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體壇名將紛紛問「彭帥在哪裡?」,令中國陷入巨大的尷尬之中

國際體壇名將紛紛問「彭帥在哪裡?」,令中國陷入巨大的尷尬之中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最近幾年,中國常常因為言論動則封殺外國運動員,但也不過是不轉播而已。但這次是「自己人」僅僅因為「Metoo」就被滅聲了,還消失得無影無蹤。他們這才突然醒覺是怎麼一回事。可以想像,這對運動界人士的打擊恍如當頭一棒。

從11月開始,中國網球手彭帥事件成為國際熱話。對不太熟悉的朋友,事情起源是這樣的。

彭帥是中國女子網球選手。她曾和台灣選手謝淑薇搭檔,兩奪大滿貫雙打冠軍。今(2021)年11月2日,她突然在中國微博上實名發文,道出了她和中共前政治局委員兼中國前副總理張高麗的一段韻事。

國家領導人與世界著名網球明星,年齡相差幾十歲,這段全世界做夢也想不到的「八卦新聞」立即點爆了中國輿論圈。貼文在短短20分鐘後就被刪掉,隨即彭帥又被全網封殺:整個中國防火墻內的「內聯網」上,「彭帥」兩字成為「不符合國家法規」的搜索禁詞,彭帥的微博也處於「消失」狀態。

儘管如此,彭帥貼文已通過各種途徑傳遍中文網路。「內聯網」上,中國網友紛紛玩起了「高麗征彭帥」的哏(彭帥一語雙關當年朝鮮戰爭中領兵的「彭德懷元帥」,(張)高麗則一語雙關「朝鮮」的古名「高麗國」)。在中國無法封鎖的海外中文推特圈更議論紛紛。

本來,這只在中文世界引起轟動。對很多中文網友而言,彭帥事件不過是「吃瓜」(看熱鬧)的好材料。然而,彭帥微博的指控以及「人間消失」,引來國際網球界的不安,彭帥事件「衝出中國,走向世界。」

國際女子網球協會(WTA)主席公開要求中國保證彭帥的安全,調查彭帥的指控,以及讓他們能聯繫上彭帥。網球巨星喬科維奇(Novak Djokovic)、大坂直美、小威廉絲(Serena Williams)等,紛紛在推特上用了「彭帥在哪裡」(#WhereIsPengShuai)的標籤,標籤迅速登上推特Trend的頭條,彭帥事件開始國際上迅速發酵。聯合國人權辦公室也公開向中國詢問彭帥的下落,彭帥事件令中國陷入無比尷尬中。

彭帥事件之所以能引發國際轟動有多個原因。

首先,彭帥作為女子網球名將的身份

在所有運動項目中,網球的影響力可高居前列。表彰運動員成就的國際勞倫斯獎的最佳男子運動員和最佳女子運動員獎項,多次被網球運動員獲得。從2000年開始20次頒獎中,男子11次被網球運動員獲得,女子七次被網球運動員獲得,占了頒獎總數的半壁江山,有幾年網球手還同時包攬男女子獎項。網球的影響力就可見一斑。

網球不但影響力大,還是可能是最國際化的體育項目。運動員需要全年大部分時間不間斷地在全球環遊訓練和參賽。她們和其他外國球員之間的友誼和聯繫,比和本國人的聯繫還要多。對彭帥這樣兼職雙打的網球手,經常和外國運動員跨國配對,與外國的聯繫更是密切。可以說,國際女子網球協會就是彭帥們的「娘家」。

網球還是男女最平等的運動之一,女子網球大賽的獎金和男子一樣,女子網球比賽觀眾不比男子少,女子網球名將的吸金力也比男子不遑多讓。這在世界職業運動項目中獨一無二。因此,網球也被視為一個「進步的體育項目」,備受關注。

更何況,彭帥算是一個有國際知名度的女子網球手,她奪得過大滿貫雙打冠軍。她兩奪雙打大滿貫,雙打排名曾居全球第一,單打成績最高也列全球14位,成績相當突出。在中國網球,除了李娜,她就是第二。這樣一個人在實名指證,然後就無聲無息,WTA不發聲才奇怪呢?

