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深陷隱形債務風暴,北京自身難保,中國「大灑幣」時代告終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深陷隱形債務風暴,北京自身難保,中國「大灑幣」時代告終
圖為2017年5月15日在北京舉行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與非洲國家的「中非合作論壇」(FOCAC)即將於11月29日在塞內加爾共和國(Republic of Senegal)登場,許多身陷一帶一路債務泥沼的非洲國家,正積極向北京當局請款。但外界指出由於中國金融機構放款風險升高,中國在非洲「大灑幣時代已成過去式」。

「中非合作論壇」(FOCAC)即將在今(2021)年11月29日,於塞內加爾共和國(Republic of Senegal)登場,目前身陷債務泥沼的非洲國家亟欲向北京當局「請款」,協助渡過債務風暴;但由於中國金融風險持續上揚,外界指出中國已經「不可能再像以前那麼慷慨了」,意味著,中國向外擴張影響力的「一帶一路」計畫,將面臨轉捩點。

隱形債務正成為中國「一帶一路」的巨大風險

世界各地正興起數兆美元的基礎建設,從橋樑到5G電信設備的需求都急速攀高。《華爾街日報》報導指出,中國的投資計畫「一帶一路」(Belt and Road),挹注鉅額資金幫助了許多國家的發展,但近年卻引起全球對中國融資、管理方式的各種爭論。

研究中國「一帶一路」的College of William and Mary in Williamsburg學者AidData統計了42個低收入、中等收入國家,這些國家現在對中國的債務風險敞口(風險暴露),該年度債務超過國內生產總值(GDP)的10%。

AidData進一步解釋,一帶一路計畫用於公路、鐵路和發電廠建設的隱性債務,已經高達3850億美元(新台幣10.7兆元),這類債務在近年變得普遍,因為貸款通過特殊目的公司進行資金挹注,並非直接提供當地政府資金,這也代表債務可能比當地政府帳面高出許多。

報告估計,中國35%的海外基礎設施項目面臨腐敗醜聞、勞工違規、環境危害和公眾抵制等重大問題;而且計畫中將近400個價值83億美元的項目,與中國軍方關係相當密切,均成為一帶一路計畫的負擔。

《華爾街日報》稱,許多跡象已經表明,北京控制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有成,並宣稱已經完成現代絲綢之路貿易體系。AidData 表示,雖然一帶一路近年腳步趨緩,但北京在計劃中將持續追求3個目標:

  1. 將中國出口商賺取的巨額美元轉化為外國貸款;
  2. 通過在國外進行建設項目,使其龐大的國內建築和工業部門保持有效運作;
  3. 確保石油和穀物等商品以彌補國內短缺。

不過,面對發展中國家債務風險升高,中國恐怕自身難保。位於北京的國際發展諮詢公司Development Reimagined於近日發布報告指出,在以往中非論壇中,北京當局大都採取逐步履行承諾、擴大目標的模式提供資金,近來已經發生轉變,「北京不會像過去那樣慷慨」。

中國大灑幣告一段落,一帶一路投資喊卡!

Development Reimagined報告中舉例,2006年中國承諾提供50億美元融資,此後一路攀升到2018年的600億美元;為了擴大影響力,北京還協助培訓了數千名非洲人,從2003年的1萬人增加到2018年的5萬人。

但隨著非洲國家陷入債務泥沼,中國已經變得更加謹慎,金融機構要求進行融資可行性的分析,昔日輕易允諾數十億美元,協助建設公路、水電大壩、醫院、鐵路和港口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2019年4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向一帶一路計畫中最大的受惠國家元首表示,中國將強調一帶一路投資組合中的金融穩定性、透明度時,曾暗示要重新調整該計劃

今(2021)年9月,他再次重申,中國將停止在國外建設燃煤電廠,並承諾幫助其他國家實現能源多樣化,意味著過去的模式,即將有了轉變。中國外交部負責非洲事務的高級官員吳鵬對此直言,自疫情出現以來,中國銀行已同意暫停挹注19個非洲國家的融資。

雖然中國已經減緩投資新興國家的腳步,但是Development Reimagined仍然一致認為,北京當局對外放貸的計畫仍然龐大。數據顯示,每年大約尚有850億美元的資金向外擴張,而這個數目是美國或其他大國預算的兩倍多。

為了進一步防止中國坐大,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和其他7國集團主要民主國家在今年6月承諾了一項針對貧窮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倡議,他們稱之為「重建更美好的世界」。外界也緊盯未來美、中兩大陣營,將會在新興國家繼續以何種政治角力進行對抗。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