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金馬獎】《月老》影評:賦予憨傻苦幹的小人物,撼動世界一秒鐘的祈願之力

【2021金馬獎】《月老》影評:賦予憨傻苦幹的小人物,撼動世界一秒鐘的祈願之力
Photo Credit: 傳影互動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月老》明顯跟原作有不少差異,但照樣保有系列核心價值,意即堅定的愛戀之心,終能得到美好的救贖;即使這份幸福,跟主角原本預想的不完全一致,依舊能夠勾起笑顏,為人帶來晴朗的一天。

文:癮君子 Movie Addict

暢快、豪爽且霸道的奇幻愛情喜劇!

在九把刀的奇幻國度,紅線,代表織女的眼淚,裹藏著她對牛郎的思念,由此,身為編織之神的織女,一針一線,縫下的名字與戀慕,就是人們這輩子的命中注定;愛與不愛,在纖細的指頭上,繞綁一圈,即能扯起無數的笑顏。甚者,有了緣分的守護,即使天打雷劈,再張狂的閃電與威脅,都能抵禦,傾盆大雨又何妨,依然澆不熄——灼燙的悸動,不管是人、是神,還是鬼,許下萬年誓約的深邃之情,誰都斬不斷。

二十年前,誰能料想到九把刀這個名字,竟能承載七八年級生共有的童年回憶,時至今日,如此中二的故事越來越少,確實,若以現今的價值觀來看,其作品內涵,膚淺且俗套,充滿直男的妄想,彷彿是即將被淘汰的活化石。然而,某些時候,浮浮沈沈之際,知曉世故的人們,需要的不是成長與進步,而是荒唐的墜落,不求鹹魚翻身,只求情緒的洩洪,好抒發積攢多時的不甘與失落。

畢竟,時光推移,原本的少男少女,為了適應、生存,努力擠出圓融與成熟,不僅要收起個性與傲氣,還得荒廢兒時的夢景,明白何時該低頭、妥協與隱忍,甚至還成為自己過去討厭的人,才有辦法,在名為人生的旅途,再多走一點路程。

(內文有雷,可先收藏文章觀影後閱讀)

談回作品,九把刀的最新改編作品《月老》,接棒《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等一個人咖啡》等系列,持續為人帶來獨特且荒謬的居爾炫風,熱情、愚蠢,充滿著傻勁,自成一格的幽默風趣,還有惹人淚眼婆娑的情感爆擊,再加上復刻的金句,比如朗朗上口的「有些事,一萬年也不會變!」。轉眼之間,輕易就能把人甩入濃厚的鄉愁,再次夢回,早已消逝於悠悠歲月的青春狂妄。

平心而論,本部作品在世界觀的架構上,應為國片數一數二的巧妙,善惡分明的黑白念珠,俏皮感十足的前世今生,還有各類型鬼神,公務員定位的牛頭馬面、使人心煩意亂的調皮鬼,或是興奮期待投胎的靈魂,全都非常討喜。

不過,脫下粉絲濾鏡,電影的敗筆也非常明顯,正是由馬志翔扮演的反派厲鬼;雖然故事劇情合情合理,插入的方式,卻時常過於突兀,鋪陳與動機同樣過於淺薄,難以產生共鳴、同理,只會造成厭惡與煩躁,宛如一隻煩人的蒼蠅,揮之不去。

當然,這不是演員的過錯,而是故事架構的問題,看得出來,馬志翔與劇組在口音、顏藝與裝扮,都有下足功夫研究。然而,愛情適合結合輪迴宿命來套,不代表仇恨也同樣可以,以愛來說,宿命有助於點燃浪漫,提升陶醉感;仇恨的話,操作不好,反而顯得小家子氣,促使動機扁平,甚至無賴,好比最常見的——因為自己深陷不幸,又見不得別人好,只好報復整個世界,摧毀他人幸福的權利。

由此,即使背叛的確是相符殺意的動機,然時間線的複雜化,卻會導引出前世的債要後世來償的結論,就如一顆絆腳石,這會弱化惡行的關聯與必要性,促使觀眾們相信——反派的冤情,不過是個人的執著、放不下,不值得同情、理解。

「月老」入圍金馬11大獎  驚喜客串演員多
Photo Credit: 傳影互動提供

於是,很可惜,反派雖然有它的難處,但敘事的方式,把觀眾推遠,讓人無法買單。爾後,來到收尾,觀眾自然無法因為反派的改變而感動,只會一頭霧水,難以認同、相信電影的大惡人,能夠僅憑幾句道謝就動搖,還由衷改過向善,自主放棄執迷百年以上的復仇大業。

反派不夠立體,好比老掉牙的英雄電影,增強不了張力與矛盾,外加生硬的出場,只會埋下敘事的裂隙,拖垮節奏,阻礙情感的堆疊,就好像聚餐聊得正開心,卻一直有服務生跑來加水,干擾興致與投入。也因此,與其為了電影創造反派,不如回到擅長的純情來策動,特別王淨的角色,仍有許多發展空間,搭配精湛的演技,必然能成為這對神仙情侶,最為棘手的考驗,抑或是合乎情理的解方。

另外,粉紅女之於石孝綸的愛慕,同樣來得太快太急,若能好好烘托,尤其是內在的轉變,應該能讓人更加心服口服。再者,粉紅女的過往創傷,相比反派,其實是較佳的切口,情感的瘡疤,比如遭遇渣男,本就容易讓人代入,還能避免時間線的添亂,甚至迴避掉令人尷尬的牽強收尾,意即人心皆有善,邪不勝正就是王道的樣板詮釋。

