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年台灣第一起公車挾持事件(上):受害小學生第一人稱視角

1998年台灣第一起公車挾持事件(上):受害小學生第一人稱視角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儘管已經過了22年,而且當年僅是個小學生,但那天的事我依然記得很清楚。或許應該說,我大概永遠忘不了吧。因為那天,1998年4月27日,我遇上了台灣史上第一起的公車挾持案。

文:唐嘉邦

「接受訪的當事人之一」

儘管已經過了22年,而且當年僅是個小學生,但那天的事我依然記得很清楚。或許應該說,我大概永遠忘不了吧。因為那天,1998年4月27日,我遇上了台灣史上第一起的公車挾持案。

那天早上,我和平常一樣,早上7點多出門搭公車上學。我從當時還稱作台北縣的中和市連城路,搭上了台北客運243路公車,目的地是我就讀的學校,位於永和市的私立及人小學。公車上有許多同校的學生,我也遇到了認識的同學,一路上大家相互閒聊,不知不覺就快到學校。

但就在公車剛過永和第六號公園,距離學校前兩站時,車上的氣氛似乎有些不同,好像有人在議論著什麼。不過,因為整車都很吵鬧,所以我也沒特別注意發生了什麼事,依然和同學在談笑著。現在想想,那時候車上大概已經有乘客發現「那個人」怪怪的了。

到站了,公車停妥開了車門。我們與鄰校的學生從公車後方擠過人群,正準備排隊下車時,我突然瞄到前方車門旁有個男人手上好像拿著刀,趕緊跟身旁同學說:「司機旁邊那個人手上是不是拿刀?」 當然,我是直到事後才知道那個男子名叫陳能評,他是這次挾持公車的嫌犯。

「誰都不准下車!」

這時候,歹徒的手上拿著兩三把刀,突然對著車上乘客大喝:「全都不准動。」 這個景象所有人都嚇壞了,這時候我們七、八個準備下車的小朋友裡面,不知道是誰哪來的勇氣,竟然說:「我們學校到了,要下車。」 陳能評一聽有人要下車,連忙隨手抓了排在第一個準備下車的小男生,似乎是想持刀挾持。

這個場景讓所有人都嚇壞了,沒人知道這個人會對小男生做出什麼事。但正當我們還來不及害怕尖叫的時候,那個小男生竟然用力將男人一把推開,然後一溜煙地下了公車。 那個被抓的小男生是我們學校同年級隔壁班的,以前只覺得他調皮搗蛋不聽話,沒想到這次的「不聽話」竟然讓他得以從險境脫身。

持刀的歹徒見到男學生逃下車,可能怕其他乘客一樣不受控,擺出了凶狠的表情,怒斥:「全部都退到後面。」避免再有人趁亂逃下車。我們其他準備下車的小學生,本來還在猶豫要不要學那個男生一樣一鼓作氣逃下車,但聽到他的怒吼,嚇到縮了回去,逃到後方躲起來,很多原本坐在前方的大人也跟我們一起躲到後面。

接著他拿刀架住駕駛說:「這不是開玩笑,你快往前開。」 司機可能一開始有點愣住,一時遲疑,歹徒隨即威脅:「你如果不開車,就把你手砍斷,然後我再殺害乘客。」 這時候,我才意識到「天啊,我遇到了一件超恐怖的事。」

不得不說,那個公車司機真的很鎮定,他被刀架在脖子上,但還是可以冷靜地和歹徒對話。司機先是乖乖聽他的話,關上車門,把車開離站牌。接著歹徒拿著尖刀對著司機怒吼:「把車開到刑事局。」 歹徒看起來情緒很不穩,可能這個時候他也很緊張、很亢奮吧。

司機則好言安慰對方:「你不要衝動,有話好好說。」 也許是司機沒有過激的言語動作,稍微緩和歹徒躁動的心情,他對著乘客們大喊:「對不起,大家不要緊張,我不會傷害大家。」聽到歹徒這麼說,躲在後方椅子下的我稍稍緩解了緊張的情緒,我在想,這個人或許沒有要傷害我們的意圖吧。

這時,坐在公車前方的幾個大人,加入司機的行列,不斷地安撫歹徒。而他也開始訴說自己的遭遇。

「挾持公車才安全」

我當時和其他學生都在後方,聽得不是很清楚,但大意是說他自己正在跑路,而他有個同夥已經被警察抓了,所以他要挾持人質到刑事局找副隊長侯友宜談判釋放其同夥。後來又說要找幾個新黨的政治人物:趙少康、郝龍斌、王建煊等人陳情。

歹徒一路上不斷重複他遭到「迫害」的事情,但其實他到底是被誰迫害,也沒有講清楚。我本來以為他是說被警察追,但後來聽他的意思好像也不是,他又說什麼被人追殺,有一部紅色機車一直跟蹤他,講話顛三倒四。

