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投意見發表會】林惠真:不希望未來窮到只剩下電,詹順貴:如何說服民眾藻礁比身體健康更重要?

【公投意見發表會】林惠真:不希望未來窮到只剩下電,詹順貴:如何說服民眾藻礁比身體健康更重要?
Photo Credit: 中選會直播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公投第20案「珍愛藻礁」公投意見發表會上,正方林惠真與反方詹順貴兩者並沒有太多的交鋒,林惠真堅守藻礁價值,而詹順貴則聚焦能源轉型。本文從藻礁價值、三接破壞與能源轉型三個主軸來整理這次說明會的內容。

林惠真更指出,全球希望將暖化控制在正負2度,但3.5度不就是海洋暖化嗎?不管是原方案或是外推方案,都將魚蝦螺貝圍在其中,宛如三接海鮮鍋,裡面生物未來怎麼克服升溫?

詹順貴回擊,直指林惠真對於環差報告書中,對於港區溫度解讀產生嚴重誤會。環差報告書中模擬封閉式設計溫度將升高不到0.5度;而林惠真提到的3.5度是不正確的,這個不是三接的工程所致,而是台電大潭電廠的溫排水造成。

詹順貴補充,以現有的永安漁港接收站為例,LNG船進口液化天然氣後,在液化天然氣汽化的過程中,排放的水反而會使周邊海域降溫,這個冷卻水被永安的養殖業者搶著去取來養石斑,因此三接排放的水不但不會造成升溫,還可能帶動周邊養殖漁業發展。

三接遷移連帶影響的台灣能源轉型

詹順貴表示,自然生態、空汙、減碳都是環境議題,外推方案已經不是環保與經濟的拔河,反而是對藻礁生態系、空汙議題、核廢料等,多元環保價值最大化的兼顧。

詹順貴批評,這個公投提案只能投同意與否,逼著我們在不同環境價值與不同區域的議題作出無奈選擇,這並不是最好的方法。公投提案的最適切簡稱,應該是三接遷移,但在公投理由書中,沒有正方對遷移的影響探討。

詹順貴擔心,藻礁公投如果通過了,對中南部減空汙的期程會有影響。在2024、25有大量大型老舊發電機組必須除役,但再生能源明顯不夠,台中興1、2燃氣機組,被盧秀燕擋了2年,大潭8、9號機組就算如期完工,但沒有足夠氣源該怎麼辦?在供電窘迫的情況下,有可能會採用中南部中火或高雄興達電廠等,老舊的燃煤機組來補足發電量。

詹順貴提出,三接不是要撕裂地方,而是要維護區域的公平正義,不能單純因為藻礁的保育,讓南部民眾承受更多來自北部的高用電量所生產的空汙。

林惠真回應,我們應該反思願意對電的開發犧牲到什麼程度?很不希望未來窮到只剩下電,這個公投過程不是經濟與環保的選擇,也不是環保與環保的選擇,而是價格與價值的選擇。如果三接不蓋就要多燒500萬噸的煤,少發多少億度的電,這些都讓我們思考我們要用什麼東西來換。

詹順貴指出,淨零碳排2050還相當遙遠,不能只支持這個遙遠地願景,而不去守護過程的路徑。COP26的目標最主要是減煤,因為燃氣的碳排量只有燒煤一半,燒煤的空汙也同樣遠高於天然氣。

他也痛批,批評反空汙者反而支持藻礁公投。試想如果公投通過了,天然氣發電量上不來,燃煤減不下去,把這個轉型的路徑封死了,我們憑什麼跟別人說我們2050要淨零碳排。在國際能源總署也說,在往再生能源發展的過程中,輔助性燃料就是天然氣,如果為了將藻礁上綱到最重要,而忽略中南部需求,忽略延役的核1與核3廠,我們要怎麼說服居民,身體健康並沒有藻礁來得重要。

結語

林惠真在總結時提到,我們的決定破壞了藻礁,讓它在苟延殘喘,在安樂死的現況,歷史會記得我們怎麼選擇,不論原方案或外推方案都是破壞藻礁。應該好好思考對能源開發與自然環境與自己的關係,我們希望留下健康的海岸線,台灣人民要覺醒,我們要為世界留下特殊的台灣地景,許下與大自然共好的承諾。

詹順貴表示,外推方案確實是兼顧藻礁生態系(將影響降到最低)與減煤、減碳、減空汙,以及讓北海岸與墾丁居民早日脫離核廢料與核災夢魘。認為藻礁在世界上存在了七千多年,也就表示它的生態系韌性相當夠,我們應該要做的是,減少上游工廠的工業汙染,也不要直接的破壞礁體,藻礁就能一樣活得相當好。縱使早先不認同三接的原方案,但外推方案是兼顧各種環保價值,即使被朋友批評背叛環保價值也在所不惜。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溫偉軒
核稿編輯:羅元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