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需要的不是更多的《歷史決議》,而是建構對專制獨裁者的「權力牢籠」

中共需要的不是更多的《歷史決議》,而是建構對專制獨裁者的「權力牢籠」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若從民主發展歷程的邏輯來看,中共需要的不是更多的《歷史決議》,去強固習近平早已牢不可破的權力、縮限意識形態的框架,而是需要更多高層政治建築的權力制衡,建構起高層政治菁英對專制獨裁者的「權力牢籠」,避免中國命運栓繫於一人決策。

西方民主發展的轉捩點是到1688年英國的「光榮革命」後,誕生《權利法案》,在皇室高層政治間進行不流血的權力轉移後,才真正邁入成熟化階段,並建立起存續至今的「君主立憲制」,專制體制逐步化為歷史塵埃,這對英國的發展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自此,資本家與新貴族階層躍居為英國的執政力量,對英國資本主義的發展顯現至關重要的作用,推動了英國資本主義的迅速發展,使得英國迅速的崛起,成為了稱霸世界的「日不落帝國」。

若從民主發展歷程的邏輯來看,中共需要的不是更多的《歷史決議》,去強固習近平早已牢不可破的權力、縮限意識形態的框架,而是需要更多高層政治建築的權力制衡,建構起高層政治菁英對專制獨裁者的「權力牢籠」,避免中國命運栓繫於一人決策。

從歷史證明,當一人的權力愈大,制衡愈薄弱。最終,為國家、甚至世界帶來的災難也就愈慘烈。

本文經思想坦克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