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憤怒來自於「相對剝奪感」,整個社會共同承受業障——我們要如何讓信任回來?

人民的憤怒來自於「相對剝奪感」,整個社會共同承受業障——我們要如何讓信任回來?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相對剝奪感指的是個人或是群體的一種心理狀態,一個人意識到他得不到某種自己想要擁有的東西,而且他還覺得自己「理當」擁有那樣東西,卻被某人奪走了,相對剝奪感就產生了。

儘管台灣的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大致上都處在控制中,但是談起對於執政黨的評價,還是許多人充滿了憤怒。如果與其他國家比較,理論上我們應該要能夠珍惜現有的生活,也對執政黨的努力給予肯定,因為有他們我們才能有現在的生活;但實際上在生活中,確有許多人談起台灣的防疫成果如同水深火熱,好像過去穩定的生活不曾有過一般,心中充滿怨氣與否定。

我認為會有這樣的現況,是來自於許多人被激發了他們心中的「相對剝奪感」,而在激發相對剝奪感的背後,則是在野黨單一簡化的「執政黨邪惡狡詐」,最終讓社會忘記了珍惜與感恩,淪為暴戾與不安。

人民的憤怒,來自於相對剝奪感

相對剝奪感指的是個人或是群體的一種心理狀態,一個人意識到他得不到某種自己想要擁有的東西,而且他還覺得自己「理當」擁有那樣東西,卻被某人奪走了,相對剝奪感就產生了。就像房價被不斷攀升,原本你覺得自己應該買的起房子的,卻覺得房子都被投資客買走而買不到,你可能就會開始氣這些投資客。你對投資客的生氣就是來自相對剝奪感,因為你覺的原本可以買到的房子得不到了,而且買不到還不是因為買不起,而是應有的東西被投資客用奸巧奪走了。

相對剝奪感的核心,不是在於你擁有多少,也不是你擁有的是否比別人更多,而是你覺得自己應該得到更好的,但是卻沒有。如此一來,我們似乎可以理解為什麼很多台灣的人依舊對疫情控制好的安穩生活不滿,因為他們比較的對象並不是世界上各國的狀況,而是他們心中對於更好生活的想像:我就是要一個感染者都沒有,我就是要疫苗,我就是要過完全不用害怕病毒的生活;我不管其他國家控制的好或壞,也不管現在控制的好不好,我想要就是想要。

儘管控管病毒是如此的困難,即使疫苗的研發與採購都還在進展,但多少人將心中的「更好」視為理所當然,於是被困在相對剝奪感中所苦所怒。

在野黨透過相對剝奪感的操弄,破壞人民心中對價值的信任

「理想與現實的差距」有許多種解釋,有可能是怠惰,但也可能是社會的現實與太多無法自己控制的事情,不是努力就可以得到,就像薪水不是你想要就可以隨便賺五萬十萬。

同樣的,政府無法做到所謂的更好也可能有很多種可能,規劃的失當、人為的疏失是有可能的,但也可能就是現實環境的不允許,或者盡力了依舊無法控制。就像疫苗的開發需要時間,就算你怎樣期待,就是只能在染病的風險與還沒徹底測試的疫苗中選擇,那不是想不想的問題,而是現實就是只能如此。

合理的監督,應該是在遇到問題的時候讓民眾認識與理解為什麼理想與現實會有差距,為什麼會有感染者出現?為什麼疫苗會買不到?並且在合理的基礎上指出可以改進之處。但我們的在野黨的監督方式,卻是無視真實世界的限制,單一的將所有問題簡化成一種論述,就是「民進黨好壞好邪惡」,他們偷走了你應有的生活,而你應該恨他們。

就像明明疫苗就是難買,國民黨做出的論述卻是「民進黨為了圖利高端而刻意不買」,你應該可以不用害怕病毒、應該可以得到疫苗,卻因為一群人的私立,而讓你處在痛苦害怕與苦痛中,而他們根本不在乎。面對民進黨時,在野黨大量的使用「戳破」「抓到了」「揭開」「打臉」,讓人覺得政府就是不可信任,無論他說的多義正嚴詞,背地裡都是一群說謊成性的小人。

然後他們形容政府是「殘暴」「高傲」「狂妄」,所以無論你有多少的痛苦,他們都不在乎,甚至他們就是刻意要你痛苦。所以藻礁是假的、美豬是假的,什麼都是假的,在你看不到的地方永遠都有一群壞人在暗地裡策劃要剝削利用你,而你所有感受到的不安惶恐都是政府刻意為之,人們只能在他們的手掌心被悲哀的玩弄至死。

要能夠在不安中挺住、跨越難關,靠的是內在對政府、對社會與他人的信任,我們願意相信人與人會彼此支持。那之中蘊含的是人們對於仁慈、寬容、良善的相信,當一個社會充滿越多信任的價值,就越能抵抗外來的壓力,承受一時的困頓並包容彼此的不完美,挺過災難的威脅。

但是在野黨每天每天散播著問題都是政府的「邪惡」「虛偽」「高傲」造成時,他在做的卻是將人們相信的價值一個一個摧毀,讓你到最後什麼都不願意相信,什麼也不願意理解,遇到所有的不安困惑第一個感覺就是煩,再下一個感覺就是找一個對象來怨來恨。

就像是面對著病毒的威脅,你是否願意相信憑藉著人們的努力,我們最後可以所有人攜手一起度過難關?即使疫情擴散、有人染病甚至逝世,你是否願意相信我們最後可以從傷痛中復原,成長成一個更美好的社會?那些溫暖的感受,可能在你的心中都被忘記了,因為你早在無止盡的陰謀與迫害中喪失了對社會甚至對自己的相信,在無力中發抖恐懼。

但如果你願意多一些瞭解多一些認識,也許問題仍然存在,痛苦也還在那裏,你卻能做到珍惜自己擁有的一切,懷抱感恩與信任,然後以微笑安心的面對所處現實的挑戰。那之中差別的,就是信任的力量

由社會共同承受業障,我們能怎麼讓信任回來

在野黨使用相對剝奪感也許能達到政治的目的,引發民眾對民進黨的怨氣,但是這個方式並不是沒有代價的。當民眾不再學習接納現實的限制,不再理解政府的作為合理與否,遇到問題就覺得是政府在圖謀私利,看到解釋澄清就覺得又是說謊欺騙,現今民進黨所承受的完美期待與敵意妄想,換國民黨或其他政黨上台後一樣要面對。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