏,深責獨孤皇后誤事,罵道:「畜生何足付大事,獨孤誠誤我!」急令柳述和元巖道:「召我兒!」柳述和元巖以為要召楊廣,文帝急忙糾正道:「勇也。」也就是說,文帝要廢黜楊廣,重立楊勇為太子。於是,柳述和元巖出閣起草敕令,讓楊素過目。楊素火速將消息轉告楊廣,楊廣立即派遣張衡入寢殿侍候文帝,同時,撤換宮中衛士,矯詔將柳述和元巖逮捕入獄,把宣華夫人及宮女一概逐出,俄頃,文帝駕崩。宣華夫人與宮人相顧失色,囁嚅道:「事變矣!」

隋煬帝把好端端一個國家搞垮掉,故唐朝君臣以他為鑒,將他的劣跡披露得淋漓盡致,充分發揮歷史為政治服務的功能。而文人墨客更是加油添醋,描繪得煞有介事,有如親眼目睹一般。趙毅所著《大業略記》稱:煬帝「召左僕射楊素、左庶子張衡進毒藥。帝簡驍健官奴三十人皆服婦人之服,衣下置杖,立於門巷之間,以為之衛。素等既入,而高祖暴崩」。馬總的《通歷》講得更加確切,說楊素「乃屏左右,令張衡入拉帝,血濺屏風,冤痛之聲聞於外,崩」。

煬帝由於政治上的失誤而導致隋朝滅亡,小說家卻將此庸俗為好色巡遊所致,對煬帝個人進行最大限度的醜化,並隨時代的推移而愈演愈烈,以至影響到學術界,甚至採傳聞入史,硬要將煬帝弒父考為史實。其實,這些「考證」,宋代歷史學家司馬光已經作過,他當時擁有的史料筆記,遠比今日豐富,排比之後,他寫下「今從《隋書》」寥寥數字,作出最清楚的結論。

且看《隋書.高祖紀》對文帝逝世的記載。四月,文帝不幸在仁壽宮病倒。到了六月六日,朝廷宣布大赦天下。顯然,文帝病重,故以大赦為他祈福。而且,當時記錄下的天象稱:「有星入月中,數日而退」。曲折地表明文帝病情嚴重。七月一日,「日青無光,八日乃復」,說明文帝已經病篤無望了。果然,到十日,「上以疾甚,臥於仁壽宮,與百僚辭訣,並握手歔欷」。三天後,也就是十三日,文帝崩於大寶殿,時年六十四歲。

《隋書》的記載清楚無誤,文帝自四月生病以來,病勢日漸加重,以至從仁壽元年(六○一)以來每年文帝誕辰(六月十三日)都要進行的佛事活動也不得不停止。而自此至七月十三日逝世的數十天,御醫顯然盡了最大的努力才使得文帝的壽命得以延長。顯然,從文帝病重到逝世這段時間裡,太子廣一直和宣華夫人一道服侍文帝,相安無事。如果曾經發生強暴未遂事件,則必定發生在文帝與百官辭別之後,也就是在七月十日以後,此時,文帝已在苟延殘喘,而楊廣強抑色慾數月,竟在最後一刻功虧一簣,如此迫不及待,真不知此前是如何熬過來的。

其實,宣華夫人早就與楊廣關係緊密,甚至為他充當內應,構陷前太子楊勇。如果說他們兩人有那麼一手的話,也沒有什麼好奇怪的。在那個時代,胡俗中弟娶兄嫂、子承父妾是十分正常的事,隋唐兩代起自塞上,祖上數代與胡人通婚,皇室內部婚姻關係甚亂,早就習以為常。將宣華夫人描繪得如何堅貞不屈,那是小說家的專長。實際上,文帝一死,另一位容華夫人就自告奮勇,請求面見煬帝,有事相告,於是,兩人頗效魚水之歡,膠漆相投。

如果說文帝臨終前發現太子與宣華夫人有私,那倒是十分可能的。但要重新改立太子一事,又成了另一樁疑案。當年廢黜楊勇,文帝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甚至對高熲等朝臣發動政治清洗,其負面影響一直無法消除。而此時,楊廣與楊素已經控制朝政,羽翼豐滿,這種局面不是躺在病床上,進氣少、出氣多的文帝所能改變的,如後述,文帝至死都是清醒的,因此,他對眼前的醜事感到憤怒,自可理解。關鍵的是身邊的柳述和元巖很可能利用此事大做文章。

