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投意見發表會】林惠真:不希望未來窮到只剩下電,詹順貴:如何說服民眾藻礁比身體健康更重要?

【公投意見發表會】林惠真:不希望未來窮到只剩下電,詹順貴:如何說服民眾藻礁比身體健康更重要?
Photo Credit: 中選會直播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公投第20案「珍愛藻礁」公投意見發表會上,正方林惠真與反方詹順貴兩者並沒有太多的交鋒,林惠真堅守藻礁價值,而詹順貴則聚焦能源轉型。本文從藻礁價值、三接破壞與能源轉型三個主軸來整理這次說明會的內容。

年底四大公投案將於12月18日登場,在今(24)日進行第3場第20案「珍愛藻礁」的電視說明會 ,正方代表是東海大學生態與環境研究中心的林惠真教授,反方代表是曾任環保署副署長的詹順貴律師。

說明會中,雙方議題切入的交集相當少,林惠真緊扣藻礁在台灣或世界的重要性,與三接工程對藻礁生態系的破壞;詹順貴則談能源轉型議題,表示三接已經是對藻礁破壞最低的方案,不能將環境無限上綱而忽略中南部民眾對空汙減碳的需求。

藻礁重要性以及在世界的環境保育地位

林惠真表示,珍愛藻礁是台灣第一個關於保護環境的公投提案,可以視為做為世界公民最重要的提案,我們對世界發聲,讓世界看到台灣珍貴的生態系,並且我們有決心要將它保留。

詹順貴回應說,的確是環境的第一個公投沒錯,但環境基本法第二條的內容中,環境包含土地、森林、自然生態,陽光、空氣、水以及社會文化等。中南部關心的空汙是不是環境問題,當然也是。

林惠真接著表示,藻礁是殼狀珊瑚藻構成,十年才長一公分,而藻礁中許多的孔隙,讓不同生物在此生長繁殖,最終形成藻礁生態系。而這樣的生態系不是只有露出的是藻礁,水面下也是,三接工程破壞會造成不可逆的影響

林惠真強調,台灣300個港口對海岸線破壞很大,讓西海岸只剩10%自然海岸,剩下的不是人工海堤就是港區,這次公投只是做為海洋國家的補考題,我們聲稱自己是海洋國家,但我們怎麼對待海岸線?

林惠真表示大潭藻礁被國際海洋保育組織藍色任務,認證成東亞第一個希望熱點,與澳洲大堡礁、日本琉球海岸齊名,我們也非常有機會在海洋保育發光發熱。同樣在國家地理雜誌上,也能看到藻礁的專題報導,看到生物的多樣與美麗,我們受到國際的重視,但我們自己國內是否有重視它呢?

林惠真補充,在大潭藻礁附近,能看到國際瀕危的紅肉ㄚ髻鮫的幼鯊是來到藻礁區覓食。另外一級保育類的柴山多杯孔珊瑚,有接近一百個群體,處在比較深的潮水位置,我們對它的認知還相當少。而中華白海豚也在附近出沒,在大潭出水口不到500公尺,牠出沒的位置將來會是在港區最中心位置。

詹順貴表示,在中油委託學者調查的環差報告中,發現基隆到高雄的岸邊都會有紅肉ㄚ髻鮫的幼魚活動,不是只依賴在大潭藻礁生態系,而是分布在全台。而堤防是開放式設計,不敢說會不會有鯊魚迷航,但會把可能性降到最小。

林惠真說,與居民對談時,他們說這裡以前是魚米之鄉,過去是好漁場,日治時期的漁獲量甚至高於基隆沿海。如果三接對生態系產生破壞,大潭漁場與當地魚市場會消失,居民要從事遠洋漁業,跑到更遠的地方捕魚,對國內魚的價錢也會產生影響。

詹順貴回應,自己當初就是因為三接環評問題而辭去環保署副署長,當時不支持原方案,但政府在今年5月3日提出外推方案,以及8月份中油提出的環差(環境差異)分析報告。因為不浚深、不回填的工法,對藻礁生態系的影響已經降到最低,所以他決定站出來支持。

messageImage_1637747888948
Photo Credit: 中選會直播截圖

工程對藻礁生態系破壞外推的效果

林惠真提出,不管原方案或替代方案,工程都在礁體狀況最好的的G1與G2區,外推只是止痛方案,不能根本上解決對藻礁的破壞。

詹順貴澄清,G1、G2區藻礁最多,還是會有工程,但事實上原方案在此區就沒有工程,外推方案更沒有。事實上棧橋落墩的規劃,中油公司有詳細調查,只要附近有柴山多杯孔珊瑚或距離太近都會調整墩柱位置,外推方案的北防波堤在經過地質鑽孔的調查後,也會避開零碎的礁體。

林惠真表示,外推方案的長堤,反而讓港區面積增加20%,整體面積來到了900公頃,簍空的棧橋與基柱也同樣會破壞棲地。而這些工程都讓人擔心沒有破壞與沒有浚挖的承諾,整個4公里的海堤,事實上是需要303個相當於籃球場大小的沉箱來形成防坡堤,而這樣的沉箱會傷害到棲地與生物。

詹順貴回應,不浚深、不回填對藻礁本身影響已相對降低許多,但還是被提案者批評會傷害藻礁生態系,那這個生態系的範圍到底到哪裡?從許厝港到永安港藻礁將近20公里長的範圍都有藻礁出現,而大潭外與海岸平行的防波堤則只有2.7公里,不敢說對生態系沒有影響,但這樣的擔憂是不是要與不同環保價值減煤,尤其是減煤、減碳、空汙放在同一個天平上一起看。