梳理至此,即使《月老》擁有明顯的敘事缺陷,卻不減筆者對於作品的喜愛,光特效就讓人眼花撩亂,美麗又動人;電影色調則抓得非常舒適,細緻雕磨質感;美術設計紋理清晰,生動構築奇幻宇宙;歌曲部分,依舊維持青春電影該有的風格,韋禮安的《如果可以》想必能接棒胡夏的《那些年》,接續傳唱關於青澀愛戀的酸甜苦辣。

聚焦要角,三位新生代演員,皆有突出、生動的表現。首先是大家都熟悉的柯震東,相比《那些年》,就算角色設定相似,同樣都傻氣,細膩程度卻大有進步,懂得運用臉部的細節變化,結合口氣的抑揚頓挫,熟練擺弄情感表達。例如潰堤的哭戲,皺到發愁的面容,喘不過氣的抽搐,幾乎把淚水、鼻涕與口水都混雜在一起!著實深刻。

王淨的部分,相比同期作品《瀑布》外放許多,增添許多喜劇元素,包含誇大的肢體動作與花式顏藝,更讓粉紅女跟《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的Cream區隔開來,雖然都是活潑、敢愛敢恨的角色形象,卻少了一點撒嬌與委屈,多了一點直率與淘氣。




當你買房之後 別忘了做這件事! 

當你買房之後 別忘了做這件事! 
Photo Credit:臺銀人壽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45歲的王先生剛買了房,未料沒多久就遭遇車禍不幸受傷,住院療養後,所幸並無大礙,但他也因此而感到心驚膽跳。因為上有老、下有小要扶養的他,是家中唯一經濟支柱,萬一真有個閃失,近千萬的房屋貸款誰來承擔?這樣的事件何嘗不是台灣眾多家庭的縮影?

根據聯徵中心資料顯示,2021年平均房貸金額超過700萬元,以35~55歲為大宗,平均貸款金額則介於660~780萬元,再再證明人生責任最沉重的中壯族群,肩負不小的房貸壓力,更應該善用房貸型壽險,為家庭生活添加更可靠的保障,以避免家中頓失經濟來源,原本的幸福生活就此轉折。

房貸型壽險主要針對房貸而設計,所以借款人、要保人及被保險人,須為同一人,屬於定期險,保費較一般終身壽險低,免體檢額度亦可放寬,以臺銀人壽來說, 55歲以下免體檢額度為1,500萬元,56歲~60歲則為1,000 萬元,66歲以上則一律需要體檢。

該如何投保房貸壽險呢?臺銀人壽建議掌握五大重點

一、以家中經濟來源為主要投保對象:優先以肩負「房貸責任」的一家之主為被保險人,當其發生不幸而身故或完全失能,保險公司會將理賠金用來償還房貸,以避免還款壓力落在家人身上,才能預防房屋淪為被法拍的命運。

二、根據家庭責任及經濟能力選擇適合類型:房貸壽險有「平準型」與「遞減型」,差別在於保額是否固定不變。以貸款500萬,貸款20年,保額500萬元,保障期間20年為例,平準型保額固定,理賠金不會隨著房貸償還而逐年減少,直到繳完房貸為止,保額都維持500萬元不變。遞減型保額則會隨著時間而逐年遞減,當房貸還款十年後,房貸從500萬償還到剩下約250萬,相對的保額也會隨時間逐年遞減到約300萬。

若壽險保障不夠或家庭責任重的人,可以選擇「平準型」,保費雖比「遞減型」高,但保障相對較高,適合有經濟能力、且希望給家人多些保障者。若是已有較高壽險保障或家庭責任較輕的人,即可選擇「遞減型」,保費較平準型低,很適合小資族投保,經濟又實惠,較能輕鬆負擔保費。

三、把握足期足額、專款專用:房貸繳多久、繳多少,保額就買多少、保多久,例如房貸500萬元、貸款期限20年,房貸壽險保障最好也是500萬元、保險期間 20年,而且要專款專用,才能讓家人有保障。

四、是否提供加值保障:除了身故或失能理賠金之外,有些房貸壽險還會提供加值保障,除了身故及完全失能保障之外,還加入類旅平險概念,提供特定意外傷害身故保險金(搭乘大眾運輸交通工具)、完全失能扶助金、意外傷害失能安養金、重大燒燙傷等保障,可以說是集結「壽險」、「失能險」、「意外傷害險」等多元保障的保單。

五、選擇優質保險公司:房貸金額高、期限長達數十年,房貸壽險保障必須要能夠長長久久,才能有效規避長期房貸風險,因此,選擇優質保險公司很重要。臺銀人壽為國營品牌,有能力永續經營,且近7年來房貸壽險理賠金已逾上億元,協助許多家庭轉移債務風險、度過難關,獲得了良好口碑,成為許多人房貸壽險的首選。

晉升為有巢族固然欣喜,不過,風險不知道何時會來到,唯有投保了理債保單:房貸壽險,才能「留愛、留房,不留債」。

房貸壽險平準型VS遞減型

平準型 遞減型
特色 理賠金不會隨房貸清償而減少 理賠金隨時間逐年而遞減
保費 較高 較低
適合對象 希望給家人多一份保障者、築巢雙薪族 預算較低者、首購小資族、以房養老族、人生溫拿族

了解更多

臺銀人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