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當職業作家選「大眾文學」比「純文學」版稅高對吧?偏偏台灣書市並非如此

想當職業作家選「大眾文學」比「純文學」版稅高對吧?偏偏台灣書市並非如此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於沒有獎項烘托、名人加持、行銷銀彈支援的本土大眾小說作家而言,竭力寫成八到十萬字出一本書,卻只收到幾千塊版稅,是常有的事(因此可以理解為什麼寫不下去的人這麼多)。

蘇偉貞《租書店的女兒》,第二人稱說起開租書店的父親,從小讓她得以悠遊在金庸與瓊瑤間;而寫作,大概是種自覺,讀遍了大眾小說以後,興起一股「也許我也能試試」的念頭,卻又不滿足於大眾小說的流於公式,比如愛情除了「他愛她但她不愛他」,還可以有別的什麼?於是,彷彿踩著階梯,志文經典文學系列簡直開啟新宇宙,原來,這是文學!

對寫作者而言,純文學與大眾文學並不互斥,但養成路徑及終極目標卻大相逕庭。左轉純文學,追求榮耀冠冕、承載思想洞見,企圖在作品的語言/形式上進行各種突破;右轉大眾文學,追求掌聲與銷量,最大目標是把故事「寫得好看」。我無意將它們二元化,粗暴批評純文學作品不在乎易讀性、大眾文學不具備藝術高度;事實上,這兩個方向都可能相互擁有彼此特質。

對渴求「好作品」的讀者來說,差異不大;對寫作者而言,向左向右,關乎個人能力傾向、如何努力,特別是在很容易成為「憤青」的年紀,總有一派人鄙視大眾文學對市場的彎腰獻媚,另一派人則譏嘲純文學根本是小圈子裡的人彼此追捧。

文學性與故事性

比如一棟房子,你可以分析它的結構耐不耐震,管線拉得合不合邏輯,甚至拿把放大鏡沿牆面審視油漆工的技術是否扎實;有個空間,你打開門走了進去,覺得它安全舒適、使你放鬆,卻又可以在許多細節或角落引發你的好奇與興趣。純文學小說在乎的「文學性」便是這樣一種空間。

而大眾小說在乎的「故事性」,旨在說出一個好看的故事,它由縝密的情節衝突、立體的人物設計、精準的對白、節奏穩定的「演」與「說」這些元素共構;故事性在讀者全心投入、與主角共感,一頁翻過一頁迫不及待想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的時候體現。

對寫作者來說,故事性是更易複製與檢驗的,你幾乎只要丟給一個受眾正確的熟人讀者(比如你寫BL,這位讀者至少得對這個類型有涉獵),他直觀的好不好看,幾乎可以以此檢驗你作品故事性的強度。

文學性頻繁被檢驗的地方是以純文學小說為訴求的文學獎評審現場,評審多半是閱讀經驗豐富、自有一套審美標準的專業讀者;事實上文學性更強地與讀者的閱讀及生命經驗相關,比如近兩年連奪大獎的作家林楷倫,便是在題材的特殊性上使人耳目一新。相對來說,當小說主題是「高中初戀」這樣一個人人皆體驗見聞過的事件,會更難彰顯作品的文學性。

當然,它們也並不能「非A即B」地二元化。

跨界如何可能

2011年,陳栢青以葉覆鹿為筆名,寫作《小城市》拿下九歌兩百萬小說獎榮譽獎;九年後,《尖叫連線》出版,一次訪談中他坦言,曾有朋友勸他,你這樣寫,純文學圈不當你自己人,大眾小說圈也不當你自己人,等於兩邊不是人。陳栢青被視為純文學作家,然而當他以類型小說為框架、純文學為內核交出這部作品,企圖心驚人,只文學作品的積澱與影響力的滲透擴散需要時間證明,暫不能斷言後勢如何。

邱常婷以《怪物之鄉》出道,其後出版的作品包括少兒及類型小說,直至《新神》入列聯經當代名家,展現打磨多年、藝業驚人的說故事本領,而後《哨譜》同樣也是一部武俠與純文學交融的作品。

大眾小說的困難可能更多的是在「怎樣的故事可以吸引讀者掏錢買書」(於是寫作必須迎合市場口味)、「擁有更多讀者與銷量」(行銷策略和預算、繁體中文市場對比簡體中文根本OO比雞腿的讀者基數);純文學小說與之相比,有更多的空間讓作家「自我實現」、「寫自己真正想寫的」,於是,對於說故事及小說技法已臻成熟的純文學作家而言,只要願意好好地「寫一個好看的故事」,跨界書寫難度係數較低。

那麼邏輯上來說,我想當職業作家,鐵定是要右轉選大眾的對吧?書賣得多才有版稅收呀,偏偏台灣書市的情況卻非如此。

台灣的出版市場與讀者基數

與日本出版市場相較,台灣可謂翻譯出版大國,近三年翻譯圖書占比將近25%,而2017年的翻譯小說在「小說」類別一項就占比達29%之多。但經過各種挑選標準進入台灣書市的翻譯小說,時常在話題、品質、銷量和種類上都壓倒華文小說。(此段引用自黃崇凱〈比較的幽靈〉一文)

台灣讀者可能會有一種錯覺,覺得本土作家就是寫得比較差——要知道,從過外引進的翻譯小說,經常是「被篩選過的」,也就是這位作家、這部作品可能已經得了諾貝爾、普立茲或布克獎,或入選國外書展選書,又或已經過市場檢驗,在國外賣了N刷、話題爆炸再被引進。