柳述是文帝的女婿,十分得寵,晚年跟隨文帝左右,成為溝通宮省之間的橋梁。但他沒有什麼功勳,又恃寵傲慢,欺淩朝臣,引來不少反感。重要的是,他看不慣楊素跋扈,每淩辱之,並在文帝前揭楊素之短,促使文帝對楊素頗起戒心。故柳述與楊素勢同水火。在文帝發現太子的醜事時,在場的是柳述和元巖,他們正好是太子與楊素的對立派,趁勢火上加油,力勸文帝廢黜楊廣,重立楊勇,試圖奪取朝政。因此,所謂廢立太子的鬥爭,實際上是楊廣、楊素一方與文帝寵臣柳述一方的權力之爭。

但是,雙方的實力實在懸殊,柳述不過是狐假虎威,哪裡是楊廣的對手。楊廣迅速調來東宮衛士,在宇文述和郭衍率領下,控制了仁壽宮,逮捕柳述和元巖,撤換所有禁衛。至此,楊廣已經完全控制了局面,清除了對手,文帝的話連寢宮都傳不出去。這下子他完全可以放心地服侍危在旦夕的父親,為其盡孝,不至於蠢到冒天下之大不韙去殺害父親。事實上,如上面所引,說煬帝殺害其父的諸說,有說是楊素進的毒,有說是張衡下的手,即使按其所說,無論是毒殺還是絞殺,都不至於「血濺屏風,冤痛之聲聞於外」。也許過於離譜的描述反倒顯得生動逼真。

實際上,就是以隋為鑒的唐太宗君臣,也沒有一人指控煬帝弒父。當年,如火如荼的隋末大起義,成千上萬的民眾揭竿而起,不少隋朝官僚也趁勢反叛,在全國上下一派聲討隋煬帝的聲浪中,竟然沒有一人揭露煬帝弒父這一富有鼓吹力的罪行,可知當時並沒有煬帝弒父之說。

而且,被後人指控為殺害文帝的兇手張衡,史書稱他「幼懷志尚,有骨鯁之風」,他為煬帝出謀劃策,奪得太子之位。煬帝上臺後,打算建造汾陽宮,他進諫道:「比年勞役繁多,百姓疲敝,伏願留神,稍加折損」。結果招致煬帝疏忌,後因謗訕朝政而被賜死於家。唐高祖李淵「以死非其罪,贈大將軍、南陽郡公,諡曰忠」。如果張衡果真是弒君兇手,那麼,唐高祖決不會為他平反,更不會給他「忠」的諡號,因為這是國家賴以維持的倫理道德問題,決不容有絲毫的含糊。

從其他記載來看,文帝病勢加重後,太子廣就開始進行防範萬一的準備。這本來是正常而且應該的事情,但偏偏出了差錯。太子廣手書信函給楊素,徵詢他對文帝後事的意見,楊素將外間安排情況回稟,沒想到宮人竟然誤送給文帝,加上宣華夫人的事,這才激起文帝發怒,演出楊素調兵入宮的一幕。碰巧文帝在當天病逝,「由是頗有異論」,給後人留下廣闊的想像餘地。

發生這些事情,文帝當然滿心悽楚,但他並沒有糊塗。在病榻上,往事歷歷在腦海裡浮現,他清楚地記得來仁壽宮前盧太翼的再三諫阻,後悔莫及,他甚至記得盧太翼本姓章仇,自己真不該將他抓進監獄。於是,他喚太子廣到床前,交代說:「章仇翼,非常人也,前後言事,未嘗不中。吾來日道當不反,今果至此,爾宜釋之」。

文帝最懷念的還是獨孤皇后,看來,相會的日子在即,他把當年建築皇后山陵的何稠也叫到跟前,囑託道:「汝既曾葬皇后,今我方死,宜好安置。屬此何益,但不能忘懷耳。魂其有知,當相見於地下。」爾後,他摟著太子廣的脖子叮囑道:「何稠用心,我付以後事,動靜當共平章。」作完一系列後事交代之後,文帝與世長辭,留下著名的遺詔:

嗟乎! 自昔晉室播遷,天下喪亂,四海不一,以至周、齊,戰爭相尋,年將三百。故割疆土者非一所,稱帝王者非一人,書軌不同,生人塗炭。上天降鑒,爰命於朕,用登大位,豈關人力! 故得撥亂反正,偃武修文,天下大同,聲教遠被,此又是天意欲寧區夏。所以昧旦臨朝,不敢逸豫,一日萬機,留心親覽,晦明寒暑,不憚劬勞,匪曰朕躬,蓋為百姓故也。王公卿士,每日闕庭,刺史以下,三時朝集,何嘗不罄竭心府,誡敕殷勤。義乃君臣,情兼父子。

