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不畏疫情「雙騎闖天涯」,從芬蘭到土耳其單車壯遊8000公里

台灣人不畏疫情「雙騎闖天涯」,從芬蘭到土耳其單車壯遊8000公里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兩人以一週平均騎5天,每天平均150公里的步調,已經依序騎過芬蘭、瑞典、丹麥、德國、波蘭、匈牙利、斯洛伐克、羅馬尼亞、保加利亞。他們目前在土耳其進行整備,即將展開第2階段旅程。

文:何宏儒(中央社駐土耳其記者)

兩個台灣人約四個月前開始「浪跡天涯」,從北歐騎單車穿越中、東歐抵土耳其,接下來計劃飛南美爬大山。儘管疫情仍在蔓延,展現年輕本色的他們說,「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雖然已實施近兩年防疫管制,歐洲疫情近日再度拉警報,不但確診病例驟增,甚至迭創紀錄,部分國家因而重新頒布嚴格防疫措施。

看到這樣的報導,Y和L不禁深呼了一口氣,為四個月前毅然「出走」的決定喝采,更慶幸已經踏過的近8000公里一路平安。

這兩個不滿30歲的台灣人會在此刻攜手浪跡天涯,其實並非偶然。一切得從2007年講起。

台灣單車騎士薛德瑞當年展開從北京到巴黎的「單騎環保萬里行」,故事啟發了當時年紀小的L,讓他還在念書的時候就有從台灣騎到歐洲的念頭。

沒想到就在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蔓延全球之際,他的機會來了。

全球醫護人員在疫情中的犧牲奉獻,讓多家航空公司贈送機票申謝。擔任醫護人員的L也得到一張「不限航點、想飛就飛」的免費機票,而且可有一人同行。他找了Y當旅伴。

當歐洲聯盟(EU)6月18日對台灣民眾開放觀光,兩人就分別開始安排暫別工作、收拾細軟。Y說:「等待了一年,打了疫苗就覺得是時候,該出發了。」

他們8月1日帶著腳踏車從台北飛芬蘭首都赫爾辛基,三個半月近8000公里的單車旅程就此展開。

兩人以一週平均騎五天,每天平均150公里的步調,已經依序騎過芬蘭、瑞典、丹麥、德國、波蘭、匈牙利、斯洛伐克、羅馬尼亞、保加利亞。他們目前在土耳其進行整備,即將展開第二階段旅程。

L說:「安納托利亞(Anatolia)地形起伏大,而且日照時間變短,在土耳其一天騎100公里已是極限。」

計劃著繼續向東騎回亞洲的兩人,上週在安卡拉告訴中央社記者,眼前中東、中亞國家開放邊界情況不明朗,正好讓他們可以先用那張免費機票飛到美洲遊山玩水。

駐土耳其代表處得知這項長達一年的壯遊計畫後對他們鼎力相助,大方出借場地寄放腳踏車。兩人準備月底飛到南美「過冬」,希望等到中亞和中東國家疫情更明朗,明(2022)年春天可以從土耳其開始恢復雙騎闖天涯。

過去近四個月行程中,露營、寄宿各半的兩人目前旅費只用了不到新台幣四萬元。「大部分花在食物上」,他們說。

兩人寄宿過30幾個家庭,接待他們的既有大方健談的自由派,也有宗教保守派,還有出奇好客的羅馬尼亞阿嬤,即使語言不通仍殷勤地對他們「餵食和勸酒」。

1152x768_20211124000004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在芬蘭北部時一路露營的經歷也讓兩人印象深刻。他們說,不是在當地找不到寄宿家庭,而是「根本連人都沒有」。

兩人本來打算騎到北歐最北端的挪威北角(Nordkapp),卻因當時入境挪威仍須隔離而作罷。他們後來騎到芬蘭北部伊瓦洛(Ivalo),然後掉頭往南。

「一邊是俄羅斯、一邊是挪威,伊瓦洛離邊界已經很近。」L說:「我們只在芬蘭最北邊的時候花錢住過一天旅館,因為露營又碰上連續下雨,超冷的。」

兩人上週騎到土耳其首都安卡拉後,帶著幸運物、動畫電影《馴龍高手》中的角色「夜煞」絨毛玩偶,走訪土耳其國父陵和安卡拉堡等巿區景點,徜徉在溫暖陽光下並享受當地人的好客。他們希望自己在旅途中的表現和飛龍夜煞一樣聰慧、英勇、靈敏,並且受人喜愛。

如果明年3月底回到土耳其後,中亞國家還是不開放邊界,兩人已經做好只能在土耳其和伊朗再各騎一個月的打算。即使如此,看到疫情讓人跟死亡那麼接近,能在此刻遠走高飛,一圓攀登巴塔哥尼亞高原(Patagonia)、單車騎萬里路的夢,還是讓他們感覺值回票價。

「人生很多時候浪費不少時光在諸多矛盾之間擺盪,或許就該果斷放下。到底此行是否值得,只需要帶著值得的心情,享受每個瞬間。」Y在部落格文章中寫道:「下一個城鎮約莫在300公里外,Let's go!」

新聞來源:疫下萬里單車壯遊 台灣人從北歐到土耳其盡享永恆瞬間(中央社)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