以「常態分配圖」概念思考,台灣最好的作家絕對不亞於外國大師,只是,使用繁體中文書寫,天生弱勢,這不只是因為圖像文字讀者基數弱於拼音文字(西方國家很長一段時間是教育普及度更高的已開發國家),更是因為在中文這個語系裡,對比簡體中文市場,繁體根本蚍蜉。

然而,純文學讀者縱然是「永遠的小眾」,卻因為這些讀者很鐵,且純文學作家多有國內重要文學獎傍身,等於是作品質素與品味的保證,於是印刻、九歌、麥田、聯經等出版社依然穩定運作。

而「想像中」賺錢的大眾文學呢?第一個要有的心理準備是,大眾小說類的徵獎數量遠低於純文學類。另外,儘管愛情是經典不敗的題材,但奇幻、科幻、推理、驚悚等類型都受到翻譯文學的擠壓,更不要說墳頭草已長得比人高的武俠。


猜你喜歡


《錢都》品牌轉型學:導入數位化工具 起手NUEIP企業管理

《錢都》品牌轉型學:導入數位化工具 起手NUEIP企業管理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錢都餐飲導入NUEIP的人資系統,讓各店長有機會展現自身更有價值與影響力的一面,也間接帶動各店彼此的目標達成士氣,讓品牌更有價值。

每天用餐時段一到,橘底白字的店面內,一個個小火鍋上桌,全家人的歡笑聲伴隨著鍋內沸騰的泡泡不斷冒出,這是錢都餐飲旗下老字號火鍋品牌「錢都日式涮涮鍋」的日常。從 1997 年創立至今,目前全台已擁有72間分店、來客數年破千萬,卻依然堅持使用精心熬煮 96 小時後的大骨高湯,並加入柴魚、昆布等食材增添其風味使湯頭更有層次,讓許多老饕顧客每每都感受到錢都令人難以忘懷的餐飲體驗。

而面對時代的變動,錢都近年來也持續推動品牌革新,翻新原有店面改裝成更符合年輕人風格的日系二代店,並積極計畫拓展店面,透過導入數位化工具,當輔助訓練大量儲備幹部與培訓人才時,能夠更加有效率。

NUEIP雲端人資包辦行政庶務,錢都店長安心放眼未來

image3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錢都
導入NUEIP讓店長們更有時間專注於達成公司營運績效。

錢都餐飲人資主任周芮昕表示,初期原本公司使用紙本打卡鐘,以全人工方式做薪資計算與審核。每個月月底,各店店長們都需要加班計算員工出缺勤與薪水,才能趕得及1號中午之前,讓物流車將紙卡載回總公司。接下來,總公司需加派人力逐張、逐行的人工登打進電腦,同時主管單位還會抽樣檢核正確性,前前後後繁複作業總需花上一週時間,而72間門店店長加上總公司登打與檢核的人力,更是可觀的成本。

「人工計薪誤差高、效率低,換算下來,NUEIP 幫我們幾乎節省了78%的時間與95%的人力成本,現在整個流程只需要兩個人、1.5 個工作天即可完成。不只效率高且基本上是零失誤,這些數值是我們在導入前完全沒意料到的。」周主任述說。錢都認為,店長們應該專注於門店的營運和管理,帶領門店達成公司經營目標,而不是加班執行繁瑣且無效率的行政作業。周主任認真地說道:「錢都餐飲導入NUEIP的人資系統,讓各店長有機會展現自身更有價值與影響力的一面,也間接帶動各店彼此的目標達成士氣,讓品牌更有價值。」

NUEIP療癒系出缺勤、排班與薪水管理,造福餐飲業者

image2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錢都
NUEIP的雲端人資系統排班介面清晰、操作簡易,且可計算計時人員的實際工作時數。

經營餐飲業的人都知道,餐飲業人員流動率高,加上計時人員眾多的情況下,要掌握員工的請假狀況只能經由店長回報,無法在第一時間知道。周主任說道:「以前各店排班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幸好 NUEIP的排班功能對餐飲業非常友善。不僅可以依時數彈性安排工讀生的班表,不須建立上百個班別,還能自動檢核目前的人力配置是否妥當。搭配『實際工時統計』功能,可統計計時人員的實際工作時數,進而準確計算假期、加班時數與薪資,若人員有任何出勤狀況,總公司都能即時知曉或因應。」。

因為適切的系統功能,讓錢都餐飲在企業管理上能夠無所顧慮,周主任表示,雖然前期數位轉型時,要教育店長們使用電腦、熟悉功能,會經過約一個季度的轉換陣痛期。但現在不僅省去紙本操作、不用為了行政事務加班、各店人員可以輕鬆使用LINE進行上下班打卡或請假,店長們紛紛覺得這個轉換期很值得。對總公司來說,更降低了門市人員的控管風險,讓整個企業在力拼品牌規模時,更加順利地往前邁進。

image4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錢都
錢都藉由手機APP打造會員生態圈、力拼餐飲品牌規模。

雖然疫情肆虐全台業者,但錢都餐飲把握契機逆勢成長,開始發展電商通路,推出品牌麻辣鴨血豆腐、特色水餃、嚴選海鮮食材等;實體店方面,藉由手機會員 APP 打造超級會員經濟。錢都餐飲旗下品牌目前正積極討論拓點計畫,以優渥的薪資獎金招募優秀的儲備幹部,而在例行的行政事務上,則由 NUEIP 協助支援,讓門市與總部的聯繫更加緊密與即時,企業內部管理更加順暢有效率。


了解更多:https://www.nueip.com/

本文由「人易科技」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審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