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文帝傳》:文帝引以為豪的五個兒子,四個於骨肉相殘之中廢黜

《隋文帝傳》:文帝引以為豪的五個兒子,四個於骨肉相殘之中廢黜
隋朝青銅鍍金菩薩像,哈佛藝術博物館館藏。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書全面且系統性的敘述了隋文帝建立隋王朝、一統中原的過程。詳盡了分析他的各項治國方針或成效,並在這個基礎上對他的歷史作用做了深入探討。本書內容豐富詳實,是研究隋文帝與隋朝的重要著作,一探隋文帝的人生,並給予其最客觀的評價。

其實,宣華夫人早就與楊廣關係緊密,甚至為他充當內應,構陷前太子楊勇。如果說他們兩人有那麼一手的話,也沒有什麼好奇怪的。在那個時代,胡俗中弟娶兄嫂、子承父妾是十分正常的事,隋唐兩代起自塞上,祖上數代與胡人通婚,皇室內部婚姻關係甚亂,早就習以為常。將宣華夫人描繪得如何堅貞不屈,那是小說家的專長。實際上,文帝一死,另一位容華夫人就自告奮勇,請求面見煬帝,有事相告,於是,兩人頗效魚水之歡,膠漆相投。

如果說文帝臨終前發現太子與宣華夫人有私,那倒是十分可能的。但要重新改立太子一事,又成了另一樁疑案。當年廢黜楊勇,文帝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甚至對高熲等朝臣發動政治清洗,其負面影響一直無法消除。而此時,楊廣與楊素已經控制朝政,羽翼豐滿,這種局面不是躺在病床上,進氣少、出氣多的文帝所能改變的,如後述,文帝至死都是清醒的,因此,他對眼前的醜事感到憤怒,自可理解。關鍵的是身邊的柳述和元巖很可能利用此事大做文章。

柳述是文帝的女婿,十分得寵,晚年跟隨文帝左右,成為溝通宮省之間的橋梁。但他沒有什麼功勳,又恃寵傲慢,欺淩朝臣,引來不少反感。重要的是,他看不慣楊素跋扈,每淩辱之,並在文帝前揭楊素之短,促使文帝對楊素頗起戒心。故柳述與楊素勢同水火。在文帝發現太子的醜事時,在場的是柳述和元巖,他們正好是太子與楊素的對立派,趁勢火上加油,力勸文帝廢黜楊廣,重立楊勇,試圖奪取朝政。因此,所謂廢立太子的鬥爭,實際上是楊廣、楊素一方與文帝寵臣柳述一方的權力之爭。

但是,雙方的實力實在懸殊,柳述不過是狐假虎威,哪裡是楊廣的對手。楊廣迅速調來東宮衛士,在宇文述和郭衍率領下,控制了仁壽宮,逮捕柳述和元巖,撤換所有禁衛。至此,楊廣已經完全控制了局面,清除了對手,文帝的話連寢宮都傳不出去。這下子他完全可以放心地服侍危在旦夕的父親,為其盡孝,不至於蠢到冒天下之大不韙去殺害父親。事實上,如上面所引,說煬帝殺害其父的諸說,有說是楊素進的毒,有說是張衡下的手,即使按其所說,無論是毒殺還是絞殺,都不至於「血濺屏風,冤痛之聲聞於外」。也許過於離譜的描述反倒顯得生動逼真。

實際上,就是以隋為鑒的唐太宗君臣,也沒有一人指控煬帝弒父。當年,如火如荼的隋末大起義,成千上萬的民眾揭竿而起,不少隋朝官僚也趁勢反叛,在全國上下一派聲討隋煬帝的聲浪中,竟然沒有一人揭露煬帝弒父這一富有鼓吹力的罪行,可知當時並沒有煬帝弒父之說。

而且,被後人指控為殺害文帝的兇手張衡,史書稱他「幼懷志尚,有骨鯁之風」,他為煬帝出謀劃策,奪得太子之位。煬帝上臺後,打算建造汾陽宮,他進諫道:「比年勞役繁多,百姓疲敝,伏願留神,稍加折損」。結果招致煬帝疏忌,後因謗訕朝政而被賜死於家。唐高祖李淵「以死非其罪,贈大將軍、南陽郡公,諡曰忠」。如果張衡果真是弒君兇手,那麼,唐高祖決不會為他平反,更不會給他「忠」的諡號,因為這是國家賴以維持的倫理道德問題,決不容有絲毫的含糊。

