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上「虛擬時尚」,成為你「想成為」的人——專訪 The Fabricant 共同創辦人 Amber Jae Slooten

穿上「虛擬時尚」,成為你「想成為」的人——專訪 The Fabricant 共同創辦人 Amber Jae Slooten
Photo Credit: The Fabricant I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前,受限於天生的五官、身材與膚色,我們忍痛捨棄那些喜歡、但不合適的實體單品,逐漸摸索出「合宜」的穿著打扮。 今天,虛擬時尚不僅能讓你在數位化身嘗試各樣裝扮,甚至能換個身材、換個膚色,成為你「想成為」的人。

文/翁佩嫆

戴上 VR 眼鏡,在文化內容策進院(TAICCA)2021 年創意內容大會(Taiwan Creative Content Fest;TCCF)未來內容展觀看台灣導演黃心健的《輪迴》(Samsara),體會「變成另一個身體」後的不同世界觀;或在國際合製 VR 作品《Bedlam》中,藉由「參訪」精神病院的虛擬體驗,窺見人類最瘋狂的偷窺慾。

又或者,在社群媒體追蹤「虛擬偶像」,看看他們今天又造訪哪裡、做了什麼事;抑或利用 NFT 技術買件獨一無二的「虛擬服裝」,在數位世界展露今天的心情、想法。

如果說「時尚」是表達個人想法與生活模式,那「摸不著、碰不到」的虛擬時尚,是否「不真實」?本屆創意內容大會國際趨勢論壇受邀講者、荷蘭虛擬時尚新創 The Fabricant 共同創辦人 Amber Jae Slooten 可不這麼認為。

這位出身傳統設計學院、但在個人 LinkedIn 卻稱自己「製作沒有布料的衣服」(make clothes without fabric)的藝術家,回應一針見血:

「Instagram 上的時裝秀伸展台照片,多數人大概一輩子都不會在現實世界看到那些衣服。既然如此,『虛擬時尚』與網路張貼的『走秀照』有何差別?這兩者都很數位,但也都很真實(both are digital and still very real)。」

S7-A__Amber_Jae_Slooten
The Fabricant 共同創辦人 Amber Jae Slooten。Photo Credit:Amber Jae Slooten

在著名的美國科幻大片《一級玩家》(Ready Player One)裡,17 歲的主角韋德・瓦茲(Wade Watts)在現實貧民窟生活看不到未來,於是選擇「登入」虛擬遊戲世界,嘗試翻轉自己的命運。

劇情邁入尾聲時,他忍不住有感而發:「我來這裡只是為了逃避現實,但我發現了遠比自己更重要的東西。我交到許多朋友,找到愛(​​​I just came here to escape, but I found something much bigger than myself. I found my friends. I found love! )。」

自古以來,世界各地創作者已不斷在電影、小說、藝術等文本裡打造虛擬世界或人物,目的是——向總是缺乏自省能力、對現實處境視若無睹的人類們,大膽拋出提問。

當某些人無法理解虛擬世界,並批評新世代沉迷其中時,或許韋德・瓦茲這樣的虛擬人物就如同數位世代的「代言人」,替表面上沉默不語的他們說出心聲。

因為,無論世代如何快速變遷,被虛擬化或數位化的僅是「輪廓」,而隱藏其中的「自我表達」,則是跨越時空、跨越世代都無法被壓抑的人性真實需求。

一、來自虛擬世界的「提問」

2021 年夏天,日本東京一間美術館正在舉行人氣偶像 Imma 的個人展覽,展出以她為模特兒的繪畫、影音、照片等相關藝術作品。

這位 2018 年出道的日本少女偶像,短短三年便活躍於 Instagram,曾與日本明星水原希子「同台」,也曾「代言」肯德基(KFC)在中國市場的人造肉新商品。儘管年紀輕輕,但 Imma 對於個人定位非常有想法,無論是穿著服飾、留影場景,甚至是那頭招牌粉紅色短髮,都帶有濃濃的現代日本風。

Imma 的 IG 目前已有超過 35 萬名海內外追蹤者,日常貼文也成為海外粉絲一窺日本文化的窗口。當然,Imma 本人早已親臨這場展覽,還與現場展出的藝術品合照並上傳 Instagram。

虛擬偶像Imma還「親臨」自己的個人展覽並「合影」留念。Photo_Credit
虛擬偶像 Imma 還「親臨」自己的個人展覽並「合影」留念。Photo Credit:取自 Imma IG

啊,剛剛忘了說——Imma 不是真人,而是日本虛擬偶像公司 Aww 創辦人、同時也是 2021 創意內容大會受邀講者守屋貴行一手打造的「虛擬網紅」。

或許,熟悉日本動漫生態的人見怪不怪,畢竟 2007 年盛極一時的虛擬女歌手初音未來,早就「提前示範」虛擬偶像的經濟前景;那麼,如果是要價 9,500 美元的「虛擬服飾」呢?

