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投意見發表會】黃士修要告台電許永輝處長瀆職,蔡中岳:核四廠的興建就是一路靠放水才走到今天

【公投意見發表會】黃士修要告台電許永輝處長瀆職,蔡中岳:核四廠的興建就是一路靠放水才走到今天
Photo Credit: 中選會直播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核四公投第17案「您是否同意核四啟封商轉發電?」,在今日電視說明會上,正方代表黃士修,與反方代表地球公民基金會副執行長蔡中岳,在核安、空汙、核4重啟時程等論點上展開激烈辯論。

再過不到一個月就要舉行公投,中選會在今天舉辦第三次公投電視說明會。在「核四重啟」說明會中,正方代表黃士修手拿一份聲稱是台電內部的重啟評估報告,表示重啟核四不用2000億也不用15年;反方代表蔡中岳則從地質調查切入議題,認為沒有核安就沒有核電。

告發台電許永輝處長,不是說謊就是瀆職

黃士修首先拿出一張告發狀,指控前一場說明會的反方,也就是台電核能發電處處長許永輝瀆職,指其觸犯刑法偽造文書印文罪與瀆職罪的告發狀,表示這幾天補上非常多的新事證,包括他簽過的程序書、做過的安檢報告、試運轉測試的報告,終於拍板定稿,送出到台北地檢署交給檢察官偵辦。

黃士修接著怒批許永輝,如果辯論會上說的是真的,核四不安全,那就是瀆職。拉法葉建案才28億美元,核四3000億元將會是國家級弊案。那如果核四其實是安全的,許永輝只是為了當官在辯論會上公然撒謊,是人格有問題。好消息是許永輝不用被關十年,但民眾要的是一個真相。

黃士修說,許永輝處長混淆了試運轉跟安檢,安檢試運轉是進行再驗證測試時,由電廠人員操作設備,安檢小組在場指導,測試程序書一式三份分由電廠試運轉測試主持人,安檢小組試運轉測試主持人及安檢小組品管人員各持一份,同步執行並分別簽署。

黃士修再提重啟規劃書,說自己手上掌握了台電的內部核四重啟報告,並在對媒體公布時,對日期偷偷動了手腳,表示報告的確是許永輝上任時才完成,很開心台電乖乖上鉤。

在斷層相關問題,黃士修表示日本九州有超過440公里的大斷層,但是日本九州最先重啟核電。日本311大地震斷層超過500公里,但是最靠近震央的不是福島核電廠,是女川核電廠,不但安然無事,還成為當地居民避難所。

黃士修說,經濟部刻意誤導說核四的設計耐震基準只有0.4G,那個是基準值,實際上的耐震是0.66G,0.4G就是七級劇震啦,0.4G的七級劇震如果發生在台北市、新北市,台北市先毀一半了,但是核四廠這只是最低要求。

黃士修表示,台中有多條活動斷層,那長度貫穿跨縣市貫穿中部地區,台中有天然氣接收站、儲氣槽、出氣管,遠遠比核四廠脆弱。非常痛心某一些政黨打手,不斷地造謠無視台中鄉親面對的空污問題,北部如果已經蓋好的核四廠能夠運轉,台中的中火就能關一半。

黃士修手中的台電「神秘內部」核四重啟規劃書

蔡中岳回應,試運轉的報告跟安檢小組的報告,上一場已經提過,核四的試運轉,從2007年做到2014年做了7年之久,有32項沒辦法通過,怎麼辦呢?當時馬政府想要重啟核四,就組了一個核四的安檢小組,弄了一個核四的安檢報告說過關了。

蔡中岳補充,7年都過不了關的核四,核一二三試運轉大概一年到5年就過關了,花了7倍時間,仍然無法過關,這就是我們要的基本安全,沒辦法過關的時候,要如何說服大家?7年試運轉就是學校正式的畢業考,原能會做的,必須要通過這個東西核四才能運轉。但是,他們仍然選擇用補習班的考卷說,啊,補習班說我的考試已經60分,學校應該給我畢業證書。

蔡中岳針對黃士修手上的重啟規劃書,表示有三項問題沒有解決,在規劃書中也沒有提到:第一件事,環評,核四現在是沒有建照,必須要做環評。第二個是地質調查,剛剛特別提到了,到底地質底下狀況是怎樣,調查還沒有完整。最後是工程改善,剛我前面提到工程改善的問題需要解決,沒有列入表格中,他五年五百億的表格沒有列。

蔡中岳表示,報告的第一大缺失,就是剛剛特別提到的,沒有把環評程序列入,為什麼要做環評?因為核四沒有建照,沒有建照要申請新建照,而這個環評程序從一階到二階,大概要花至少3年才能完成。

蔡中岳接著說,第二個缺失是地質調查,核四的附近大概有兩條重要的斷層。大家可能會想,核四會蓋在斷層上?有斷層為什麼要蓋核四?因為核四是一個1980年代規劃、1999年開始興建的。當時的地質資料做得不是很完整,耐震係數與縣字也不同。1999年台灣發生了921集集大地震,車籠埔斷層在錯動之前,沒有人知道他是一個會活動的活動斷層。

