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是首個簽署「一帶一路」的G7成員國,義大利今年第三度否決中資收購企業

曾是首個簽署「一帶一路」的G7成員國,義大利今年第三度否決中資收購企業
義大利總理德拉吉 |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9年時,義大利是第一個與習近平簽署一帶一路的G7成員,不過今日的狀況卻已大不相同。德拉吉政府上任以來已三度動用「黃金權力」禁止中資收購義企,而在義大利人非常在乎的足球上,湧入的中資也曾造成許多爭議。

義大利總理德拉吉(Mario Draghi)今(2021)年2月上任以來,為保護戰略資產,第三次否決中資收購義大利企業。這個2019年第一個擁抱中國「一帶一路」的歐盟創始國和G7成員國,在安全危機和國內憎惡氣氛升高下,對中國的熱情迅速消退。

中央社》報導,深圳上市的浙江晶盛機電股份有限公司,在試圖與半導體設備廠應用材料(Applied Materials)香港公司成立合資公司,收購應用材料在義大利的螢幕印刷設備事業時,遭到義大利政府出手阻擋。

根據政府消息人士說法,義大利內閣在11月18日的會議上作出這項決定。義大利經濟發展部長喬傑堤(Giancarlo Giorgetti)建議否決,指出這項收購可能對具有戰略性的半導體行業造成影響。

過去九年,義大利四次針對中企使用「黃金權力」

報導中提到,義大利政府在2012年制訂「黃金權力」(golden powers)法案,賦予義大利政府特殊國家權力,保護「對國家利益具有重要戰略意義的資產」免於落入非歐盟成員實體。

根據一項效期至12月31日的臨時規定,「黃金權力」條款也可用來針對歐盟團體。自2012年來,義大利政府五度動用「黃金權力」阻止義大利公司落入外國勢力手中,其中有四次涉及中資企業。

德拉吉政府上任以來,已三度動用這項權力,包括10月時否決中資企業先正達集團(Syngenta)收購蔬菜種子生產商Verisem,以及4月則出手阻止中國深圳創疆投資控股公司收購米蘭一家半導體設備生產商的控股權。

此外,義大利政府也認為中國投資者3年前收購義國一家軍用無人機廠商時,應先向政府申報,當局已為此向中國投資者提出正式抗議,若未獲滿意解釋,交易最終恐破局。

從第一個簽「一帶一路」的G7國,到中國貿易協定的凍結者

中央社》報導,回顧2019年時,習近平於義大利簽署一帶一路協議,作為第一個簽署的G7成員,當時的義大利政府因此受到來自歐盟與美國的批評,不過時任總理孔蒂(Giuseppe Conte)領導下的義大利政府,仍不斷與中國示好。不過,今日的狀況卻已大不相同。

RTX6TDNO
時任義大利總理孔蒂(左)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右)|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金融時報》分析,在幾年之前,義大利政治人物都把中國資金當成拯救疲軟經濟的希望,根據統計,在2000年至2019年間,義大利因為中國投資的獲益高達159億歐元(約4957億台幣),2020年時,超過400個中國集團在義大利入股760個「高收益或具戰略價值的企業」。

然而,隨著疫情打擊使得在地企業耗弱,德拉吉也逐漸對戰略性的境外投資加嚴,並不時使用「黃金權力」來制衡他們。

事實上,前任總理孔蒂執政的後期,因為美國的施壓,義大利已開始逐漸對中資轉冷,德拉吉的強硬舉動,則更確立了他口中「強烈的親歐與親大西洋立場,以符合義大利的歷史錨定。」這些作為,也促使歐盟重新檢視與中國的關係,義大利甚至在最近引領歐洲議會凍結與中國未簽署完畢的貿易條約。

《金融時報》專家傑拉西(Michele Geraci)表示,德拉吉的做法可以看出「當你想表現得和美國同盟,有時候你必須做些事情來證明自己。」並認為這樣的政治宣示,可以展現出義大利對侵略式的收購感到擔憂,因此選擇與美國朋友結盟。

義大利首都兩大足球隊,被中資收購後也都遭遇大問題

除了一般企業收購產生疑慮,在義大利人非常在乎的足球上,中國投資也曾引領一陣熱潮,但同樣以破產或球迷不滿收尾。

2017年時,出生香港的中國富商李勇鴻,自同樣充滿爭議的前義大利總理貝魯斯柯尼(Silvio Berlusconi)手上,買下老牌義大利豪門足球隊AC米蘭(AC Milan),但在這7.4億歐元的收購完成後,雖然當季提供米蘭1.28億歐元的轉會費,但卻是李勇鴻高利借貸而來。

AP_17104368439041
李勇鴻2017年收購AC米蘭時持球衣合照|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由於李勇鴻資金周轉不靈,之後不只球隊的戰績未見起色,李勇鴻還因為無力償還貸款,隔年AC米蘭就遭債主接管,李勇鴻甚至淪落到在淘寶上拍賣自己財產的下場。

同樣坐落義大利首都的國際米蘭隊(Inter Milan),2016年也被中國大型電商蘇寧以2.7億歐元收購,但風光收購時「讓國米再次偉大」的口號下,國米換了5個教練,首兩個賽季也只花費1.5億歐元購買球員。

在2021年,蘇寧因為疫情影響導致收入銳減,不斷嘗試出脫部分的國際米蘭股份,且有許多球員表示球隊積欠自己的薪水。根據2021年10月的財報,國際米蘭在上個賽季就虧損了超過2.5億歐元。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羅元祺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