2019 年,一件「虛擬彩虹洋裝」在紐約 Ethereal Summit 區塊鏈拍賣會以 9,500 美元(約新台幣 27 萬)成交售出,得標者是美國一間區塊鏈新創團隊執行長,他要將這件洋裝作為送給老婆的「數位禮物」。

雖然是「在虛擬世界才能穿」的洋裝,但它能依據個人身材數據進行客製化 3D 建模,並結合區塊鏈密碼學基礎「不可複製」、「可追溯擁有者」的特性,讓它變成數位世界「獨一無二」的資產。

「虛擬彩虹洋裝」運用區塊鏈技術,讓它成為「獨一無二」的數位資產。Photo_Cr
「虛擬彩虹洋裝」運用區塊鏈技術,讓它成為「獨一無二」的數位資產。Photo Credit:取自 The Fabricant IG

先別急著排斥或質疑這些彷彿「顛覆社會」的虛擬創作,他們看似標新立異,但其實是人類世界不少既有事物的「舊瓶新裝」。

自古以來,世界各地創作者已不斷在電影、小說、藝術等文本裡打造虛擬世界或人物,目的是——向總是缺乏自省能力、對現實處境視若無睹的人類們,大膽拋出提問。

同樣地,今天的虛擬創作就如同數位世界裡的藝術文本,延續著過往創作者對真實世界的各種質疑、反思。

既然虛擬創作是一種對現實的「提問」,那這件要價 9,500 美元的虛擬彩虹洋裝,究竟想告訴我們什麼?

創造出這件洋裝的數位藝術家,正是傳統時尚設計學院出身、荷蘭虛擬時尚新創 The Fabricant 共同創辦人 Amber Jae Slooten。她早在 2018 年接受外媒採訪時便指出,與實用性衣服相比,時尚服裝更像是一種「表達」(an expression);然而,今天世界上的時裝已經「夠多了」(enough),如果再生產更多「穿不到」的時裝,極可能加劇環保災難。

「Instagram 上的時裝秀伸展台照片,多數人大概一輩子都不會在現實世界看到那些衣服。既然如此,『虛擬時尚』與網路張貼的『走秀照』有何差別?這兩者都很數位,但也都很真實(both are digital and still very real)。」

被數位化的僅是「輪廓」,而隱含其中的「表達」才是最真實核心。

iStock-940236760
時尚伸展台的走秀服裝,我們在現實世界真的能看到嗎?Photo Credit:iStock

二、數位收藏體系:讓虛擬創作「增值」

如果在現實世界戴上一頂超大帽子,可能過不了門;穿件裙擺超長的長禮服,可能搭不了公車、上不了捷運。一般生活難以存在的誇張設計,場景切換到虛擬世界,你想要多誇張、多引人注目,一切隨你。

為什麼 Amber Jae Slooten 如此看重「時尚」與「自我表達」的關係?

「時尚是一種很棒的『溝通語言』。我們可能聽不懂對方語言,但當看到對方穿的衣服,就能浮現感受與情緒,這是每個人都該享有的表達經驗。即使你說自己不在乎時尚,這也是屬於你的自我表達。」

你的穿著、打扮透露你的情緒與想法,也是人與人之間的重要溝通語言。Photo_Cr
你的穿著、打扮透露你的情緒與想法,也是人與人之間的重要溝通語言。Photo Credit:取自 The Fabricant IG

在她眼中,時尚是傳達個人想法、生活態度的媒介,每個人也應有機會成為自己的時尚設計師;但今天的時尚卻「高不可攀」,導致美麗衣裳雖然夠多了,但充分的自我表達空間,仍遠遠不夠。

此次線上採訪,Amber Jae Slooten 盼望導入更多虛擬時尚的概念與技術,打破時尚圈「圈內人」與「圈外人」的常見分野現象。擴展時尚設計能夠影響的範圍,讓更多人參與。

因此,當被問到虛擬時尚如何為新世代帶來正面力量時,身為千禧世代(Millennials,指出生於 1980 年至 2000 年的世代)與「數位原住民」(Digital native)的她,連續說了兩次「我超喜歡這問題」。

從小沉浸於數位環境的經驗,除了讓 Amber Jae Slooten 在線上遊戲看到新世代如何跳脫身體限制、透過數位化身「阿凡達」(Avatar)來表達自我,也發現成形許久的「數位收藏」體系。

在遊戲世界裡,特殊的虛擬寶物並不會折舊,反而隨著時間不斷增值;就如同在時尚世界裡,收藏家擁有的絕版球鞋,隨著時間過去價格會翻好幾倍。

這些「不能穿」的珍貴球鞋,無論歷經幾次的交易、移轉,往往都如同高貴藝術品般被「供奉」在特定空間裡。鞋盒不能丟、吊牌不能拆,有些收藏家還會以專屬房間搭配 24 小時全天運轉的除濕機來「善待」它們。這都反映出:只要時尚作品夠優秀,就是值得好好珍惜的藝術品。