蔡中岳再提第三大問題,工程上根本沒解決,核四的工程純工程面大概要花7年時間,還有備品沒有找到、專案團隊已解散、簽約問題要重新處理,怎樣算都要7年,這些工程跟時序加起來,核四重啟報告書加起就要14、15年。

蔡中岳怒批,經濟部說10年才能蓋好,黃士修說5年,經濟部說要1000億,黃士修說500億,什麼都縮小了,到底是給你那份資料的人想要騙你,還是你太好騙?

messageImage_1637757499955
Photo Credit: 中選會直播截圖

核能是潔淨能源,核廢也可被處置

黃士修回應說,蔡中岳不斷在跳針核四工程的問題。之前都已經回答過了,GE在那個國際仲裁案之中,是全面的勝訴台電,如果真的像中岳,或是像現在官方說的核四的設備有著這麼多的問題,那應該是GE敗訴才對啊,怎麼會是GE勝訴呢?

黃士修說,根據正方的資料,他們算出來的時程是15年,理由是把這一份報告的第10頁所有的長條圖,直接一段一段的接起來,所以就往這邊延伸到第15年,可是這些工程很多都是可以同步進行的,甚至包括了地質調查。

黃士修表示,根據WHO世界衛生組織,福島核災雖然有輻射外洩,但是觀察不到健康效應,所以當初那個疏散的決議,根本就是錯誤且不科學的,指責蔡中岳把他講的話對應到福島核災的逃難,是相當無聊。

針對日前總統府發言人Kolas Yotaka質疑核廢料的處置,黃士修舉美國核管會為例,表示做得好的核廢料甚至可以工程人員其實就帶著一個頭盔、穿著短袖,其實也沒穿什麼防護衣,因為輻射都是被隔絕的,顯示核廢料是可以處理;再來提到麻省理工學院的教授帶他的學生去參觀乾式貯存桶,照片中的是用過核燃料,可是不需要穿戴特殊的防護設備,甚至抱著它都可以。

黃士修痛批,總統府發言人Kolas Yotaka與民進黨立委洪申翰都不敢同意將低階核廢料從蘭嶼遷出,是對原住民族的背叛,是對於核能的抹黑與製造恐懼。

對於外界熱烈討論的核能不等於綠能,黃士修提到,事實上國際上沒有green energy這個字,國際上講綠能都是clean energy,後來歐盟執委會將核能正式納入green deal中,自己也寫信給歐盟確認,歐盟表示綠色政綱的碳中和手段包含核能是無庸置疑的。

黃士修在此拿爸媽生養孩子做比喻,表示你爸媽辛苦把你養大,你找到好工作,薪水比爸媽還要高,你就說爸媽是廢物,要被社會淘汰了,反核人士就是這種不孝子。

地質調查都沒做好,何來核安?

蔡中岳回批,表示黃士修對斷層不瞭解也沒有專業,所以自己明天會跟台大地質系的陳文山教授、中央應用地質系的李錫堤教授、海洋大學地科所的李昭興榮譽教授,一起開記者會說明斷層與核四的問題,邀請黃士修觀看明天早上的記者會,幫他補習上課。

蔡中岳表示,如果發生福島等級輻射問題,是從貢寮到屏東三地門,東北季風盛行時全台都會受到汙染,斷層上的核四廠,是我們應該做的嗎?核災的影響跟房子倒塌,燃煤意外不相同,人類使用核電約60年,我們看到美國三浬島、車諾比、日本福島核電廠意外,每一座核電廠都保證他絕對安全,但仍然發生意外。

蔡中岳將焦點轉向日本核災,指出到現在,在輻射超標下,人根本進不去核電廠,今年好不容易,讓機器進去把三號機用過燃料棒拿出來,但是一、二號機狀況,還非常難解,今年說法2031年有機會把它取出來,是不是能達標還不知道,福島核災發生10年,接下來這麼長時間無法解決,非常艱困的問題。

蔡中岳指出,福島核災後有7成福島縣民覺得災後身心受到很大影響,在經濟上,有將近8成的人受到經濟影響,生活困難。全世界擁核方卻說沒事沒死人,台灣這幾年討論福島核災周遭鄰近縣市食品進來,擁核的國民黨,説不要福島食品進來,總使輻射劑量零檢出也都不要進來,代表所謂災後影響,絕對不是死不死人這麼單純。他對於經濟跟未來生活影響很大。

蔡中岳說道,核四廠的興建就是一路靠放水才走到今天,黃士修的心態,就是碰到檢驗標準,就想要放鬆,便宜工程、緊縮時程、寬鬆認定,把有事當成沒事。你可以放水,但人民不安心,我們要核安,核安要照程序一步步走。核四是15年後才發電,不能解決現在的空汙與缺電,核四無法解決現在所有能源問題。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溫偉軒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