林惠真比喻,把三接放在藻礁外,將藻礁與大海的交流隔絕的狀況,相當於開發單位承諾不會對居民強拆、迫遷,第二天醒來卻發現自己住在安全島上。

林惠真說,突堤效應在全台300個大小漁港都有。在未來,G3區會是淤積最多的地區,甚至造成有氣沒電,因為進水口淤積,空有天然氣也無法發電。

詹順貴指出,離岸堤依照成功大學的水工模擬試驗,不但不會有突堤效應,反而可以讓岸邊的水流加速,不會造成淤積,這種離岸堤與一般堤防不同,不可同日而語。

林惠真強調,三接讓藻礁與外界海域隔絕,這個隔絕會讓剛剛提到的鯊魚等生物,進不來藻礁的潮間帶。就算真的進來了,三接的棧橋、出水口、溫排導流堤,也會發生鯊魚走迷宮的可能。這些建物就如同彈珠台一樣,種種的干擾會讓鯊魚產生空間迷航。

林惠真痛批,港區中央的大潭電廠出水口,排出的水溫較高,在沒有海堤的環境可以與海水混搭順利降溫,但三接興建海堤會造成降溫困難,環差顯示原方案對港區溫度升高3.58,外推方案3.54度,這樣有差嗎?

林惠真更指出,全球希望將暖化控制在正負2度,但3.5度不就是海洋暖化嗎?不管是原方案或是外推方案,都將魚蝦螺貝圍在其中,宛如三接海鮮鍋,裡面生物未來怎麼克服升溫?

詹順貴回擊,直指林惠真對於環差報告書中,對於港區溫度解讀產生嚴重誤會。環差報告書中模擬封閉式設計溫度將升高不到0.5度;而林惠真提到的3.5度是不正確的,這個不是三接的工程所致,而是台電大潭電廠的溫排水造成。

詹順貴補充,以現有的永安漁港接收站為例,LNG船進口液化天然氣後,在液化天然氣汽化的過程中,排放的水反而會使周邊海域降溫,這個冷卻水被永安的養殖業者搶著去取來養石斑,因此三接排放的水不但不會造成升溫,還可能帶動周邊養殖漁業發展。

三接遷移連帶影響的台灣能源轉型

詹順貴表示,自然生態、空汙、減碳都是環境議題,外推方案已經不是環保與經濟的拔河,反而是對藻礁生態系、空汙議題、核廢料等,多元環保價值最大化的兼顧。

詹順貴批評,這個公投提案只能投同意與否,逼著我們在不同環境價值與不同區域的議題作出無奈選擇,這並不是最好的方法。公投提案的最適切簡稱,應該是三接遷移,但在公投理由書中,沒有正方對遷移的影響探討。

詹順貴擔心,藻礁公投如果通過了,對中南部減空汙的期程會有影響。在2024、25有大量大型老舊發電機組必須除役,但再生能源明顯不夠,台中興1、2燃氣機組,被盧秀燕擋了2年,大潭8、9號機組就算如期完工,但沒有足夠氣源該怎麼辦?在供電窘迫的情況下,有可能會採用中南部中火或高雄興達電廠等,老舊的燃煤機組來補足發電量。

詹順貴提出,三接不是要撕裂地方,而是要維護區域的公平正義,不能單純因為藻礁的保育,讓南部民眾承受更多來自北部的高用電量所生產的空汙。

林惠真回應,我們應該反思願意對電的開發犧牲到什麼程度?很不希望未來窮到只剩下電,這個公投過程不是經濟與環保的選擇,也不是環保與環保的選擇,而是價格與價值的選擇。如果三接不蓋就要多燒500萬噸的煤,少發多少億度的電,這些都讓我們思考我們要用什麼東西來換。

詹順貴指出,淨零碳排2050還相當遙遠,不能只支持這個遙遠地願景,而不去守護過程的路徑。COP26的目標最主要是減煤,因為燃氣的碳排量只有燒煤一半,燒煤的空汙也同樣遠高於天然氣。

他也痛批,批評反空汙者反而支持藻礁公投。試想如果公投通過了,天然氣發電量上不來,燃煤減不下去,把這個轉型的路徑封死了,我們憑什麼跟別人說我們2050要淨零碳排。在國際能源總署也說,在往再生能源發展的過程中,輔助性燃料就是天然氣,如果為了將藻礁上綱到最重要,而忽略中南部需求,忽略延役的核1與核3廠,我們要怎麼說服居民,身體健康並沒有藻礁來得重要。

結語

林惠真在總結時提到,我們的決定破壞了藻礁,讓它在苟延殘喘,在安樂死的現況,歷史會記得我們怎麼選擇,不論原方案或外推方案都是破壞藻礁。應該好好思考對能源開發與自然環境與自己的關係,我們希望留下健康的海岸線,台灣人民要覺醒,我們要為世界留下特殊的台灣地景,許下與大自然共好的承諾。

詹順貴表示,外推方案確實是兼顧藻礁生態系(將影響降到最低)與減煤、減碳、減空汙,以及讓北海岸與墾丁居民早日脫離核廢料與核災夢魘。認為藻礁在世界上存在了七千多年,也就表示它的生態系韌性相當夠,我們應該要做的是,減少上游工廠的工業汙染,也不要直接的破壞礁體,藻礁就能一樣活得相當好。縱使早先不認同三接的原方案,但外推方案是兼顧各種環保價值,即使被朋友批評背叛環保價值也在所不惜。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溫偉軒
核稿編輯:羅元祺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