儘管在中國,彭帥未必算是「流量明星」,但由於網球明星的國際化,她在國際影響力反而比一些本土娛樂明星更大。比如前一陣子被抓起來的吳亦凡,從國際算是加拿大人,但一直在中國混,中國抓就抓了,可曾見過加拿大發過半句聲?前一排失蹤的趙薇,理論上也算是國際明星,可是突然不見了,也沒聽說過那個國際明星發個貼「趙薇在哪裡」。分別就在於此。

其次,彭帥指控有相當的可信性,更撞上了「Metoo」風潮

目前彭帥的指控還是一面之詞,當然不能全信。綜觀指控,或許在細節上有出入,但主要內容的可信性非常高。

首先,如果沒有相當的事實根據,很難想像一個平民(儘管是有名的網球手)膽敢實名「誣告」一個「國家領導人」。其次,文中的事件(年份)、地點(天津、某個大廈,張家房間等)、細節(吃飯、打球、聊天內容、張高麗夫人「把風」、她與張高麗夫人的對話等),以及「一段情」的來龍去脈都非常具體,很難想象是「捏造」出來的。

微博帖子的文筆並不完美,在時間上有混亂的地方還必須梳理一下才能搞得懂,標點符號也不完全對,但這也正好說明了並沒有經過專業寫手的加工,更添加可信性。

最後,如果帖子是假的,或者如一開始有些人認為彭帥被「盜號」,那麼彭帥早就應出來澄清,而不是被全網封殺。中國搞了一個全網封殺,反而從另一面印證了其真確性。

當然,對外國人而言,未必會那麼理性地分析指控的可信性,但「不巧」事件發生在Metoo風潮之後。在Metoo運動興起成為國際潮流後,女性把自己面對性侵壓力大膽地說出來,導致社會移風易俗,範式轉移。公眾認識到「女性在權力結構處於不利地位時被迫的性服從」是不可接受的,整個社會更加保障女性的人身權利。

在這個風潮下,人們對「受害方」的陳述越來越多地採取「先信了再說」的態度,而不會首先用挑剔的眼光挑錯。

領導人的風流韻事,放在以前或許沒有那麼惡劣的影響,但放在Metoo之後就完全不一樣。如果美國總統柯林頓(Bill Clinton)與陸文斯基(Monica Lewinsky)的事件放在現在就是標準的Metoo,柯林頓彈劾案就恐怕會過了。

本來在中國,毛澤東、江澤民等領導人的風流韻事在民間流傳很廣。更何況幾乎每個中共官員「下馬」後,「玩弄女性」、「亂搞男女關係」等永遠是最趁手的罪名之一。中共官員「豐富多彩」的生活可想而知。但實名指控沒有「下馬」的領導人的案例也絕無僅有。

從彭帥的指控看,其主要的委屈就是:她和張發生關係,張說愛她,卻不能給她一個名分,「玩玩想不要就不要了」。看起來,這是一個「小三與正宮」的故事。然而,從描述看,如果是準確的話,卻有標準的「以權勢為基礎的Metoo」的嫌疑。

張位高權重,當時至少是省級領導人,而其描述中敘述了性關係之中的強迫成分。正如她寫道「那天下午我很怕,根本沒想到會是這樣,一個人(指張夫人)在外幫守著,因為誰都不可能相信老婆會願意」,「那天下午我原本沒有同意一直哭」等。

彭帥事件發生在Metoo運動興起後,難怪更能引起國際共鳴。

AP_192574265395
前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張高麗|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第三,全網封殺令國際社會震驚

對早就熟悉了「中國式的言論自由」的中國網民來說,驚奇的可能是為什麼「貼子竟然能存活20分鐘」。但對習慣了真正的言論自由的國際社會而言,僅僅因「說出來」就導致刪帖就簡直無法想像。更何況,彭帥不但是貼子被刪,還被剝奪了所有的發言權利,在整個網路上都被列為禁詞,網路術語屬於「社會死亡」。

但更有甚者,彭帥不但「網路社會死亡」,還「真實社會死亡」。作為一個怎麼也算是公眾人物的明星,多日不露面,如同完全消失一樣。這不但剝奪了彭帥的言論權利,還讓人擔心彭帥的人身安全,真是嚇呆了國際社會。

一直關注中國的人,當然知道中國的言論是怎麼一回事。但對大部分外國人而言,特別是那些和中國關係密切的運動界人士,即便在概念上知道到中國是個言論上不自由的國家,一般也沒有太多的第一手感受。