庶藉百僚智力,萬國歡心,欲令率土之人,永得安樂,不謂遘疾彌留,至於大漸。此乃人生常分,何足言及。但四海百姓,衣食不豐,教化政刑,猶未盡善,興言念此,唯以留恨。朕今年踰六十,不復稱夭,但筋力精神,一時勞竭。如此之事,本非為身,止欲安養百姓,所以致此。

人生子孫,誰不愛念,既為天下,事須割情。勇及秀等,並懷悖惡,既知無臣子之心,所以廢黜。古人有言:「知臣莫若於君,知子莫若於父。」若令勇、秀得志,共治家國,必當戮辱徧於公卿,酷毒流於人庶。今惡子孫已為百姓黜屏,好子孫足堪負荷大業。此雖朕家事,理不容隱,前對文武侍衛,具已論述。皇太子廣,地居上嗣,仁孝著聞,以其行業,堪成朕志。但令內外群官,同心戮力,以此共治天下,朕雖瞑目,何所復恨。

但國家事大,不可限以常禮。既葬公除,行之自昔,今宜遵用,不勞改定。凶禮所須,纔令周事。務從節儉,不得勞人。諸州總管、刺史已下,宜各率其職,不須奔赴。自古哲王,因人作法,前帝後帝,沿革隨時。律令格式,或有不便於事者,宜依前敕修改,務當政要。嗚呼,敬之哉! 無墜朕命!

病中反思,文帝深以「四海百姓,衣食不豐,教化政刑,猶未盡善」為恨,一再交代後繼者要安養百姓,「務從節儉,不得勞人」。或許,文帝已經意識到經過革新整頓,國家制度基本建立之後,當務之急是與民休息。遺憾的是這個思想來得太晚了,其後繼者正躍躍欲試,力圖再創更加宏偉的事業。

身後之事,不是文帝所能左右,或許也不是他所能料及的。

文帝死後,楊廣祕不發喪。正好伊州刺史楊約到仁壽宮入朝,楊廣急令他和郭衍趕回京城,撤換留守者,矯稱文帝詔令,縊殺楊勇,控制住京城後,陳兵集眾,發布文帝訃文。

二十一日,在仁壽宮為文帝發喪,楊廣於靈前即位。

八月三日,煬帝扶文帝靈柩回到京城,十二日,在皇宮正殿大興前殿為文帝舉行隆重的殯儀,同時將柳述和元巖除名,發配邊地。還命令蘭陵公主與柳述離異,公主誓死不從,再不朝謁,夫妻雙雙幽憤而死。

骨肉相殘的悲劇還要繼續演出最後一幕。文帝晚年寵愛小兒子漢王諒,讓他坐鎮并州,統領山東五十二州,特許他可以不按律令,便宜從事。無原則的寵愛恰恰在無形中坑害了子女。漢王諒自以為居於天下精兵之處,野心陡長,楊勇和楊秀被廢黜之後,他便陰蓄異圖,召集亡命,豢養士卒。文帝死後,煬帝讓車騎將軍屈突通帶著偽造的文帝璽書徵召漢王諒入朝。漢王諒一看璽書上沒有文帝與他祕密約定的暗號,知道發生變故,立即起兵造反。以個人私利挑起的內戰,得不到民眾的支持與回應,很快就被楊素統率的大軍所鎮壓。漢王諒兵敗被擒,除名絕籍,幽禁而死。文帝引以為豪的五個兒子,四個於骨肉相殘之中廢黜。

十月十六日,文帝被安葬於太陵。廟號高祖。根據他的遺願,和獨孤皇后合葬在一起,異穴同墳。

後來,煬帝還專門舉辦無遮大會,剃度善男信女一百二十人,「奉為文皇帝敬造金銅釋迦坐像一軀,通光趺七尺二寸,未及莊嚴,而頂凝紺翠,體耀紫光,放大光明,照映堂宇,既感通於嘉瑞。敕諸郡各圖寫焉」。

