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同性戀》:愛丁堡動物園五隻國王企鵝的不尋常故事,推翻了人們對動物行為先入為主的想法

《動物同性戀》:愛丁堡動物園五隻國王企鵝的不尋常故事,推翻了人們對動物行為先入為主的想法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個例子再次說明,擺脫所有人的偏見,強迫自己做出最客觀的觀察,避免倉促得出結論,這是每一個可靠科學研究的基礎。

文:芙樂兒・荳潔(Fleur Daugey)

當企鵝推翻先入為主的想法時

愛丁堡動物園企鵝的不尋常故事,說明了關於性的先入為主觀念如何影響人們對動物行為的看法及對這些行為的詮釋。一九一七年,這間蘇格蘭動物園自豪地接待了五隻國王企鵝。一九三二年,動物園館長托馬斯.海寧.吉萊斯匹(Thomas Haining Gillespie)出版了《國王企鵝的書》(A Book of King Penguins,無中文譯本),書中描述了牠們的日常生活以及牠們的「戀愛」和性關係。

作者採博物學者手記的風格,描述了他對企鵝生殖狀況的觀察。這個動物園希望成為世界上第一個豢養國王企鵝幼雛的動物園,園長和飼育人員竭盡全力為這些企鵝提供最佳的生活條件,以便看到這個小族群的成長。該專欄的讀者是普通英語公眾,因此期刊中包含許多擬人化的註釋評語,而這些註釋在當時大多數科學或非科學報告中都非常普遍。

在開始談到企鵝荒唐的冒險故事之前,我必須附帶提到,在許多鳥類中,雄性和雌性個體的外觀都是相同的:牠們的羽毛和體型大小都沒有差異。因此,許多關於鳥類繁殖的行為學研究就是從其行為推斷出研究對象的性別。攻(上/進入)伴侶的那方被指定為雄性個體,而被另一方攻(被進入)的被指定為雌性個體。因此,我不必強調使用這種方法對於性別的基本設想。

企鵝是上述的鳥類其中之一,乍看之下不可能確定牠們的性別。只有觀察到企鵝生蛋才能確定牠確實是雌性。相反地,沒有任何行為觀察可以使我們確定哪個個體是雄性。只有解剖或DNA分析才能得到可靠的答案。以愛丁堡動物園的國王企鵝為例,很容易理解,飼育員並沒有在那些企鵝到達動物園後立即對牠們進行解剖去查看牠們的性別。在一九二○年代,DNA測試也不存在。因此,園長及飼育員就憑著他們所謂的「常識」來區分雄性和雌性。

我們的故事始於兩隻叫安德魯(Andrew)和卡羅琳(Caroline)的國王企鵝。吉萊斯匹在他的書中解釋,他已經根據每隻企鵝的行為為其指定了性別。安德魯被認為是雄性,因為牠似乎是「採取主動」的人,而卡羅琳似乎對於求偶者感到「無聊」。安德魯不滿足於向卡羅琳求偶不成,轉而對柏莎(Bertha)表示了興趣,因此柏莎也被任命為雌性。

作者認為這種「不忠實」的行為完全是男性化的。因此,這三隻企鵝組成了一個三人組。但是,令吉萊斯匹在一九一七年十月的一個美好日子感到驚訝的是,他看到卡羅琳向柏莎求偶並交配!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並稱與這些企鵝的性別有關的事令他「感到相當震驚和不安」。但是,在故事的這個階段,他不再進一步琢磨。

另外兩隻企鵝又加大了牠們這一小組:埃里克(Eric)和朵拉(Dora)。突然,在一九一八年七月八日,我們觀察到一顆停在卡羅琳腳上的蛋。沒有人目睹生蛋的過程。國王企鵝不會築巢,只會在腳上捧著牠們的蛋。牠們會用腹部皮膚的皺摺覆蓋它,使蛋保持在適當的位置並保持溫暖。雙親有責任交替照顧牠們即將到來的後代。牠們可以在乘載著這麼脆弱的東西的情況下移動,但經常保持不動以免發生意外。安德魯和卡羅琳的蛋就不幸地在我們不知由來的情況下被打破了。

失散戀人的悲痛

第二年,一九一九年,我們再次發現卡羅琳的腳上有一顆蛋,而安德魯在牠身邊。由於其他企鵝通常對新的蛋到來非常感興趣,有時會引起爭吵和偷竊行為,因此,我們決定將這對伴侶隔離在另一個圍欄中。這個決定因為把安德魯與柏莎分開,困擾了安德魯,牠不斷哭泣並表現出憂傷的跡象。就柏莎而言,牠也整天都在牠的圍欄中「抗議」。為了避免蛋受這種情況影響,卡羅琳和安德魯又被放回與其他同伴一起的地方。那顆蛋最終孵化了,這隻小國王企鵝是第一隻在人工飼養情況下出生的。

企鵝蛋之謎

一九二○年夏天,卡羅琳和安德魯被觀察到再次交配,埃里克和朵拉也是。埃里克在吉萊斯匹眼中的行為舉止像雄性,也就是說,牠攻(進入)了被認定為雌性的朵拉。牠們總共產下兩顆蛋,每對各一顆。安德魯和卡羅琳的蛋最終因為沒有受精而被牠們遺棄。同樣的不幸遭遇發生在第二對伴侶的蛋上。在次年(一九二一)夏天,觀察者們才開始懷疑。

那一年,伴侶的配對發生了變化。卡羅琳和埃里克在一起,朵拉和柏莎也是如此。第一對伴侶產下一顆蛋,但一段時間後被打破了。第二對在八個星期的時間內孵了一顆蛋。由於它沒有孵化,因此飼育人員將那顆蛋移除,卻發現它裡面有一隻死去的雛鳥。動物園團隊很驚訝。兩位雌性個體怎麼會有受精卵?吉萊斯匹認為,與另一對伴侶打架後,必定發生了不幸的蛋的交換。有一段時間,他的疑慮暫時因為這個解釋而得到了平息。

然而,另一個謎又困擾著園長。有一段時間,安德魯被跟其他企鵝隔絕了,因為牠是和卡羅琳和柏莎雙重分離後的麻煩製造者,而飼育員擔心牠會把蛋打破。一旦確定牠將不再造成麻煩後,飼育員將其放回與其他企鵝一起的地方。之後,我們有一天發現牠正在孵蛋。這顆蛋是從哪裡來的?他是從其中一隻雌性企鵝那裡偷來的嗎?問題仍然沒有得到解答,幾天後,安德魯輕率地在攀爬岩石的時候,把牠的蛋打破了。這些蛋破損得真的太頻繁了。

謎霧更濃烈

為了更完善地監視和保護未來的雛鳥,一九二二年,動物園決定重新布置五隻國王企鵝的圍欄。一旦配對,擁有蛋的一對企鵝就會在布滿草皮的小圍欄中與其他企鵝分開。那年卡羅琳和朵拉配成了一對。儘管兩者都被認為是雌性,但牠們都被轉移到為各自設的小圍欄中。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