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與立陶宛外交降級卻不敢斷交,就怕台灣「不小心」多一個歐洲邦交國

中國與立陶宛外交降級卻不敢斷交,就怕台灣「不小心」多一個歐洲邦交國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立陶宛這次對設立台灣代表處的作法,對中國帶來左右為難的窘境,一方面無法以斷交來要脅,另一方面深怕「降級」效應不大,讓更多國家相繼仿效、躍躍欲試,台灣代表處或辦事處遍地開花。

「駐立陶宛台灣代表處」在立陶宛首都維爾紐斯終於掛牌成功,這是我國第一個在歐洲地區以台灣為名的代表處,深具意義,更是台歐關係突破的重要指標。

立陶宛會轉向與台灣友好,除了是希望能建立經濟、文化與科技的合作之外,更多是因為自身的外交戰略考量,這和立陶宛的國家經驗有關,同時也是來自地緣政治的判斷。

立、中降級卻不斷交,因為擔心台灣「不小心」多一個邦交國

台灣與立陶宛能進一步深化關係的機會,也是因為有「民主價值」作為開啟交流的敲門磚,尤其是抵擋「獨裁國家」侵擾的共同體驗,而過去立陶宛歷經國家不幸的經驗,對照著當前台灣面臨中國不間斷的文攻武嚇,這或許是一種「小國哀歌」的偶然,但也是當前時代浪潮的必然。

可以想見的未來,將會有更多國家與台灣建立實質的民主夥伴關係。

當然,立陶宛與台灣展開外交互動,勢必引起中國強烈的不滿,早在今年八月期間,當時傳出台立雙方有意互設代表處的消息一出,中國立馬撤走駐立陶宛大使,同時也要求立陶宛召回駐中大使;如今以台灣為名的代表處木已成舟,沒有大使互駐的狀態下,中國祭出「降級」的下策,將「大使級」調低為「代辦級」,其實這是瀕臨中斷關係的報復動作。

bce4a950-f4a4-471f-9051-f3d44a1f2c1b
駐立陶宛台灣代表處18日正式掛牌設立|Photo Credit: 外交部 提供

有趣的是,中國表現出的不滿,是因為在她的「一中原則」下,自己的邦交國竟然接受「台灣代表處」的設立,這猶如在中國的眼皮底下搞「一中一台」,這幾乎是踩到中國不可能妥協的政治紅線;問題是,立陶宛對外聲明表示,准許設立以台灣為名的代表處並不是要和台灣建立外交關係,而且還重申「一中政策」的立場,中國會接受這樣的解釋嗎?

答案很簡單也相當清楚,中國當然不會接受這樣的說法,就算台立沒有建交,還是得搬出陳腔濫調的「挾洋謀獨」,所以威脅立陶宛要為後果負責,也告誡台灣不會有好下場。只是,中國除了「降級外交關係」,卻無法再多做些什麼來反制,畢竟台立之間完全沒有涉及到建交事宜,倘若中國片面宣布斷交,小人之心深怕台灣趁機多了一個邦交國,而且還是歐洲國家。

台、立互設代表處,將成其他國家仿效的典範

中國低估了立陶宛的堅持,這是過去中國善用軟硬兼施的政經震懾力所始料未及的狀況,立陶宛這次對設立台灣代表處的作法,對中國帶來左右為難的窘境,一方面無法以斷交來要脅,另一方面深怕「降級」效應不大,讓更多國家相繼仿效、躍躍欲試,台灣代表處或辦事處遍地開花,「正名」也好、「更名」也罷,讓台灣能享有作為一個國家的同等對待,這才中國擔憂所在。

值得關注的是,歐盟及美國都跳出來力挺立陶宛的作法,甚至表示設立台灣代表處並沒有違背「一中政策」,甚至鼓勵各國加強與台灣建立關係,這才是中國最大的挑戰,許多國家紛紛開始思考,把台立關係作為摘下「一中」緊箍咒的參考典範,一一排除中國因素的干擾,和台灣往來的同時,也把對外事務延伸到印太地區,許多中、東歐國家都在看,將可能集結成挺台的旋風。

RTXDAUHD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中國會反省對歐政策的失敗嗎?恐怕很難。過去一段時間,中國的銳實力對準全球各地,以經貿、投資等經濟手段進行援助,進而宰制了這些國家獨立自主的能力,這種「中國特色」的「殖民模式」已讓許多國家感到擔憂,尤其是伴隨而來具強悍的戰狼氣焰,重新檢視中國所帶來的威脅,這正好讓立陶宛憶起過去受納粹德國、共產蘇聯強佔的國仇家恨,任誰對此都會有戒心。

務實看待,短中期內,台灣要和這些國家恐怕還難建立外交使團關係,尤其仍與中國保有邦交關係的前提下,各國會避免涉入敏感的台獨議題,不會在主權議題上掀起來自中國的政治壓力;但是,台灣擁有民主政治的共同價值、社會開放的文化底蘊,以及具競爭力的高科技能力,透過這些「軟實力」(Soft Power)來促使雙邊合作穩步前行,進而「擴溢」(Spillover)至「政治認同」。

持平而論,台灣當然不能過度樂觀,與中東歐國家建立實質的合作關係,仍必須深思這些國家地緣政治利益,以及盤點雙邊可以深化的合作契機。

可以正面看待的是,中東歐國家往往是歐盟的邊緣,卻有相壤在歐亞交錯的戰略位置,台灣與這些國家的處境不但能對話,也可以相互借鏡,無需操之過急,尊重對方的外交利益判斷,同時尋求可以鏈結合作的機會,有朝一日,台灣的國際空間會撥雲見日,在民主信念的堅持下,關係也會永續發展。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