隋文帝的遺詔雖然沒有得到煬帝的遵循,但他憂國憂民之情,溢於言表,廣為傳揚。日本史家將它略加刪改,作為其古代偉人雄略天皇的遺詔記載於《日本書紀》,此例已經充分顯示出隋文帝及其王朝在世界上的龐大影響。

隋文帝留下的政治遺產是巨大的,唐朝史臣評論他說:

自強不息,朝夕孜孜,人庶殷繁,帑藏充實,雖未能臻於至治,亦足稱近代之良主。然天性沉猜,素無學術,好為小數,不達大體,故忠臣義士莫得盡心竭辭。其草創元勳及有功諸將,誅夷罪退,罕有存者。又不悅詩書,廢除學校,唯婦言是用,廢黜諸子。逮於暮年,持法尤峻,喜怒不常,過於殺戮。

唐人的評價影響深遠,後人所論,大同小異。清人王夫之從制度沿革考察隋文帝的貢獻,指出:

隋一天下,蠲索虜鮮卑之虐,以啟唐二百餘年承平之運,非苟而已也;蓋有人焉,足以與于先王之德政,而惜其不能大用也。

隋無德而有政,故不能守天下而固可一天下。以立法而施及唐、宋,蓋隋亡而法不亡也。

隋文帝統治的前後期反差實在是太大了。如果能夠假設,那麼,文帝若死於平陳之後不久,他將無比輝煌。然而,這種渴望完人的假設沒有什麼實際意義。相反,文帝前後期的反差,給我們更多的啟迪。衝破功利主義與價值判斷的局限,深入研究文帝的一生,必將多有收穫。而隋文帝的歷史意義及其在歷史上的地位,也將顯現得更加清晰完整。

相關書摘 ►《隋文帝傳》導讀:相較於奮六世之餘烈、肇建一統的秦始皇,隋文帝的歷史地位差堪與其比肩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隋文帝傳(二版)》,臺灣商務出版

作者:韓昇

  • momo網路書店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他在戰亂中崛起,利用權勢與手段一統中原
修律法、開運河,建立國家統治基礎
立府兵、改戶籍,成功鞏固中央集權
他臨危不亂、處事不驚,開啟了最為精采的隋唐盛世

若提到中國史上的傳奇皇帝,隋文帝楊堅不可不提。在南北朝分裂、胡漢雜揉的年代,他異軍突起,巧妙的利用權術篡位為王。在開皇盛世,他進行了多次改革與開創:在國家機構上,建立府兵制、開創六部、重修法律;在社會改革方面,改革選任機制、修改戶籍制。種種革新成為後世的重要基礎。

然而,統治不是永遠順遂、制度不會永遠順利,儘管在隋文帝統治初期,開創了讓人民難以忘懷的盛世基礎,但其晚年的判斷失準、在廢立太子一事上的冷酷無情,在在使得開皇盛世蒙上一層陰影。他對權力的高度慾望、對旁人的極度不信任,使得隋帝國逐漸失去早期光彩奪目的樣貌。是怎樣的背景與原由,導致統治出了問題?隋文帝楊堅的統治,是依法行事的開創者,還是冷酷無情的暴君?

即便隋文帝晚年有諸多不妥善的施政,但在歷史的漫長河流中,他的貢獻仍然比比皆是。隋文帝用短短數十年,建立了詳盡的體制,範圍涉及政治制度、社會制度、法律制度,他劃時代的改革,奠定沿用至唐朝、宋朝,甚至是清朝的體制,正如清代王夫之所言,隋「以立法而施及唐宋」,在中國數千年的歷史中,隋朝雖無曇花一現,但她留下的制度,在在肯定了隋朝是個華麗燦爛的時代。

本書全面且系統性的敘述了隋文帝建立隋王朝、一統中原的過程。詳盡了分析他的各項治國方針或成效,並在這個基礎上對他的歷史作用做了深入探討。本書內容豐富詳實,是研究隋文帝與隋朝的重要著作,一探隋文帝的人生,並給予其最客觀的評價。

本書特色

  1. 史料考證詳實,全面呈現隋文帝統治時期的狀況
  2. 探究隋文帝時期的歷史背景,以及他如何透過權勢奠定隋唐盛世的基礎
  3. 研究隋文帝的出生及其性格
getImage
Photo Credit: 臺灣商務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王祖鵬


猜你喜歡


《錢都》品牌轉型學:導入數位化工具 起手NUEIP企業管理

《錢都》品牌轉型學:導入數位化工具 起手NUEIP企業管理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錢都餐飲導入NUEIP的人資系統,讓各店長有機會展現自身更有價值與影響力的一面,也間接帶動各店彼此的目標達成士氣,讓品牌更有價值。

