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丹政變將軍與總理簽署過渡政府協議,民眾持續抗議:「軍方總是騙人!」

蘇丹政變將軍與總理簽署過渡政府協議,民眾持續抗議:「軍方總是騙人!」
蘇丹中將布爾漢(前左)與過渡政府總理哈姆杜克(前右)|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外界對於哈姆杜克再次擔任總理,將會擁有多少決策權表示懷疑:「哈姆杜克任命的任何內閣部長都必須得到主權委員會的批准,該委員會則由布爾漢將軍控制,因此,不清楚他在選擇內閣閣員方面將擁有多少自由。」

文:吳宗宜

蘇丹軍方與總理簽署和平協議,是合作還是架空?

11月21日,經過軍方數週的居家軟禁後,蘇丹總理哈姆杜克(Abdalla Hamdok)終於現身在公眾面前,與軍方領袖布爾漢(Abdel-Fattah Burhan)共同出席一場在總統府的儀式,簽署協議以終止軍方對蘇丹政府的軍事接管。

東北非國家蘇丹自1956年脫離英國和埃及獨立後,多次發生軍事政變,政局持續動盪而一直無法順利轉型至民主政體。今(2021)年10月25日,蘇丹軍方再度發動政變奪權、軟禁蘇丹過渡政府總理哈姆杜克與多名內閣成員和政黨領袖。

政變首腦、軍方領袖布爾漢中將,當時解散由軍民共組的過渡政府和主權委員會,並宣布蘇丹進入緊急狀態,「軍方將繼續執政完成民主過渡,直到2023年7月將國家領導權移交給民選政府。」

在政變消息傳出後,成千上萬的蘇丹人湧入首都喀土穆(Khartoum)及都會區另一大城恩圖曼(Omdurman)的街頭抗議,國際上也對軍方的政變一片撻伐,聯合國、美國、德國和歐盟都陸續發表聲明強烈譴責。

而在11月21日達成終止軍方軍事接管的14條協議中,軍方將釋放所有因政變後被判入獄的政治犯(包括政府官員、反對派人士和示威抗議者)、成立一個委員會來調查10月25日政變後的抗議活動,並調查哪些人應為使軍民在抗議中的死傷負責;哈姆杜克並將組成獨立的技術官僚內閣,在過渡期結束後,把權力移交給民選的文職政府,並正式重啟從2019年、獨裁者巴席爾(Omar al-Bashir)下台後就展開的蘇丹全面民主轉型進程。

哈姆多克在簽字儀式上說:「協議的簽署為應對民主過渡時期的挑戰開了一道門。」並表示他同意簽署該協議,是為了防止更多人員傷亡:「蘇丹人的血是非常寶貴的,讓我們停止流血,把青年的能量引導到國家建設和發展上。」

布爾漢則稱:「透過簽署這份協議,我們可以為民主過渡時期奠定真正的基礎,我們希望與國內各方都建立真正的伙伴關係,以便最終能建立推動國家前進的政府機構。」

蘇丹烏瑪黨(Umma Party)黨主席納席爾(Fadlallah Burma Nasir)向記者證實了該協議的簽署:「布爾漢將軍、哈姆杜克總理、各政黨和民間組織已就哈姆杜克重返職位,以及釋放政治犯等議題達成協議。」

據軍方的消息人士稱,目前總理哈姆杜克的行動限制已被解除,駐紮在他家外面的部隊也已撤離。

這項協議獲得非洲聯盟(African Union)、聯合國、美國、瑞典以及和蘇丹軍方關係密切的沙烏地阿拉伯和埃及一致歡迎。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表示,他對此消息感到歡欣鼓舞,並敦促「各方應進一步談判並加倍努力,在蘇丹人民主導的民主道路上完成關鍵的民主過渡任務。」同時也呼籲軍警不要對和平抗議者過度使用武力。

聯合國蘇丹綜合過渡援助團(United Nations Integrated Transition Assistance Mission in Sudan, UNITAMS)也對該協議表示讚賞,並敦促雙方「緊急解決各方未解的問題,並以包容各方、尊重人權和法治的方式完成民主過渡。」

但仍有許多人反對該協議,由蘇丹各方民間勢力組成的「自由改變力量聯盟」(FFC)便拒絕與軍方合作,堅持將政變者繩之以法:「與這些政變者沒有談判、建立夥伴關係、討價還價的餘地,我們不願與這個野蠻的軍政府達成任何協議,我們正在使用所有和平的方法來推翻它。我們將堅持上街頭和反對政變委員會的立場,直到它將權力完整移交給文職政府。」

反對前獨裁總統巴席爾的主要聯盟、蘇丹專業人士協會(Sudanese Professionals Association)也表示,強烈反對該協議,並指責總理哈姆杜克此舉是「政治自殺」:「該協議僅考慮其簽署方的利益,不公正的嘗試為最近的政變和軍事委員會賦予合法性。」

美聯社報導,前美國國務院官員、大西洋理事會非洲中心的蘇丹專家哈德森(Cameron Hudson)指出,該協議允許將軍們在很大程度上保留對軍隊的控制權,並逃避對政變和數十名抗議者死亡的責任:「這是政治精英間達成的交易,似乎在很大程度上將保護自己的利益置於人民的需求之上。」

半島電視台記者摩根(Hiba Morgan)在首都喀土穆的報導指出,人們正在質疑軍隊未來對國家的作用:「雖然許多人說他們希望結束這種政治不穩定、希望看到某種政權過渡,但他們不願軍隊繼續在國家政治中發揮作用,而是返回軍營,讓政府完全平民、國家化。」

政變首腦布爾漢將軍則堅稱,軍方的舉動不是政變,而是糾正過渡的一步,並聲稱政客之間的內訌、野心和軍文派系隔閡的加深,迫使他採取行動保護國家安全。11月初,他宣布成立一個新的軍民聯合主權委員會,他將繼續擔任主席一職,另外還有多名軍方高階將領和一名文職官員。

摩根對於哈姆杜克再次擔任總理,將會擁有多少決策權表示懷疑:「哈姆杜克任命的任何內閣部長都必須得到主權委員會的批准,該委員會則由布爾漢將軍控制,因此,不清楚他在選擇內閣閣員方面將擁有多少自由。」

AP_21321601671477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人民抗議潮未因達成協議停歇,政府持續暴力鎮壓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