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立陶宛外交降級事件,習近平的「台灣紅線」在哪裡?

觀察立陶宛外交降級事件,習近平的「台灣紅線」在哪裡?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外交部將中立(陶宛)外交關係從大使級降為代辦級,以抗議立當局允許設立「駐立台灣代表處」。政論家鄧聿文認為,某種程度上,北京的這一舉動可以用來檢視中國在台灣問題上劃定的紅線的具體標準。

文:鄧聿文(政治評論員,獨立學者,中國戰略分析智庫研究員兼中國戰略分析雜誌共同主編)

中國喜歡在台灣問題上為台灣和支持台灣的西方國家劃紅線,但從來不向外界清晰表達紅線的具體內容,只是一味強調觸碰紅線會有多嚴重後果。

由於往往把話說得很死,當台灣或者美國的某一動作,被外界認為已經踩到中國的紅線,比如美今年兩次派參議員乘坐行政專機或者軍方運輸機訪台,按說,這符合中國定義的觸犯紅線之舉,但北京的反應除了言語抨擊,以及例行的軍機擾台,並無進一步的激烈行為,這就導致人們對所謂紅線的強烈質疑和輕視,認為你究竟有沒有紅線,是不是在虛張聲勢,也誘使台灣和一些國家,主要是美國想踩一踩中國的紅線。

今(2021)年以來,美台在台灣問題上發出的一系列在北京看來是「挑釁」的舉動,未必沒有試探中國紅線的用意。立陶宛在北京抗議下,允許設立以台灣名義的駐立辦事處,也應看作在這一背景下的同一動作。

北京當然意識到在「台灣紅線」問題上的言行不一,給中國自身帶來的麻煩和後果,其中之一是中國的民眾對北京到底有多大決心在台灣問題上捍衛中國的利益是懷疑的,對北京「光說不練」失望與不滿,將北京的行為拿來和莫斯科對比。後者在領土問題上很少像中國官方那樣說狠話,但來真的,敢以保護俄羅斯人為藉口,直接派兵把屬於烏克蘭的領土奪過來,即使為此受到西方的制裁,而北京缺少這種魄力。

即使這回對立陶宛的外交降級反制,北京看起來硬氣,但很多民眾依然不買帳,認為應該直接斷交,並通過支持俄羅斯和白羅斯,打擊立國。

習近平的猶疑

客觀來說,北京並不是不想在台灣問題上表現得和莫斯科一樣強硬。既然中國宣稱已經強起來,就該有強起來的姿態,對被認為觸犯中國利益的踩紅線行為,不僅態度而且行動上也要提升反制等級,這大概就是北京加強軍機擾台的原因。

然而,習近平確實沒有像普亭(Vladimir Putin)那樣逞蠻勇之氣,甚至也不像他的前前任江澤民,用試射飛彈的方式對待李登輝的特殊兩國論,來對待蔡英文的兩國論和美國不斷打台灣牌。原因可能既有習性格上的猶疑一面,但主要是台灣問題的牽一髮動全身的特性,使得他不敢輕舉妄動,可以用武力去威嚇,但真正行使武力就必須慎之又慎。

作為中美、中西地緣政治和意識形態角力的焦點和關鍵,台灣不僅攸關中國的民族崛起,中共的政權安危,也和習個人的政治生命和歷史地位切實相連。

眼下,中國的整體國力雖然仍在增強(對這一點的判斷其實有歧義),特別是軍事實力有了長足進展,甚至某些方面超過了美國,比如超高音速武器和中程導彈,但中美畢竟還存在相當的差距,中國跟整個西方的差距就更大。

假如中美、中西惡化到全面對抗的地步,必須生死一戰,中國是沒有勝算的,就算中國能夠收復台灣,屆時也會遭受西方的禁運與封鎖,經濟大概率會一落千丈,整體國力會倒退,即使能夠挺過來,亦會元氣大傷。現在至少還沒到在台海和美國非打一仗的地步。

這不是說北京面對外部的頻踩紅線的任何激烈反制都會引發戰爭,可萬一不小心發生了擦槍走火呢?

拜登(Joe Biden)在和習近平會談時,他說不擔憂美中兩國因台灣而有意發起軍事衝突,他擔憂的是意外失火,很多對抗都有意料不到的事情發生,這就是拜登要在兩國設置常識性護欄的一個原因。在北京準備好能夠承受最大的代價前,習無疑也不希望因要懲罰外部的挑釁而導致一些不測事件,特別是軍事衝突。外部的挑釁中國無法做到完全掌控,但北京的反制他可以控制。這可以解釋習在「台灣紅線」的問題上不敢在行動上太過激進。

「斷然措施」的含義

但是,習也不願外界包括中國民眾因此視他為軟弱。對美台以及其他國家對中國紅線的挑戰,習的容忍也是有限度的,否則言無而信紅線的威懾力就蕩然無存。現在一定程度上有這種趨勢。

所以拜習會上談及台灣問題,習強調美台不能玩火,玩火者必自焚,表示若「台獨」分裂勢力突破紅線,中方將不得不採取斷然措施。什麼是「斷然措施」,讓外界浮想聯翩。這是習迄今為止對台灣問題發出的最具威脅的話語,聯繫到拜習會後,習近平在中共政治局最新會議上關於國家安全的表態——在國家核心利益和民族尊嚴問題上,中國絕不退讓,習意在提升紅線的可信度,起到威懾效果。此時立陶宛恰好撞上槍口。

前已指出,北京將和立國的外交關係降為代辦級,並未滿足一些民眾期望的斷交,在他們看來仍然偏弱了一點,按照他們的設想,中國應該學美國,對立國祭出長臂管轄,或者支持俄白等同立陶宛有矛盾的國家去打擊它。

但正如官方學者所言,北京不排除下一步同立國斷交的可能,如果立陶宛將在台灣設立的辦事處也以台灣命名。有鑑於中立經貿聯繫不密切,地理上又相距遙遠,中國除了斷交能夠懲罰立國的手段確實有限,可北京既然已發這種威脅,也不是完全沒有效果。

立國可能不擔心同北京斷交,但它擔心在亞太以及其它多邊場合,包括聯合國,在涉及立陶宛自身利益的議題上,得不到中國的支持,所以立國對北京的反制表遺憾,強調會堅持一個中國政策,雖然仍表示會發展同台灣的非正式關係。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