每天用餐時段一到,橘底白字的店面內,一個個小火鍋上桌,全家人的歡笑聲伴隨著鍋內沸騰的泡泡不斷冒出,這是錢都餐飲旗下老字號火鍋品牌「錢都日式涮涮鍋」的日常。從 1997 年創立至今,目前全台已擁有72間分店、來客數年破千萬,卻依然堅持使用精心熬煮 96 小時後的大骨高湯,並加入柴魚、昆布等食材增添其風味使湯頭更有層次,讓許多老饕顧客每每都感受到錢都令人難以忘懷的餐飲體驗。

而面對時代的變動,錢都近年來也持續推動品牌革新,翻新原有店面改裝成更符合年輕人風格的日系二代店,並積極計畫拓展店面,透過導入數位化工具,當輔助訓練大量儲備幹部與培訓人才時,能夠更加有效率。

NUEIP雲端人資包辦行政庶務,錢都店長安心放眼未來

image3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錢都
導入NUEIP讓店長們更有時間專注於達成公司營運績效。

錢都餐飲人資主任周芮昕表示,初期原本公司使用紙本打卡鐘,以全人工方式做薪資計算與審核。每個月月底,各店店長們都需要加班計算員工出缺勤與薪水,才能趕得及1號中午之前,讓物流車將紙卡載回總公司。接下來,總公司需加派人力逐張、逐行的人工登打進電腦,同時主管單位還會抽樣檢核正確性,前前後後繁複作業總需花上一週時間,而72間門店店長加上總公司登打與檢核的人力,更是可觀的成本。

「人工計薪誤差高、效率低,換算下來,NUEIP 幫我們幾乎節省了78%的時間與95%的人力成本,現在整個流程只需要兩個人、1.5 個工作天即可完成。不只效率高且基本上是零失誤,這些數值是我們在導入前完全沒意料到的。」周主任述說。錢都認為,店長們應該專注於門店的營運和管理,帶領門店達成公司經營目標,而不是加班執行繁瑣且無效率的行政作業。周主任認真地說道:「錢都餐飲導入NUEIP的人資系統,讓各店長有機會展現自身更有價值與影響力的一面,也間接帶動各店彼此的目標達成士氣,讓品牌更有價值。」

NUEIP療癒系出缺勤、排班與薪水管理,造福餐飲業者

image2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錢都
NUEIP的雲端人資系統排班介面清晰、操作簡易,且可計算計時人員的實際工作時數。

經營餐飲業的人都知道,餐飲業人員流動率高,加上計時人員眾多的情況下,要掌握員工的請假狀況只能經由店長回報,無法在第一時間知道。周主任說道:「以前各店排班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幸好 NUEIP的排班功能對餐飲業非常友善。不僅可以依時數彈性安排工讀生的班表,不須建立上百個班別,還能自動檢核目前的人力配置是否妥當。搭配『實際工時統計』功能,可統計計時人員的實際工作時數,進而準確計算假期、加班時數與薪資,若人員有任何出勤狀況,總公司都能即時知曉或因應。」。

因為適切的系統功能,讓錢都餐飲在企業管理上能夠無所顧慮,周主任表示,雖然前期數位轉型時,要教育店長們使用電腦、熟悉功能,會經過約一個季度的轉換陣痛期。但現在不僅省去紙本操作、不用為了行政事務加班、各店人員可以輕鬆使用LINE進行上下班打卡或請假,店長們紛紛覺得這個轉換期很值得。對總公司來說,更降低了門市人員的控管風險,讓整個企業在力拼品牌規模時,更加順利地往前邁進。

image4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錢都
錢都藉由手機APP打造會員生態圈、力拼餐飲品牌規模。

雖然疫情肆虐全台業者,但錢都餐飲把握契機逆勢成長,開始發展電商通路,推出品牌麻辣鴨血豆腐、特色水餃、嚴選海鮮食材等;實體店方面,藉由手機會員 APP 打造超級會員經濟。錢都餐飲旗下品牌目前正積極討論拓點計畫,以優渥的薪資獎金招募優秀的儲備幹部,而在例行的行政事務上,則由 NUEIP 協助支援,讓門市與總部的聯繫更加緊密與即時,企業內部管理更加順暢有效率。


了解更多:https://www.nueip.com/

本文由「人易科技」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審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