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福部長照司推動社區型照顧模式,陪伴長者慢慢變老

衛福部長照司推動社區型照顧模式,陪伴長者慢慢變老
Photo Credit : 衛福部長照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社區型日照是目前照顧量能最大、效能最好的方式,不但能讓照顧者能獲得喘息並減輕經濟壓力;長者可以重拾社交活動,在專業設計的活動中延緩老化,獲得更有尊嚴的生活,在家人陪伴下慢慢變老。

2025 年,台灣高齡人口將突破 20%,將邁入「超高齡社會」;也代表扶養負擔將會加重,據國發會推估至 2040 年,每兩個青壯年就要撫養一個老人,大量高齡照顧需求是即將來臨的現實。

以往社會中扶養比低、家庭人口數多、甚至三代同堂,在家人可輪流照顧下,大部分的長者都得以在家安養;但隨著社會型態轉變,目前台灣有近 30% 的 65 歲長者未與子女同住;即使同住,家中青壯年人口幾乎都需要外出工作,失能失智長者的照料成為家庭重大壓力。

而從社會整體面來看,「由於國人習慣使用一對一照顧,照顧人力的培訓速度遠追不上高齡人口的快速成長,因此我們必須盡快翻轉國人的照顧觀念。」衛生福利部長期照顧司司長祝健芳說,她認為這是非常迫切的事情。

祝健芳司長
Photo Credit : 衛福部長照司
衛生福利部長期照顧司司長祝健芳。

以日照機制解決小家庭的困難與壓力

事實上,在 106 年我國長期照顧邁入第 2 個 10 年計畫時,即以量能提升為目標,推動社區型日照一對多照顧模式,並注入預防概念,期望延長高齡者健康餘命並維持剩餘功能、延後進入機構的時間,一方面讓長者能在家庭與熟悉的社區中慢慢變老,另一方面降低家屬的經濟負擔,釋放了白天的時間,能夠繼續工作或者獲得喘息。

長照中的照顧服務包括居家照顧與社區照顧兩種,前者由照顧服務員至家中協助照顧,也就是一對一照顧,後者為將長者送至日照服務中心接受照顧,即為一對多的照顧。

DSCF6553
Photo Credit : 衛福部長照司
長輩在日照中心中,除了讓家人可以維持日間生活與工作經濟生產,在照顧場域內除了動態肢體、靜態興趣活動等,在照顧場域內也會與其他長輩互動,延長社會參與,提高社會角色,延緩失智退化。

民眾傳統的觀念中總覺得使用在宅的一對一照顧是最佳選擇,而且在親友輿論壓力下,對將長者「送去外面照顧」有難以突破的心理障礙。但在這幾年推動社區型日照的經驗中,發現日照中心有難以取代的功能,當長者走出家庭與其他同齡者互動時,可以增加社會參與度,避免憂鬱與孤獨感;透過肢體與懷舊、現實等多元的活動設計可延緩失能失智。當作息正常、心靈也有寄託時,在身體健康與情緒上都更加平穩,這是在家中一對一照顧是無法達到的效能;而將長者送至日照中心,就像幼兒送至幼兒園一樣的日間照顧服務。

日照中心社區化,讓長者在地慢慢變老

「長照」、「日照」這些名詞,從字面意義上來看,常讓一般民眾混淆,甚至誤解日照中心就是住宿型的養老院,也因不了解而產生排斥。但近幾年,透過影片、圖卡的宣傳,民眾逐漸開始認識長期照顧與日間照顧等政策。其實日間照顧中心就像長者在社區中的第二個家,也可以說長者就像是來到日照中心上課,白天由交通車或家屬就近接送到中心,傍晚再接送回家,由於仍在社區範圍內,長者並不會對環境感到陌生,並且由同一群專業社工師、護理師與照顧服務員提供生活照顧服務、營養餐食服務、健康促進或文康休閒活動,並提供醫療諮詢、轉介等服務,使家屬能獲得喘息,長者能過著有品質的生活,在社區中快樂地慢慢終老。

祝健芳說:「目前日照中心也推動短期的喘息服務,如協助沐浴與洗頭等,進一步降低家屬的照顧壓力,回應長者的整體需求,如此,可以盡量延長者在家中生活的時間。」

圖2
Photo Credit : 衛福部長照司
長照2.0希望實踐以人為本,建立以社區為基礎的照顧型社區,實現在地老化,並透過社區式日照機構落實多元連續服務體系。

一國中學區一日照,加緊布建

由於社區式日照中心是提升照顧量能與對長者最佳的照顧方式;加上以往民眾使用一對一照顧的原因之一是日照中心太遠而不方便。而在蔡英文總統指示下將過去「一鄉鎮一日照」的目標提升為「一國中學區一日照」後,使近便性更加提升,但布建上的挑戰也隨之增加,其中最大的門檻是場地的取得。

首先是增加來源,除運用公有場地閒置空間設置日照服務場所外,另外擴大民間參與,鼓勵企業托老;也推動集合住宅公共空間辦理日照服務,活絡長照服務量能;並運用長照服務發展基金,補助開辦所需費用,以吸引民間業者加入。

而衛福部積極展開跨部會的合作,「我們與教育部、財政部、內政部、農委會等部會合作盤點權管下的公有閒置空間,只要符合前瞻 2.0 補助計畫,就鼓勵地方政府前往會勘是否合適,再由地方政府提出補助計畫,一處日照最少可以補助 5 千萬,協助中心的設置。」祝健芳說明相關的作法,其中最希望能促成的是仍有學生就學的閒置校舍。因為少子化緣故,閒置的學校教室是可利用的空間,「若能讓長輩服務進駐,其實是達到國際間倡議的老少共融,也是孩子們很好的生命教育,可讓孩子們學習與銀髮長輩互動,而小孩子對於長者是一種療癒,如高雄市大同國小設有失智日照中心,學校安排了學生與老人互動的園藝課程,孩子們的反應良好,表示學習到照顧長者的經驗。」

DSCF6605
Photo Credit : 衛福部長照司
照顧人員可從著色的過程,理解長輩目前的身心狀況。

但因臺北市曾發生家長抗議的反應,顯示需要更多的協調與溝通,衛福部與教育部商議以分工合作的方式進行,衛福部透過前瞻補助經費中的部份比例,提供學校作為校舍修繕使用;再由教育部透過行政獎勵,提供誘因,讓學校願意釋出閒置空間,更重要的是學校必須與家長會達成共識。祝健芳期待「能透過更多溝通讓家長能放下疑慮,讓老中小不同世代都能互動,消除世代隔閡,這需要所有人共同努力。

截至今年 9 月底,全國日照中心完成布建總數達 673 家;其中教育部所公布 814 個國中學區中,有 483 個國中學區已經至少有一家日照中心,達成率是 59.3%,而在部分原鄉區域人口數較少,設置後無法持續經營,有 29 處會導入其他替代作法,雖還有 331 個學區正在布建,但值得欣慰的是地方政府積極輔導民間投入設置的已經達 150 家,幾乎是已經達到五成,在 113 年可以順利達成「一國中學區一日照中心」的承諾,讓家附近就有日照中心,使長照2.0的規畫在地方落實。

[衛生福利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