這時候司機為了脫身,還「建議」他:「搶劫公車目標太大不好跑啦,你改搶小轎車或計程車會比較快。」但歹徒瞪著他說:「搭公車才安全。」沒有理會司機的「建議」。司機在利刃逼頸下,怕惹歹徒不快,沒敢再多說話,只得繼續開車。

當公車開到中正橋橋頭附近時,剛好碰上紅燈停車,有乘客從車窗發現旁邊突然出現警用機車靠近。其中一個中年女子對著外面大喊:「警察不要過來。不要拿槍對著我們,要顧慮我們的安全。」歹徒這時才注意到已有警車接近,他大吼:「不准停,衝過去。」 司機無奈只得硬著頭皮踩油門前進,還好警車及時讓開,沒有撞到人。

歹徒顯然對有警車追上一事感到憤怒,他很生氣地大叫:「一個小孩過來。」似乎是想挾持學童。 我們小學生一聽嚇壞了,當然不會有人真的乖乖地過去,大家連忙躲到椅子底下,深怕被他看到「點名」。不過,好在他也沒有真的到後面來抓人。公車上了中正橋,過了橋就是台北市。

一路上,歹徒在車廂內不斷走來走去,但並沒有真正對乘客做出什麼事,只是他手中拿著好幾把刀,不時用刀子敲著公車上的鐵杆,並大聲恫嚇。儘管他有保證不會傷害人,但仍然讓人心裡發毛。

有一名女乘客,整路上都在尖叫,歹徒本來不理她,但後來大概受不了,罵她:「不要吵了。」結果這個女人不知道是不是擔心自己被歹徒盯上,竟然開了車窗跳了出去。幾個大人看到這個場景,也學著她跳車逃逸。

iStock-1273466031
示意圖非當事公車|Photo Credit: iStock

人質的各種反應

就在公車開往忠孝東路的路上,歹徒突然問:「車上有沒有人有大哥大?」 那是個手機還不算普遍的年代,所幸有一名女子說:「我有。」 歹徒要她打電話到TVBS電視台找名主持人李濤,和飛碟電台找董事長趙少康,而她的手機也成為整個挾持事件中,整台公車上的歹徒及人質與外界唯一聯絡管道。

公車開到了刑事局附近,但大概司機對附近不熟,沒有開到刑事局前面,反而是停到鄰近的財政部財稅資料中心大樓前。車子停下來後,我們從車窗可以看到警方派出大批員警在場戒備,除一面與歹徒進行對話溝通外,似乎也在準備進一步的行動。

之前在公車要上中正橋前,曾對著窗外警車大喊:「警察不要過來。」的那名女子,大概是怕警方有所動作,會激怒歹徒,連忙又探出頭對著警察指責:「走開,快點。這麼多條命在上面,就聽他的嘛。」 由於歹徒要求見郝龍斌、趙少康等新黨人士,在人沒見到前,他不打算釋放人質,於是我們只好留在車上乾耗著,可能超過一小時。不過,因為歹徒不斷地對大家說對不起,所以場面也沒有那麼緊張的感覺。

其實整個公車挾持過程中,到了後面,原本我七上八下的心情已經放下了不少,還能和同學說著不好笑又沒意義的笑話:「之前那個陳進興很可怕耶。這個人會不會也姓陳啊?(還真的是)」 總算,後來郝龍斌來了。他拿著一罐礦泉水上車後,歹徒同意釋放我們全部車上人質,大家魚貫下車,總算結束這場驚魂記。

下車後,我們到刑事局接受慰問,每個人都拿到台北客運發的500元紅包壓驚。後來警方安排計程車,把我們同一個小學的學生送回學校。 一進入校園,就發現全校的師生和我們的家長都已經等在那裡,我們一下車大家都圍了上來,很多人都哭了。

其實,儘管事件就這樣落幕了,但身為這件台灣史上第一件公車挾持案的當事人,有很多的案件細節,年紀尚小的我在當時並不清楚。

包括持刀劫車的歹徒陳能評是誰?這整起事件的來龍去脈為何?歹徒在挾持公車前還竟然犯下了一件縱火案、為什麼歹徒要找新黨政治人物?

另外,後來才得知一件事,聽說歹徒在財稅資料中心大樓與警察僵持的時候,警方一度打算強力攻堅進入公車射殺歹徒。如果這真的發生的話,我們當時在車上的人質會怎麼樣呢?

而這些細節,待我們下回以全知的視角一一分解。

  • 1998年台灣第一起公車挾持事件(下):完整事情始末的全知視角

本文經重大歷史懸疑案件調查辦公室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