從其他記載來看,文帝病勢加重後,太子廣就開始進行防範萬一的準備。這本來是正常而且應該的事情,但偏偏出了差錯。太子廣手書信函給楊素,徵詢他對文帝後事的意見,楊素將外間安排情況回稟,沒想到宮人竟然誤送給文帝,加上宣華夫人的事,這才激起文帝發怒,演出楊素調兵入宮的一幕。碰巧文帝在當天病逝,「由是頗有異論」,給後人留下廣闊的想像餘地。

發生這些事情,文帝當然滿心悽楚,但他並沒有糊塗。在病榻上,往事歷歷在腦海裡浮現,他清楚地記得來仁壽宮前盧太翼的再三諫阻,後悔莫及,他甚至記得盧太翼本姓章仇,自己真不該將他抓進監獄。於是,他喚太子廣到床前,交代說:「章仇翼,非常人也,前後言事,未嘗不中。吾來日道當不反,今果至此,爾宜釋之」。

文帝最懷念的還是獨孤皇后,看來,相會的日子在即,他把當年建築皇后山陵的何稠也叫到跟前,囑託道:「汝既曾葬皇后,今我方死,宜好安置。屬此何益,但不能忘懷耳。魂其有知,當相見於地下。」爾後,他摟著太子廣的脖子叮囑道:「何稠用心,我付以後事,動靜當共平章。」作完一系列後事交代之後,文帝與世長辭,留下著名的遺詔:

嗟乎! 自昔晉室播遷,天下喪亂,四海不一,以至周、齊,戰爭相尋,年將三百。故割疆土者非一所,稱帝王者非一人,書軌不同,生人塗炭。上天降鑒,爰命於朕,用登大位,豈關人力! 故得撥亂反正,偃武修文,天下大同,聲教遠被,此又是天意欲寧區夏。所以昧旦臨朝,不敢逸豫,一日萬機,留心親覽,晦明寒暑,不憚劬勞,匪曰朕躬,蓋為百姓故也。王公卿士,每日闕庭,刺史以下,三時朝集,何嘗不罄竭心府,誡敕殷勤。義乃君臣,情兼父子。

庶藉百僚智力,萬國歡心,欲令率土之人,永得安樂,不謂遘疾彌留,至於大漸。此乃人生常分,何足言及。但四海百姓,衣食不豐,教化政刑,猶未盡善,興言念此,唯以留恨。朕今年踰六十,不復稱夭,但筋力精神,一時勞竭。如此之事,本非為身,止欲安養百姓,所以致此。

人生子孫,誰不愛念,既為天下,事須割情。勇及秀等,並懷悖惡,既知無臣子之心,所以廢黜。古人有言:「知臣莫若於君,知子莫若於父。」若令勇、秀得志,共治家國,必當戮辱徧於公卿,酷毒流於人庶。今惡子孫已為百姓黜屏,好子孫足堪負荷大業。此雖朕家事,理不容隱,前對文武侍衛,具已論述。皇太子廣,地居上嗣,仁孝著聞,以其行業,堪成朕志。但令內外群官,同心戮力,以此共治天下,朕雖瞑目,何所復恨。

但國家事大,不可限以常禮。既葬公除,行之自昔,今宜遵用,不勞改定。凶禮所須,纔令周事。務從節儉,不得勞人。諸州總管、刺史已下,宜各率其職,不須奔赴。自古哲王,因人作法,前帝後帝,沿革隨時。律令格式,或有不便於事者,宜依前敕修改,務當政要。嗚呼,敬之哉! 無墜朕命!

病中反思,文帝深以「四海百姓,衣食不豐,教化政刑,猶未盡善」為恨,一再交代後繼者要安養百姓,「務從節儉,不得勞人」。或許,文帝已經意識到經過革新整頓,國家制度基本建立之後,當務之急是與民休息。遺憾的是這個思想來得太晚了,其後繼者正躍躍欲試,力圖再創更加宏偉的事業。

身後之事,不是文帝所能左右,或許也不是他所能料及的。

文帝死後,楊廣祕不發喪。正好伊州刺史楊約到仁壽宮入朝,楊廣急令他和郭衍趕回京城,撤換留守者,矯稱文帝詔令,縊殺楊勇,控制住京城後,陳兵集眾,發布文帝訃文。

二十一日,在仁壽宮為文帝發喪,楊廣於靈前即位。

八月三日,煬帝扶文帝靈柩回到京城,十二日,在皇宮正殿大興前殿為文帝舉行隆重的殯儀,同時將柳述和元巖除名,發配邊地。還命令蘭陵公主與柳述離異,公主誓死不從,再不朝謁,夫妻雙雙幽憤而死。


猜你喜歡


俄烏戰火後的危機!台灣天然氣10%缺口 中油準備好應戰了嗎?

