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金》「四萬換一元」爭議為什麼不能輕輕放下?因為這不是史觀差異,而是徹頭徹尾的造假

《茶金》「四萬換一元」爭議為什麼不能輕輕放下?因為這不是史觀差異,而是徹頭徹尾的造假
Photo Credit: CATCHPLAY+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創作自由接受不同史觀、允許虛構改變,但不能接受造假文化工作者可以有不同視角與史觀、各種虛構改編,這是多元價值的呈現,屬於創作自由保障的範圍。但不能允許造假,造假的作品,簡稱垃圾。

文:momoge(毛毛牙)

這幾天公視影集《茶金》出了個大問題,引起熱烈討論。

是這樣的,國民黨據台初期有一項很惡劣的作為,就是有名的四萬換一元,簡單說,讓你的存款瞬間縮水四萬倍的意思。

這幾天有些人跳出來說是結果不是原因,因為惡性通膨早在國民黨佔據台灣以後就開始了,不過這種說法大有問題。雖然惡性通膨存在沒錯(而且兇手就是國民黨),但要知道國民黨統治的中國區域一樣有惡性通膨的問題(講白一點就是國民黨從來都不懂經濟),在兩邊一樣有惡性通膨的狀態下,國民黨這樣操作貨幣,是直接讓中國那邊的貨幣價值遠大於台灣這邊。

而本來是相反的,因為台灣這邊不管是文明水平還是經濟指數都遠高過中國,國民黨用這招,的確是大幅掠奪了台灣人的資產,吃相有夠難看,而且無比邪惡。

幫國民黨緩頰說四萬換一元是為了處理通膨,錯,國民黨是透過這項暴政「再剝削一筆」,因為國民黨若真要處理通膨,不會讓台灣與中國兩邊貨幣價值差異這麼大,而且還是刻意拉高中國貨幣價值,你不能只看台灣,因為國民黨當時真正統治的地方是中國,台灣是被非法佔領的地區(原本是盟軍託管地,所以美國才會介入,因為美國才是真正戰勝國,國民政府只是「被救國」)。

結果《茶金》的影集,雖然有演出這段歷史,卻把錯推給美國,國民黨是被迫接受美國建議這樣做的。這當然是非常可惡的造假,非常非常可惡。

結果公視一來認為「這是不重要的改編」,又或者說這只是「不同視角」的呈現。是嗎?身為創作者,對這種事非常清楚,公視根本該把所有決策相關人士通通開除,而且立刻下架這部影集。

你可以有不同史觀,但不能造假

搞清楚,今天你拍的叫歷史劇,但因為歷史不可能全然客觀,端看你用哪種史觀去看待,所以有認知差異非常正常這一點倒是可以理解。

但今天四萬換一元的歷史事實是國民黨做的,這一點根本毫無疑問,你可以想辦法美化國民黨的作法,說他不得已之類的,但不能變成是美國要國民黨做的,因為這是造假。

這不是史觀或視角的差異,這就是造假。

夏靖庭「茶金」鳳爪亮相  網友讚細節度高
Photo Credit: 公視提供

會刻意改編的,通常就是最重要的

至於說是不重要的改編就更可笑了,如果不重要又何必改編?對於歷史細節的改編全都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創作者有想要表達的東西,所以有人創作「假如希特勒沒死」的故事,或者最近各種惡搞性轉與穿越。要知道,這些「改編」就是把改編變成推動故事的重點,所以改編的部份至為關鍵。

當然還有另一種改編叫做省略,這大多是因為時間限制或經費問題,或涉及劇本流暢度之類,可能刪掉幾個人物、減少部份描寫,不然就是讓A說的話讓B來說出來,總之這類改編通常是為了省掉某些事物,而不是「刻意」去改變某個歷史情節,然後宣稱他不重要,因為如果不重要,你根本就該直接刪掉。

今天小說作者(雖說小說與戲劇同步創作,但原始文案是小說這邊)對這件事的描述符合歷史,也就是這項作為是由國民黨發出,但影集拍攝方面還「刻意」改掉這件事情,不是省略,而是整個改掉,你跟我說不是故意的,而且不重要?

公視就是造假,毫無疑問

簡單說,公視在《茶金》裡做的,不是史觀差異,也不是虛構改編,而是徹頭徹尾的造假。

《茶金》的劇組在一個非常重要的歷史事件上面,「惡意」使用騙人的方式,竄改歷史、偷渡自己政治思想,然後宣稱自己這樣的更動不重要。

如果不重要幹麻更動?或者你這樣更動會涉及後面的「虛構內容」,比方說你要美化二二八裡面國民黨的邪惡?

一鍋粥裡有一粒屎,就只好整鍋丟掉了。

公視應該立即下架這部戲,造假部份重拍之後才能重新上架,而且事先知情這種惡質造假還同意放行的主管都該嚴厲懲處,行政院也該從頭檢討對公視的補助是否太過隨意。

創作自由接受不同史觀、允許虛構改變,但不能接受造假文化工作者可以有不同視角與史觀、各種虛構改編,這是多元價值的呈現,屬於創作自由保障的範圍。但不能允許造假,造假的作品,簡稱垃圾。

公視的作法,是侮辱全國所有的藝術創作者,而且在欺瞞全體國民。

看看《斯卡羅》的爛尾,還有《茶金》開頭就漏餡,只能說台灣戲劇界真的沒幾個像樣的人才,我指的是良心的部份。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編按:公視在昨(23)日已於粉絲團發出致歉聲明,稱對於《茶金》僅以一場戲呈現「四萬元換一元」的時代背景,未能清楚正確交代政策始末,確有不足,深感抱歉,將於節目播出時以文字說明作為補充。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