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服:一部形塑與認同的日本現代史》:當我們回顧山本耀司的作品,或許能更了解和服是怎樣邁入另一個領域

《和服:一部形塑與認同的日本現代史》:當我們回顧山本耀司的作品,或許能更了解和服是怎樣邁入另一個領域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縱觀歷史,和服在設計、用途和意義上的改變,反映了日本社會、政治、經濟與國際地位的變遷,其非但從日常衣著演進為象徵日本的符號,更刻劃、吸收了現代化的影響,形塑了日本人的認同。

文:泰瑞・五月・米爾霍普(Terry Satsuki Milhaupt)

和服最初是具備多種款式的日式服裝,後來成為了具象徵性的國服,當我們回溯歷史,整個轉變過程和原因便不再是道謎團。十九世紀中期,所有人——各階級的男性、女性和孩童——都穿著和服,其乃日常衣著、正式服裝,亦是儀式場合的穿著,而自一八七○年代開始,男性多改為穿著西式服裝,穿和服的人口因而急速減少。到了一九二○年代,許多孩童會穿著西式制服上學,這令和服消費人口又減少了大半。

一九三七年,民族誌學者今和次郎如此記述:西方時尚變得「相對穩定」,日本時尚反倒「有創意又創新」。一九四八年左右曾有一股「反動的和服復甦潮」,而一九五○年夏天,對浴衣的需求量據說大幅超過了百貨的供給量。然而,在二戰結束後不久的一九六○年代——即同盟國軍事占領日本期間,選擇「西式」服裝的日本人逐漸增加,連女性都不再將和服當成日常服裝,主要留在特殊場合穿著。隨著「西式」服裝被日本國內接受,變成年輕人的日常「衣著」,民眾於是愈來愈不熟悉和服的「著裝方式」。

在二戰後主要當作「穿著用品」留存下來的和服,是較正式的絲質和服。這類絲質和服裝飾繁複,成了「傳統日本」的國家象徵,愈來愈多女性與孩童會穿上這樣的和服出席正式活動,「傳統日本藝術」的工作者也同樣會穿著。然而與此同時,在外國人的想像與一部分日本人的推波助瀾下,和服也成了充滿魅力的舊時代遺物,與富士山、櫻花一同成為永恆的日本文化標誌。

作為文化標誌,身穿和服的女性形象長久以來皆被運用在日本的旅遊行銷上。一九三六年,日本鐵道省國際觀光局出版了《和服:日式服裝》一書,藉由巴黎畫家來向英語世界的讀者介紹和服的誘人之處;戰後的一九六○年代,日本航空廣告上亦出現了身穿和服的空服員。至於較近期的一張二○○六年的旅遊海報,則代表了日本政府推廣「酷日本」的「軟性」手法,刻意將能代表傳統與當代日本的迷人符號結合起來。

這張海報十分當代,巧妙地將和服與日本融合,並用大眾文化與帶有文化立即性(cultural immediacy)的姿態將其翻新,遠遠超越了過往所認識的符號。海報上的流行明星大貫亞美與吉村由美即眾所周知的帕妃樂團成員,二人身穿紋樣鮮明、用色大膽的紅色與粉色和服,搭配一九六○年代風格的靴子,身後則是葛飾北齋(一七六○~一八四九年)名聞遐邇的木刻版畫〈神奈川沖浪裏〉,出自《富嶽三十六景》系列(約一八三一~三三年),此外其中一位手持茄子,另一位的手上則停著一隻展翅的老鷹。老鷹、茄子和富士山,三者若同時出現在新年第一天的夢(初夢)裡便代表了吉兆。

1
Photo Credit: 遠足文化出版
觀光局,結合流行歌手帕妃樂團的「酷日本」活動海報,2006 年。

如果將這張海報與礒田湖龍齋(一七三五~九○年)一組主題相似的木刻版畫相較,會發現前者那張極富想像力的海報,鎖定的正是國際性的客群。且海報左下角還有帕妃樂團的卡通人物,多重意義上也是日本對全球吸引力的拓展,亦即將流行明星的動畫虛擬角色宣傳成「日本在美活動的親善大使」。於此,和服被置放在一個交界點上——一方向著那時,另一方面對此刻;一邊是真實,另一邊則是想像。

2
Photo Credit: 遠足文化出版
礒田湖龍齋,〈一富士二鷹三茄子〉,約1775 年,木版彩印,雙聯畫(柱絵)。

流行明星在這張海報中穿著和服,如此看來,她們——或說觀光活動推廣者——似乎留意到了山本前述的建議,即挑戰既有的「正確」和服著裝鐵則。山本呼籲眾人「用你的方式做」、「營造出自己的風格」、「做個有型的人」,並且要打破和服著裝的鐵則,他的意見多少反映了當代對和服這經典服裝的態度。曾有一組套書精選了友禪的圖片,複製自和服商千總的紡織傳世品,透過這兩本書的介紹,便可看出山本如何思考和服與其即將消逝一事,以及他對復興穿和服這項傳統的想法。

千總這間和服設計公司經歷了戰爭及戰後,在政府於一九四○年頒布禁奢令時,建立了以保存傳統技藝和工藝為目標的研究中心,藉此不受禁奢令波及。這一組套書是為了慶祝千總創業四百五十週年而出版的,目錄上強調了以友禪防染染色這項經典裝飾技法設計出的傳統日本、現代日本與西方風格圖案。對於今日互動頻繁的複雜環境而言,原本的二元比喻——傳統和現代、東方和西方、在地和全球——不再足以表現當下的狀態。聞名世界的時尚設計師山本耀司因此在替有四百五十年歷史的千總推廣設計時,選擇同時用英日雙語來書寫序文。

山本具有超越文化局限性——指日本與和服被劃上等號一事——的能力,使其一躍成為全球性的時尚設計師。二○○四年,他的設計在佛羅倫斯的彼提宮(Palazzo Pitti)、巴黎的時尚與紡織博物館(Musée de la Mode et du Textile),和安特衛普的時尚博物館(ModeMuseum)三處展出。一九八○年代初期,當山本的設計首次跨上伸展台時,沒人預料到當代的日本設計師能在全球的時尚聖地舉辦大型的回顧展。當我們回顧山本的作品最初如何被日本以外的消費者接受及其今日的位置,或許便能更了解和服是怎樣跨出日本國服的狹隘角色,邁入另一個領域。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