俄烏戰火後的危機!台灣天然氣10%缺口 中油準備好應戰了嗎?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天然氣被國際視為最佳橋接能源,台灣也計畫將燃氣發電佔比調升至50%、燃煤降至30%、綠能提高至20%,以完成2025年非核家園之能源轉型目標;然而台灣天然氣幾乎全仰賴進口,若要提高燃氣發電配比,勢必要增加氣源購置,並確保原料能穩定輸入。

氣候快速變遷、全球暖化劇烈,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巴黎氣候協議》主張各國政府應減少碳排、調整能源配比,以逐步朝向100%再生能源發電的綠色未來。天然氣被國際視為最佳橋接能源,台灣也計畫將燃氣發電佔比調升至50%、燃煤降至30%、綠能提高至20%,以完成2025年非核家園之能源轉型目標;然而台灣天然氣幾乎全仰賴進口,若要提高燃氣發電配比,勢必要增加氣源購置,並確保原料能穩定輸入。

經濟部統計台灣天然氣進口比例,分別是澳洲約32%、卡達約25%、俄羅斯約10%。適逢今(2022)年3月中油與俄簽約供氣合約期滿,也因俄國總統普丁宣布「不友善國家」須以盧布購買天然氣,中油表示將不會與俄羅斯續約,現貨氣將採機動性購買,由不特定國家作為供應替代方案;然而,不指定氣源又想隨時找到符合的供貨量、熱值與船期安排來購買,供氣真能唾手可得、穩定無虞?外界都在熱切關注。

綜觀國際天然氣進出口趨勢,澳洲東部新興煤層天然氣(Coal Seam Gas,簡稱CSG)出口量持續成長,70%輸出至日本、韓國、中國等亞洲多國市場,使澳洲仍坐擁世界最大液化天然氣供應國寶座。傳統天然氣是由不透水岩石覆蓋的多孔砂岩地層中取得,氣體透過浮力經氣井移動至地面,無需抽取,但隨蘊藏量下降,需要由非傳統天然氣來補足。過去CSG熱值低,且技術未臻純熟、用水量高、恐有污染風險而無法量產;如今技術革新,能夠利用壓力變化來取得吸附於煤質基中的天然氣,同時用水量少,不致消耗澳洲珍貴的水資源,且鑽井成本比傳統多孔砂岩層天然氣低廉許多。

為供應出口所需,澳洲東岸的傳統天然氣儲量面臨枯竭窘境,未來5-7年須倚靠昆士蘭州內超過85%的大型CSG庫存,來支持生產量能,轉換為液化天然氣(Liquefied Natural Gas,簡稱LNG)滿足外銷需與其國內市場需求。澳洲政府也正擴大天然氣運輸管道佈建與效能,將北部與東部市場連接,並開發更多氣田,強化天然氣現貨供應力。我國雖然與澳洲簽約購置天然氣,但大多與西澳地區供應商交易,未與東澳產業締結合作關係,少了對新興氣源的探索,十分可惜。

對於俄羅斯「斷氣」解方,亦有增加卡達進口之呼聲,但中東區域局勢不定,恐對氣源供應造成嚴重影響。美國於1984年將伊朗列為恐怖主義國家,而沙烏地阿拉伯等中東鄰近國家也因伊斯蘭教派立場分歧,與伊朗對立,其友好國卡達也遭受波及,與多國失去外交關係,被施以經濟與交通封鎖,天然氣出口風險極高。已有烏俄戰爭作為前車之鑑,中東長久以來政局動盪,只怕危機一觸即發,造成台灣氣源將出現更大的缺口。

當亞洲國家紛紛採買東澳LNG,台灣進口澳洲LNG卻僅限於西部、尋找隨機氣源現貨氣供發電使用,不僅錯過購置先機,更難保充足貨源。東澳天然氣在國際間炙手可熱,但中油是否已準備與東澳廠商發展堅實合作關係、入手穩定氣源未雨綢繆、深化與澳洲經貿交流?除了深思熟慮,也須儘速展開東澳天然氣採買計畫,才可確保燃氣供電原料充沛、穩健能源轉型進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