當「虛擬時尚」與「數位收藏」結合,Amber Jae Slooten 將其描述為「微型經濟體」,也就是——結合知名區塊鏈新創 Dapper Labs 的公有鏈 Flow,以及遊戲大廠 Epic Games 所開發的 3D 內容創作平台虛幻引擎(Unreal Engine),讓世界各地設計師、創作者們能跳過傳統時尚產業的層層掌控,在虛擬世界發揮創意、發表作品,並獲得應有的收入與尊重。

此前,雖然藝術相關領域早已有不少人提出類似概念,但過去一直僅限於小範圍的嘗試與摸索;直到近年,以區塊鏈為技術架構的非同質化代幣(NFT)崛起,才正式打開虛擬創作領域的商業化大門。

「這種時尚與數位的『新關係』,會讓我們更重視、更精心保護自己的創作。因為你的創作不傷害環境、不會腐化,也不再可有可無,而是能隨著時間拉長增加價值的作品。」

三、虛擬時尚:成為你「想成為」的人

「藉由每日的虛擬裝扮來表達自我」這件事,在疫情大流行之前,許多人或許無感;畢竟,在那個能隨意外出、正常進出辦公室的日子裡,能讓我們表達想法的途徑非常多元,不僅有數位管道而已。

直到出不了門、不再需要精心打扮進辦公室後,才赫然發現:儘管城市陸續封鎖,但人類自我表達的需求無法「封鎖」,只是從實體轉移到數位世界。

於是,我們開始看到同事、親友們在數位世界愈來愈「花枝招展」。無論是視訊開會的特殊濾鏡、虛擬背景,或在虛擬辦公室軟體 Gather Town 上的數位化身,每次的變化都成為反映大家當前情緒、想法的一種管道。就連那些過去幾乎不在虛擬世界花一毛錢的人,其社群大頭照也愈來愈「花俏」。

2021 年初,The Fabricant 與球鞋品牌 Buffalo London 合作推出的「虛擬燃燒球鞋」,便是將歐美各大城市封鎖近一年、民眾也被壓抑一年的自我表達,通通藉由虛擬時尚來「釋放」。

最初,品牌只要求製作「數位世界才能穿著、實體世界絕不可能存在的特殊球鞋」;而在共同設計過程中,團隊觀察到封鎖期間許多人的壓力、憂鬱與怒氣難以釋放,於是順水推舟,將這些情緒通通化成虛擬球鞋上熊熊燃燒的「火焰」,藉機反問民眾:火焰可以是「怒火」,也可以是「熱情」,而讓你怒火衝燒或燃起熱情的,究竟是什麼?

心中被壓抑的「火焰」,可以是怒火,更可以是熱情。Photo_Credit__取自
心中被壓抑的「火焰」,可以是怒火,更可以是熱情。Photo Credit:取自 The Fabricant IG

「我們的所有創作,都是希望運用科技來建立『聯繫』(connection)而非『分裂』(division)。而這也正是時尚的要素——透過服裝看見彼此不同想法,並創造有意義的關係。」

與傳統時尚相比,Amber Jae Slooten 認為虛擬時尚更「直覺化」。你不用擔心自己的奇裝異服是否「有礙觀瞻」、不必說服他人理解、更不需要告知任何人,就能把腦中種種想法與情緒,通通轉化成虛擬世界的時尚表達。

當然了,虛擬世界並不完美,也可能複製來自真實世界的「惡意」。當你換了性別、換了膚色、換了種族,原本眼中「歲月安好」的日常,恐怕也變得潛藏不少敵意;儘管如此,對小眾族群如 LGBQ 來說,相較於現實世界,它仍是個能不斷探索、延伸自我認同的安全領域。

從前,受限於天生的五官、身材與膚色,我們忍痛捨棄那些喜歡、但不合適的實體單品,逐漸摸索出「合宜」的穿著打扮;今天,虛擬時尚不僅能讓你在 3D 模擬的數位化身嘗試各式裝扮,甚至能換個身材、換個膚色,成為你「想成為」的人。

只要你喜歡,什麼都可以。在虛擬世界裡,你的探索之路想要走多遠,就有多遠。

虛擬世界的自我探索之路,讓我們成為「想成為」的人。Photo_Credit__取
虛擬世界的自我探索之路,讓我們成為「想成為」的人。Photo Credit:取自 The Fabricant IG

四、一起「登入」自我探索之路

當疫情拉開彼此的物理、身體距離,虛擬創作能擔任不同族群的代言人,替我們向現實世界大膽「提問」;當我們「接招」這些來自虛擬世界的提問,並「登入」自我探索之路,就能離自己「想成為」的人,更靠近了一點。

11 月 10 日至 11 月 14 日由文化內容策進院舉辦的「2021 創意內容大會」,除了在「國際趨勢論壇」邀請台灣、各國創作者與團隊分享其探索、打造虛擬世界的經驗,更在「未來內容展」塑造魔幻遊戲場域,用各種沉浸式體驗,帶領你一起「登入」自我探索之路。

關鍵藝文週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