最近十幾年,網球運動界正在中國積極推廣,在中國市場賺錢,對中國言論狀態的瞭解也肯定不會太深。最近幾年,中國常常因為言論動則封殺外國運動員,但也不過是不轉播而已。但這次是「自己人」僅僅因為「Metoo」就被滅聲了,還消失得無影無蹤。他們這才突然醒覺是怎麼一回事。可以想像,這對運動界人士的打擊恍如當頭一棒。

第四,中國的回應方式讓世界見識了「中國式的被代表」

如果沒有國際的介入,彭帥事件肯定也是被中國政府無聲無息地拖下去,當沒事發生。

然而,由於彭帥的國際性,這次中國不能裝聾作啞。中國也不能貿然指責「外國勢力」,因為彭帥至少表面上沒有任何錯。中國外交部先是推說「不知道」,但隨著壓力越來越排山倒海,WTA說寧願不要中國市場也要知道彭帥在哪裡,運動員如果發動抵制對中國冬奧也有影響,於是中國也不得不回應。

從17日起,中國接連發出了幾份材料,「證明」彭帥沒有失聯。這些材料計有:

第一份由官方媒體央視海外分部環球電視網(CGTN)的推特帳號發出,說自己得到了彭帥發給WTA主席的英文電子郵件的截圖,說「網上流傳的指控」都「不是真的」。

第二份由中國官方CGTN責任編輯沈詩偉,在推特放出據指是彭帥發放在微信「朋友圈」的近照,看來是在彭帥家中的照片。

第三份由胡錫進在推特先後放出「彭帥在20日參加聚餐」的照片,以及「彭帥21日參加北京一個活動的視頻」。

第四份,也是最新的一份,彭帥終於「親自現身」,與國際奧委會主席以及中國官員等人視頻通話,說「自己很安全」,感謝「國際奧委會對她健康的關心」,要求各方「尊重自己的隱私」。

在中國政府看來,這些動作已經足以表明「彭帥平安」。但在外界看來,這些材料不但沒有平息外界的憂慮,反而引起越來越大的質疑。

比如,中國放出的第一個「證據」,很快就有人發現該截圖上還有一個光標,懷疑並非什麼電子郵件的截圖,而是正在編輯的文本。對近照和視頻,也有人提出疑點。

其實,最大的問題還在於,如果彭帥是完全自由了,為什麼要「被代表」?何必要通過被推特認證為「國家代理人」的帳號「通過某種途徑取得資料」,而去發放自己的信息?要知道,這種官媒報導「露臉」的待遇,通常只有「謠傳地位不保的國家領導人」才能享有,可算得上「國家級別」了。比如當年一直謠傳被打倒的周永康就是這樣,「露臉」都是國家安排的。如此一來,外國人豈非更感震驚?

其實,四份「證據」中,第四份對外國人有一定的說服力。當然,中國人對此「見多識廣」,一個個大咖電視認罪,桂敏海「自願回國投案自首」甚至「自願放棄瑞典國籍」,李波「用自己的方法回大陸」,十二港人「拒絕家屬聘請的律師」。

總之,落入中共手上,或者家屬還在中共的手上,怎麼樣的「證據」都能給你搞出來就是了。

客觀而言,如果第一次放出來的「證據」就直接是這份與國際奧委會主席的影片,見識不多的外國人可能就「收貨」了。然而,外國人是天真,不是蠢。有了前三份的「鋪墊」,外國人早就心生懷疑,也「聰明」了。中國這時再拿出影片也不那麼好使了。外國照樣質疑,彭帥是不是被迫在「演戲」?為什麼與奧委會主席視訊,而不是與一直追問她下落的WTA官員視訊?彭帥是不是被迫演戲真不知道,但現在中國真是「有理也說不清了」。

可以說,中國這次的應對和鋪陳「證據」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那麼為什麼不一開始就「派出」彭帥視訊呢?有可能是中共被「慣壞」了,太過自信,因為這些「證據」應對中國「屁民」是足夠了,反正「他知道大家都知道他在說謊,但他還繼續說謊。」

也有可能彭帥是個「硬骨頭」,保不準現場視訊通話的時候突然「不按劇本」,讓追求「絕對安全」的中國覺得不保險。也有可能奧委會主席一開始不肯配合(彭帥和奧委會真是一點關係都沒有),要幾番溝通才答應等等。

總而言之,彭帥事件讓中國陷入巨大尷尬,如何收場有待觀察。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